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强调共同富裕非平均主义 重唱改革开放调整路线?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世界经济论坛声称,中国要实现“共同富裕”,并非“平均主义”,还强调要高举“改革开放”大旗。有学者认为,习因经济下滑、政治压力,可能作出重大转向,但也有评论认为,习不会重回邓小平路线,还会大步走社会主义极左道路。

习近平17日在北京出席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视讯会议上,发表《坚定信心、勇毅前行、共创后疫情时代美好世界》演讲,强调中国要实现共同富裕,但不是搞平均主义,而是要先把“蛋糕”做大,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分好,达到水涨船高、各得其所,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新华社报导,习近平提到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8%左右,虽受到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化带来的巨大压力,但经济韧性强、潜力足、长期向好基本面没有改变,他对中国经济发展前途充满信心。

习近平指出,不论国际形势发生什么变化,中国都将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将继续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确保所有企业在法律面前地位平等、在市场面前机会平等,欢迎各种资本合法依规经营,为大陆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2020年4月1日,湖北省武汉市,一名居民在政府宣传口号“中国梦”附近的长凳上打盹。(美联社)

谭耀南:面对挑战习近平修正路线

台湾两岸政策协会理事长谭耀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共中央包括习近平,在去年不论是中央财经委会议、《求是》期刊刊登习的专文,提到“共同富裕”,强调的都是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调节、第三次分配协调机制、加强税收、社保、移转支付、促进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等。

谭耀南说:“在2021年的共同富裕的主旋律里面,在‘分配’不是在‘发展’,不是把蛋糕做大,连分配和发展并进的概念都没有,所以,共同富裕在2021年的概念,其实等同于分配。”

谭耀南指出,2022第一场国际大戏,习近平公开说,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是要先把蛋糕做大、先发展,扫除疫情阴霾之后恢复经济社会发展,增加经济成长动能,才需要做分配的问题。

谭耀南解读:“很可能是一个重大的路线的修正,怎么修正呢?就是原来以分配为主的共同富裕,现在把它转了个调子说,发展与分配并进,而且要先发展再分配。”

至于为何习要转调、还高调在年初作重大宣示?谭耀南分析,非常可能在疫情笼罩、中国清零政策下,习近平深知今年中国经济遭遇严峻挑战,要维持一定经济成长动能,确定不可能。

谭耀南说:“当经济无法成长的时候,这个分配就不是均富,而是均贫。所以要去处理经济成长下滑,疫情持续延烧,而冬奥跟中国的二十大,又不能够放弃清零的情况,就必须发展增长经济成长的动能,而把所谓的分配主义放在后面。”

谭耀南分析,经济情势紧张导致习近平面对不同意见派系挑战。去年十九大六中全会第三分历史决议做过修正,对江、胡过去政绩重新评价,可看出习近平在路线上对党内有一定程度妥协、退让。在经济情势严重挑战,下层结构碰上上层结构,意识形态权力路线挑战,上下交错压力情况下,2022所谓“共同富裕”没变,内涵已变,是否为重大路线修正值得观察。

2021年12月31日,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于在中国治协的新年联欢会上发表讲话。(美联社)

郑政秉:习近平有修正但无重大改变

台湾国立云林科技大学财务金融学系教授郑政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则认为,习近平气势显得放弱、放软、微调、精致、美化,有修正,但是没有重大改变,也还看不到很深的权力斗争导致必须妥协。

郑政秉说:“他并没有做很大的调整,他的第二个百年计划,还是要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进程,那就是以共产党社会主义为主导的左转经济政策。他虽然做了一些修正,但大方向并没有变,只有小部分的放软。”

郑政秉认为,习近平这次演讲气势显得没那么盛,应是相较去年对中国疫情自豪,当时习近平自认比西方防疫应变高明,今年则疫情控制不住,甚至影响到冬季奥运规模缩小、不开放观众,经济下滑。加上去年制裁蚂蚁金服、滴滴打车等各个产业,高举“共同富裕”,引起全球极大负评。

郑政秉说:“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被所有人批评的一蹋糊涂就是他想要怎么改就怎么改,什么第三次分配、不乐之捐、强迫乐捐、打压这个产业那个产业。所以他这次用了几句话就是透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分好,他从前就是我说了算,共产党说了算。”

郑政秉提到,习近平演讲中还敢说去年经济增长率8%是好的,但去年第一季超过15%,第三、第四季掉到4%、3%,平均起来才有8%,实际下滑严重。

对习近平演讲中提到,不论国际形势发生什么变化,中国都将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谭耀南指出,过去外界认为习走的路线是毛邓七三开,甚至习在权力增大后,在国有化、反全球化、闭门造车等政策上,被认为更往毛的理想社会主义偏,基本上是八二开了。十九大六中全会第三份历史决议之前,党内做出一定程度妥协、协调,如今习面对新的情势,必须作出一定妥协。

郑政秉则说:“习近平改革力度会不会像邓小平坚决?我预期不会,因为他提到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并指市场经济扮演的角色会愈弱,他演讲中也提到,毫不犹豫支持公有企业,反过来也说毫不犹豫支持非公有企业,但支持公有还是主体。”

郑政秉推测,即便习有部分往邓的方向修正,但不会像邓那么灵活、相信市场,习仍是充满信心要走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国家道路,仍然要跟美国对抗、而且没有要在台湾问题上松手。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19/1697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