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如何反制中共不断的宣传攻势

—“反制中共宣传”系列第二部分

作者:

中共宣传喉舌中央电视台(CCTV)总部大楼的资料照。

大纪元专栏作家Stu Cvrk撰文/颜抒编译

(上接第一部分,点击这里可看)必须在各个方面协调一致地反制中共的宣传。

“盲目崇信权威是真理最大的敌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说。

中共的最终目标,是说服中国公民以及尽可能多的外国人毫无异议地盲目相信北京最高领导层的每一个声明,并在此过程中破坏真理。

这是关于协调一致地反制中共宣传的系列文章(由两部分组成)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论述了北京宣传的基本宣传机器、目的和方法。本部分将讨论反制中共宣传,并建议开发一个能实时回应中共谎言的松散网络。

反制中共宣传:目的和网络

鉴于中共宣传网络庞大、资金充足且协调良好,以及中共在其它国家的许多阿谀奉承者(有偿或无偿)放大中共的叙事,鉴于,相比之下,在世界其它地区的声音则不受控制且为了吸引关注而进行无序的竞争,进行有组织的努力,反制中共的宣传似乎是一件徒劳无功的事情。

但我认为,这正是需要做的事情:开发一个松耦合的(loosely couple)、快速反应的反制宣传网络,挑战中共的每一个谎言,只要它一说出来。

首先,针对中共的反制宣传有如下一些目的:

·传递真相(真相能穿透谎言,就像热刀切割黄油一样)。

·摒弃谎言:强有力的反驳会鼓励许多声音戳破谎言,而不仅仅是少数几个声音。

·就西方原则与中共方法之间的对比,对大众进行教育,以此作为开头。

·阻止进一步的侵略和好战行为。反制宣传是威慑的一个要素,因为直面中共谎言可促成对民众进行真相方面的教育,并使西方领导人得以采取切实的外交行动来阻止中共的侵略。

·国际化的抵制——来自许多国家的抵制可能非常有效。

·曝光那些与他人共谋散布中共宣传的人,包括亲共政客、媒体、知识界人士等等。

·揭露政府及其审查制度的非法性(像共产中国这样不断撒谎的政府,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变得越来越非法)。

·对现状进行批评:在中国民众和那些支持继续与中共接触的外国人中,播下政治变革的种子。

如何才能构建一个旨在摧毁中共虚假叙事的反制宣传网络?任何这样的网络都必须由美国来领导。它是自由世界的领导者、占支配地位的开放民主国家、硅谷、好莱坞和一流大学的所在地。

该网络的要素可以在前总统川普特朗普)新兴的川普媒体与科技集团(Trump Media&Technology Group,TMTG)领导下汇集起来。毕竟,在过去六年多的时间里,川普亲自展示了通过社交媒体快速回应批评者的有效性。其战术信息战的目标,本质上是不让他的政治对手在未立即受到反击且他未澄清事实的情况下定义叙事。这正是可有效对抗中共宣传的策略。

以下是相互协调的反制宣传网络的一些要素。该网络可以由TMTG集中控制,也可以是分散的、在功能上互相合作:

·一个前端电视新闻网络,包含一个独立的通信主干网,用来阻止左翼大型科技实体的审查。社交媒体上有一些传言称,One America News Network(OANN)和/或Real America’s Voice News成为TMTG的收购目标。可通过收购Lumen Technologies(市值约100亿美元)来提供这种独立的主干网。Lumen通过其网站提供网络服务、云服务、安全服务、语音服务和企业托管服务,包括广域网、乙太网、混合网络、暗光纤以及下一代应用程序和服务。

·一个对用户友好且不受大型科技公司审查的独立社交媒体网络。这是川普 TMTG计划的核心:创建一个独立的社交媒体平台,来对抗推特、脸书和谷歌(YouTube)的审查。

·一个协调一致的在线存在(online presence),通过互联网利用多媒体反制中共的宣传。多媒体和视频在传递叙事方面尤为重要,因为40岁以下的人越来越多地转向视频片段和其它多媒体,来获取每日新闻和信息。TMTG另一个收购目标可能是Rumble,它并不像YouTube那样审查内容。

·拥有分析师的专门组织。这些分析师专注于观察、曝光和反制中共的宣传。民主党人建立了一个由此类实体组成的网络,来控制美国的政治叙事。这些实体包括Media Matters、MoveOn、Poynter Institute和ActBlue。传统媒体(尤其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和MSNBC)中的民主党阿谀奉承者,以及民主党国会职员,经常使用这些组织的产品来塑造和传递民主党的日常叙事。这就是在民主党和传统媒体传声筒内可以发现类似短语和术语的原因。例如,当提到乔治·W·布什在2000年总统大选期间缺乏外交政策经验时,就是“举止庄重”(gravitas);而当提到川普得到了充分证实的对2020年大选舞弊的指称时,就是“毫无根据”。

在揭穿中共以及民主党的宣传(如今两者越来越相似)方面,可以借助以下右翼实体,来实现类似目的。

媒体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MRC):自1987年以来,MRC一直在“观察和纠正传统媒体的谎言”。其目标是“抵消新闻媒体和流行文化中的左派偏见,这种偏见对美国人看待自由主义媒体的方式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MRC已经拥有一个现存的媒体观察者网络,可能会扩大到关注中共官媒宣传,以及中国媒体与西方传统媒体的合流(confluence)。

Discover the Networks:从其网站上看,Discover the Networks就是一个“关于左派及其议程的”广泛的“在线资料库”,由大卫‧霍洛维兹(David Horowitz)于2004年创建。该网站的宗旨解释如下:“识别构成左派的个人和组织,以及资助和供养左派的机构;绘制左派对较大政治体(body politic)施加影响的路径;定义左派的(通常是隐密的)纲领性议程;使人们了解左派的历史和思想。”扩大该资料库以包括更多地关注中国共产党人及其官方媒体,以及他们与亲共西方人的媾和,这将是一个自然的延伸,可以添加到正在创建的松散的反制宣传网络中。

Just the News:Just the News是一些独立新闻实体的代表。这些实体是在公众越来越认定传统媒体不可信之际创办的。为了与政治上腐败的传统媒体区分开来,该网站力求在没有编辑评论和偏见的情况下“只报导新闻”。还有其它网站也应当被纳入松散的反制宣传网络,甚至可能成为TMTG收购的目标。

“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司法观察”成立于1994年,是众多有效的中右翼活动家组织之一,聚焦于对抗民主党和其它左派的谎言。从其网站上看,“司法观察”的宗旨如下:“‘司法观察’是一个保守和无党派的教育基金会,致力于促进政府、政治和法律的透明度、问责制和诚信……通过诉讼、调查和公众宣传来履行其教育使命。”将其使命扩大到包括关注反制中共对美国政府和机构的侵蚀,将是一种自然的延续。至少,“司法观察”应该成为松散的反制宣传网络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被正式收购为组成成员的话。

草根组织:自茶党以来,美国政治版图中涌现出许多中右翼活动家组织。不少组织聚焦于地方政治和政府、选举诚信和其它重要问题。这类组织包括:Restore Liberty、American Majority、True the Vote、Campus Reform、Veterans for Fairness and Merit、Alabama Freedom PAC等等。这些组织的很多成员越来越意识到共产中国所构成的威胁,并因此而游说他们选出的代表。可以鼓励所有人加入TMTG领导的松散的反制宣传网络,关注中共的间谍活动。

美国政府实体:包括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VOA Asia以及国务院的全球公共事务局(Bureau of Global Public Affairs)。需要由关注此事的美国公民通过他们在国会选出的代表,迫使这些实体更大力、更积极地对抗和反制中共的宣传。这是很棘手的事情,因为这三个组织都被亲共的左派所渗透。或许是时候将这三者的预算都归零了——正如雅虎新闻(Yahoo!News)在2017年所提到的,这长期以来一直是保守派活动人士(和川普)的承诺。

最后,美国及其盟友在反制中共宣传方面,有三张重要“王牌”可打。

首先,使用幽默、反讽、讽刺作品(和双关语)能非常有效地消除中共的谎言。幽默、滑稽模仿作品、讽刺作品、反讽、讥讽、对赤裸裸伪善的直接曝光,这些形式的真相,让中国共产党人感到极度敏感。

其次,西方流行文化人物和文化偶像是一种资源,可以利用这些资源通过社交媒体迅速向最大数量的人传递反制宣传的信息。

第三,更多过去可能亲共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看清了中共的渗透。对那些说/做正确事情的人,要公开赞扬,特别是对那些过去曾支持中共政权而现在声明与之决裂的人。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去年12月CNN主持人杰克‧塔珀(Jake Tapper)在播出的节目中所发表的激烈言论。正如英国《每日邮报》所报导的,他在节目中“抨击好莱坞、硅谷和NBA被中共的金钱所‘蒙蔽’,而无视共产党政权侵犯人权的行为”。

结语

自1949年以来,世界一直充斥着中共的宣传(谎言)。迄今为止,还没有发起协调一致和有组织的努力来反制这种宣传。习近平政府及其党政官僚表现出日益增长的好战性和攻击性,这使对中共宣传做出协调一致且训练有素的反应显得有必要。例如,川普媒体与科技集团或成为创建一个聚焦中共的反制宣传网络的催化剂。有许多现有实体可以为创建这样一个网络作出贡献,并且可以通过被启蒙的领导力与愿景加以整合和协调。

作者简介:

斯图‧克夫克(Stu Cvrk)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包括服现役和预备役)后,以上尉身份退休,拥有在中东和西太平洋地区丰富的操作经验。凭借作为海洋学家和系统分析员的教育和经验,克夫克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在那里,他接受了古典自由教育,这成为他政治评论的关键基础。

原文:How to Counter Beijing’s Relentless Propaganda Campaig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26/1713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