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巴比特遗属寻找国会大厦枪击现场六男子

1月6日成千上万的民众等待在国会大厦外面。(Tran提供)

2021年1月6日,加州圣地亚哥居民阿什利·巴比特(Ashli​​ Babbitt)在国会大厦被警察迈克尔·伯德(Michael Byrd)一枪击中后死亡。巴比特的家人寻求公众帮助找到当时在场的6位男子,以向他们询问案发情况。

从网上公布的录像中看,那天聚集在议会大厅双门前走廊上的人有数十位,但仅两人被FBI逮捕。巴比特家人圈定了另外6名很可能掌握着伯德开枪前后关键信息的人。

亚伦·巴比特(Aaron Babbitt)说,找到这些人是调查他妻子遇害案的重要线索,但当局没兴趣追究。事发后的1月14日,美国司法部民权司(Civil Rights Division)即宣布对枪杀巴比特的国会警察不起诉,也一直未公布其名字。一直到去年8月26日,伯德接受NBC采访时才自己承认了。

“调查这些人违反他们想忘掉阿什利·巴比特的意图;他们只想看另一面”,亚伦说,“‘不管那儿发生的事’,因此他们不要这些人,甚至不想找,无论这些人是政府演员还是线人,他们都不想知道。”

录制枪击视频录像的记者泰勒·汉森(Tayler Hansen)说,走廊里最活跃的暴徒是谁至今仍是未知数。

“没被点名的多数最暴力”,汉森告诉大纪元记者,“实际上,煽动和砸裂窗户的这些人导致了后来发生的一切,但只有扎卡里·阿拉姆(Zachary Alam)被曝光。”

阿拉姆猛击议会大厅门上的玻璃,他于当年1月30日被FBI逮捕,之后被起诉。阿拉姆说自己是“骄傲男孩”的一员,但那天稍早,他对汉森谈话时并没有提到这一点。

“这太疯狂了,兄弟”,阿拉姆对当时正在Instagram上直播的汉森说,“我们很想(咒骂)彻底改变整个世界,这是在重复几十年和几个世纪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它正在重演,它正在沉沦!”

走廊行动中的关键人物

数名“未知者”之一被互联网侦探称为#RedOnRedGlasses(译者注1),这名穿红外衣戴红帽并戴着眼镜的人,多次站在议长那扇门前,当阿什利·巴比特爬上窗户遭枪击时,他站在她左边;当巴比特被警察带走后,他站在前排,对着警察大喊大叫。

这名男子在FBI的1月6日通缉名单中被列为第300号。在视频中,他被拍到将2×4吋木条扔进国会大厦窗户。

最神秘者之一是#TwoBlueJacket(译者注2),他戴着针织帽和兜帽、身穿深浅蓝色服装、背着黑色背包。在骚乱期间,他站在门厅北角。他被FBI列为通缉名单中的第302号。

当巴比特恳求警察要求支援时,他在她的右侧。警察随后从门前移开,他用右肩试图开门。当巴比特对着警察大喊时,他似乎在做着某种手势。在巴比特被枪杀前刻,他穿过大厅,离开了视线。

在巴比特爬进侧窗遭枪击之前,被称为#WhiteLogoInsider(译者注3,某些网站称其为#Ninja)的人进了门厅北角,巴比特被击中后倒在他脚下,在他和#RedOnRedGlasses之间。

国会大厦的特警队员不知道门后谁在开枪,用步枪瞄准门内走廊时,#Ninja把头低下,汉森说:“特警们开始以为是位活跃射手,后来才弄清楚。”

在特警和旁观者试图救助巴比特时,#Ninja被看到举起双手;后来有人看到他在走廊拐角处和一位武装的便衣军官在交谈。

#MrFlyEyes(译者注4)戴着黑色墨镜、红色帽、围着国旗围巾、非裔;他在FBI通缉网站上被列为第304号。当阿拉姆用头盔敲打玻璃门时,他试图踢开通往议会大厅走廊的门,当时汉森正在Instagram上直播。

#GadsdenFlagMan(译者注5)戴着红色帽和口罩、身披黄黑色旗子,当阿拉姆敲打玻璃门时,他站在阿拉姆身后;在警察从门前离开后,他踢门并试图推开门。他一直在现场,直到巴比特被警察擡走。他似乎没有被FBI通缉。

#HuskyMarioInsider(译者注6)整个骚乱期间几乎都在场,戴红帽、穿黑色衣服。他在阿拉姆敲击窗户前向警察大喊大叫,并恳求他们让抗议者进入议长大厅,他说:“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我们只想进屋!”他在FBI的通缉名单上是第303号。

还有一名背对着摄像机的男子(译者注7),他也用旗杆销子击打门上玻璃。

“应该调查他们的身份,因为很可能是FBI的线人”,汉森说,“他们没出现在FBI名单上是有原因的,仅一些人在名单上,甚至有些人未被识别。”

这些身份不明的人同时进入国会大厦,成为从圆形大厅到其它区域人群中的一部分。“如果人们正在寻找联邦线人或任何形式的煽动者,应该关注阿什利·巴比特被射杀前后的视频。”汉森说。

案发现场处理令人失望

亚伦·巴比特对那天现场的处理感到非常的沮丧,警察被看到踩踏阿什利·巴比特的血迹,在走廊和楼梯上留下红色脚印,阿什利的无檐小帽被直接扔进了血池。

“他们没有进行现场调查,只是拍视频”,亚伦·巴比特说,“他们不会向任何人展示视频。”

据信,当天走廊的监控视频是美国司法部当天拥有的14,000小时的事件视频之一,这些视频处于联邦保护令之下。走廊行动的俯视图可提供暴徒和旁观者行动的最清晰视频,那些视频将成为刑事辩护律师和民事诉讼的人传唤的项目。

亚伦·巴比特看到他的妻子裸露着胸部被推上救护车,摄像机拍下这些镜头,“他们没有给她任何体面和尊严,赤身裸体地把她推到了世界的面前”,亚伦对此感到非常痛苦。

对家人的骚扰在继续

亚伦·巴比特告诉《大纪元时报》,他在1月6日后持续受到诋毁他妻子的人的骚扰。

“我在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接到了三四个电话,人们打来电话说,‘嘿,阿什利·巴比特今天来上班吗?’”,亚伦说,“我经营泳池服务业务,人们打电话来说,阿什利可以来打扫我的泳池吗?”

“这种威胁和仇恨的言论始于阿什利·巴比特被枪杀的第2天,发生很多次了,着让你意识到他们是没有骨气的人渣。”

亚伦也从公众对他妻子案件的关注中感到鼓舞,当阿什利·巴比特的家人们准备对警察和其他相关的人提起诉讼时,他们得到了人们情感和经济上的支持,前总统川普曾于去年7月致电亚伦,并在亚利桑州的一次大型集会上特别提到了阿什利·巴比特。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oseph M. Hanneman/李梅翻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4/1700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