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王赫:中共假打污染防治攻坚战

作者:
习近平上台后,提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声势浩大。在这个背景中,2015年3月30日,环保部宣布将重新启动绿色GDP研究工作。可是,迄今绿色GDP核算没有下文。

2022年1月17日,习近平在达沃斯经济论坛发表视频讲话后,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Klaus Schwab,左)同时出现在屏幕上。(达沃斯经济论坛官网视频截图)

1月17日,就在习近平发表特别致辞(视频)之际,达沃斯论坛委婉地打了中共一记耳光。其发布的《中国迈向自然受益型经济的机遇》报告称,伴随着经济增长,中国的生态系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每年9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约占GDP总量的65%——因为自然损失(nature loss)而面临风险。

该报告在将中共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问题凸显在世界面前的同时,也指了条路: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Nbs)可扭转这一局面,并帮助中国转型为自然受益型(Nature-positive)经济。自然损失,指的是生物多样性丧失和生态系统崩溃。自然受益则是指从2020年的基线开始,人类成功地从目前生物多样性不断丧失的负向轨道,转向生物多样性恢复的正向轨道。该轨迹有三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和具体目标:从2020年起努力实现生物多样性净零损失;到2030年实现自然正增长;到2050年自然完全恢复。

达沃斯论坛与中共关系密切,该报告的基调应该说是建设性的,其对中国环境现状的判断与中共当局是大体一致的。例如,2021年11月2日,当局出台《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就说:“我国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根源性、趋势性压力总体上尚未根本缓解,重点区域、重点行业污染问题仍然突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任务艰巨,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

不过,该报告给中共开出的药方,中共口头接受,实际做的却是另一套。固然,习近平上台以来,针对中国环境生态危局,的确下了很大力气,诸如提出“美丽中国”目标、“绿色”发展理念,改组、新建生态环境部、自然资源部,推行中央环保检查,强化环保执法等等,但却未能“根本缓解”问题,即使自我表功,也只敢说完成了“阶段性目标任务”(相比之下,同样有造假,中共却敢说“整体脱贫”),这表明环保问题已经积重难返了。

为什么中共解决不了环保生态问题呢?本文做三点分析。

第一,“一统天下”的野心和“亡党恐惧”,都驱使中共不择手段搞“经济爆发”,必然走上牺牲环境之路。

共产党一来到世间,就要颠覆社会、“解放全世界”,其当今表现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另一方面,多行不义必自毙,“亡党恐惧”又如影随形、无法摆脱。野心和“亡党恐惧”的诡异组合,驱使共产党借助“经济爆发”来缓解压力、论证自己存在的必要。在某种意义上,无论苏联的“斯大林模式”还是中共的“改革开放”,本质都是用非常规手段来搞“经济爆发”。怎么实现“经济爆发”呢?其中一条,就是不惜一切环境代价来搞经济,因此前苏联和中共的环境问题都极严重。

就中共而言,虽然看到了世界工业化的历史教训,一再声称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要走以降低资源能源消耗为核心的新型工业化道路,但实际上走的还是老路,而且走的非常极端,危害远远大于当年欧美发达国家。因为欧美发达国家后来觉醒了,实实在在的搞治理,环境大为好转。而中共呢?一方面野心勃勃好大喜功,另一方面穷途末路倒行逆施,这使它把“保护环境”只是当作一种口号和手段,而不是踏踏实实地实行。经济一旦不行了,一切让路,不惜代价地去维持经济的虚假繁荣,掉进饮鸩止渴的陷阱里。在环境保护方面,也充分体现了中共那种“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那种流氓本性。

第二,中共体制的腐烂和官员的腐化,使污染防治和环境保护必然雷声大、雨点小。

这里仅以“绿色GDP”(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为例。中共长期以GDP论英雄,以损害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增长已成痼疾,要治理环境,就必须改变经济增长模式,绿色GDP应运而生,即把经济活动过程中的资源环境因素反映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将资源耗减成本、环境退化成本、生态破坏成本以及污染治理成本等从GDP总值中予以扣除。

2004年,中共进行绿色GDP核算试点,由当时的环保总局与统计局主导。2006年公布的《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成为中国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公开的绿色GDP核算报告,对全国环境退化价值、经环境污染调整的GDP进行了初步核算。受部门局限和技术限制,计算出的损失成本只是实际资源环境成本的一部分,即便如此,已核算损失占当年全国GDP的3.05%,环境形势严峻。然而,因为地方政府和官员的质疑和抵制(典型话语是“这么一核算,我这些年不是白干了吗?”)后续报告流产,试点夭折。

从2008年以后,环保部再无意愿推进绿色GDP研究,而是热衷于下放环评权限、批准大量高污染高耗能企业,导致大气质量的极度恶化。而如果紧急刹车,又要造成巨量的经济损失和大量失业。

习近平上台后,提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声势浩大。在这个背景中,2015年3月30日,环保部宣布将重新启动绿色GDP研究工作。可是,迄今绿色GDP核算没有下文。

第三,中共摧毁了中华传统文化和社会道德,唯利是图,钱权勾结,制造了大量的无良企业,使中国沦为“互害社会”,生态环境必然成为牺牲品。

以地下水为例。水是生命之源。中国地表水远不够用,大量采用地下水。但是,不仅地表水污染,地下水也污染。官方《2020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以浅层地下水水质监测为主的10,242个监测点中,Ⅰ至Ⅲ类水质的监测点只占22.7%,也就是说,接近八成的地下水都遭受了污染,不能作为饮用水的。

这些还都是中共自己给出的数据,真实情况应该更糟。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说,中共建政之前中国的地下水质和河流的水质都是非常好的,中共建政后水污染就开始了,到了2010年,中国就有将近57%的地下水被严重污染了。但是,经过这十年的治理,中国现在的水污染,却更糟糕了,达到了87%的水平。

中国的地下水污染是怎么发生的?最主要的来源,是地表水的污染。而地表水的污染源来自工业、生活和农业。首先,大量工厂的污水处理深度不足,甚至直接把污水排入了河流或者湖泊之中。2013年由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牵头完成的一项调查发现,每年可能有160亿吨的工业废水,被企业偷偷排入地下。其次,中国几乎每个城市都有生活污水处理厂,但处理的深度不足,有的为了省钱干脆就不处理,装个样子而已,但污水处理费照收。再次,农业使用大量的化肥和农药,也会直接污染地表水。

有的科学家说,要治理中国的地下水污染,需要一千年,而这完全就是一场人祸。

结语

古人说“国破山河在”,当今的中国却是“国破山河已不再”。中共70余年的统治,不仅屠杀了亿万中国人,通过“计划生育”进入了史无前例的“低生育社会”,人口危机空前;而且摧毁了中国人的传统和道德,使中华儿女变异为马列子孙;同时又毁坏着中国人赖以生存的土地山河。这些都指向一个确定不移的结论:中共就是毁灭中国的魔鬼。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3/169952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