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奇闻趣事 > 正文

距引擎失效灭亡的时间:2022““末日时钟时钟”只剩100秒

由美国《原子科学家公报》所创立的人类年度预警机制——末日时钟(Doomsday Clock)——1月20日公布了2022年的灭亡时刻表:自作孽的人类距离灭亡只剩100秒的相对距离。图/电影《28天倒数毁灭》

“距离‘末日午夜’人类还有100秒的最后机会。”由美国《原子科学家公报》所创立的人类年度预警机制——末日时钟(Doomsday Clock)——1月20日公布了2022年的灭亡时刻表:自作孽的人类距离灭亡只剩100秒的相对距离,这虽与2020、2021的刻度维持一致,但不进不退之间,仍是1947年时钟出现后,“人类世界最接近灭绝的末日时刻。”末日时钟认为,过去一年里,世界虽然从疫情中逐渐走上正轨,但美国与中国、俄国的同步交恶,以及中国快速扩张的核武军火库与极音速兵器,却让整个世界愈发接近“末日大战”的威胁,更别提各国因为假资讯、仇恨网路共同遭遇的民主倒退困境,都让你我所处的时代徘徊在毁灭极限。

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眼见核子武器所带来的毁灭性威胁,爱因斯坦与众多参与《曼哈顿计划》开发核武的众多科学家,于1945年组成了《原子科学家公报》,并在两年后的1947年起发动了名为“末日时钟”的人类预警报告,以年度为更新周期来记录并警告世界:你我距离核战末日还有多远。

末日时钟的设定,是相对性的象征时间,其最一开始的指针位置,是1947年第一份末日时钟报告的11点53分——“距离世界末日还有7分钟”——而时钟的“末日午夜”午夜0时00分,即是众多当代科学家们极为担忧的“核战末日”。

一开始时钟的指针设定(距离末日还有7分钟),只是期刊编辑团队的随兴所指,“单纯只是看着顺眼而已。”谁知历史巨轮早已辗压而来,在末日时钟上线的2年内,1949年苏联就成功研发试爆了自己的核弹武器,美苏冷战的对抗自此全速冲刺,科学家们对核战末日的预言也从未来想像变成了现实可能,因此当时负责《原子科学家公报》的科学家编辑拉宾诺维奇(Eugene Rabinowitch),这才于1949年把时钟拨快4分钟:因为苏联开发核武的关系,“距离世界末日还有3分钟。”

由于美苏冷战的全速恶化,人类对于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战末日的担忧,也因为苏联核武、韩战、古巴飞弹危机...等一连串危机而无限恐惧,因此由《原子科学家公报》第一线专家所主持的末日时钟,也自此成为科学界表达对国际政治忧虑的“警世代表”。

不过从1949年开始,末日时钟的时间快慢、前进后退都是由拉宾诺维奇与众多专家、编辑团队谘询意见后,以“个人的世界观尺度”为最终依据来调整,于某种程度上算是《原子科学家公报》的“年度社论”。直到责任编辑拉宾诺维奇于1973年逝世之后,调整末日倒数时间的责任,才再交由多次改组的历代委员会以更专业的政治量尺来系统性地观测。

冷战期间,末日时钟离末日最近的距离,是1953年的“距离末日还有2分钟”。因为在1952年的冬天,美国与苏联各自决定开发威力倍增的氢弹,双方自此之后的不断试爆与核武竞赛,也让整个世界的局势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核战末日的可能威胁。

但到了1991年冷战正式结束,苏联濒临解体前夕,美国又因波湾战争“沙漠风暴行动”的压倒性胜利而确定了“美利坚治世”(Pax-Americana)的时代来临,冷战时期的美苏核战威胁自此成为远古历史,人类貌似走向民主自由、历史终结的璀璨未来,因此末日时钟也一口气往后调了7分钟——“公元1991年:距离世界末日还有17分钟”——这也是末日时钟出现以来,世界离毁灭最遥远的一次。

1940年代的核试验。

不过美好的时代总是特别短,在倏忽即逝的希望过后,末日时钟又续往灭亡冲刺。但与冷战时的战争恐惧不太一样,在21世纪之后的末日时钟模型里,对世界威胁更大的“全球暖化”、“气候变迁”、“金融动乱”、“极端主义”与“民主倒退”...等新时代的威胁指数,也被新增列入末日时钟的估算依据。

除了新时代的气候与政治威胁之外,中国崛起、俄国复甦后的“新冷战”局势,也重新引发了新一轮的东西军备竞赛。于是在各种混乱的状况下,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危险、越来越极端,末日时钟不仅在2018年重新回到了“距离末日还有2分钟”的1953年极限,从2020之后更进入“读秒阶段”的最后100秒倒数——而报告发出的当时,全世界才正要迎来COVID-19疫情的世纪爆发。

在2020、2021年间,世界因为极端气候、全球暖化与COVID-19疫情的三重夹杀,原本就猜忌恶化的国际情势,也因此步入各种战争危机。但到了2022年初,全球疫情虽然还是严重,但疫苗的大规模使用与防疫策略的进化却已能大幅减少疫情初期的伤亡机率。全球的经济貌似缓步回稳,对于全球减碳共抗暖化的“绿色经济”也比过往更有共识。

但以上种种却还不足以逆转“末日读秒”,因为在2021年的上半年,在疫情减缓的同时,美国本地政治的极端化危机却还在闷烧继续。到了下半年,甫从瘟疫中喘过气的美国、中国与俄罗斯,却各自以台湾、乌克兰为借口,陷入霸权对抗直线升温的“战争危机”。

在这段危机四伏的紧张对峙中,美国与中国、美国与俄罗斯,不仅屡屡出现热战危机。从2021年夏季开始,美国军情单位也不断发现中国解放军在核武军火库的“全速扩张”——特别是掌握技术超过美国开发的“极音速飞弹”等新一代核弹载具——无论是核武的质量还是数量,都给这场新冷战的局势,带来极大的冲击与不确定性。

 

图/路透

图/路透社

美中俄的三方对抗之外,2022年的末日时钟,也重新强调各国政府在气候政策上的“口惠而不实”,科学家们对于这种画大饼、短多长空、慷未来之慨的掠夺式经济,已经难以提出“更严肃的严厉警告”。

此外,以美国为首,世界各国的民主体系都在疫情冲击与后事实时代的资讯扭曲下,出现了各种不同的民主倒退与政治危机。

这样的互相仇视与内耗趋势,不仅严重损及了现代公民社会的开放团结,更在国际间形塑出一种“‘极权统治’优于‘民主体系’”的扭曲观感,进而让各种暴政、独裁、虐压人民的行为,因此而被谬误认知合理化,进而制造更多的国际风险与危机。

报告中,特别点名了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遇袭事件”为代表,强调社会极化的分裂感恐在将来带来不堪设想的恐怖发展。像是在遇袭事件至今,所有被捕、被起诉的嫌疑犯,10个人之中就有1人具有现役或退役的“军警背景”——这是否预言著国家武力内部的失序与分裂,会否出现更超乎想像、不可预期的内乱危机?也成为2022年,我们这个世代的末日预言。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转角24小时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1/1698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