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李濠仲:普京调大了音量:“美国醒醒吧”

作者:
“我以为你只是社会主义,结果原来是在搞裙带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我以为极权苏联已经解体,结果经济条件的改善,只是愈加扩大无情专制政权的野心。”此刻,来自美国舆论的部分自省,大致如此。许多评论者这时提出这样的反思,很简单,无非希望美国不要因为中国又懊恼一次。

如果说“安抚”俄罗斯那么多年,换得是普京无所顾忌入侵乌克兰,则美国又该怎么面对一个条件更强大的独裁中国?(美联社)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因为遇到乌克兰顽强抵抗,加上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经济制裁力度,确实拖延了普京的军事进程,稍显意外的发展(乌克兰没有火速被俄罗斯拿下/西方国家比克里米亚被侵略时更团结),让人觉得美国应该是做对了什么;但同一时间,美国舆论也愈来愈多指向是不是美国之前太天真,才会误以为所谓的国际秩序也适用于普京这样的独裁领导。也就是说,关于“普京终究攻打乌克兰”,他们其实是有挫折感的,不过,又因为乌克兰守得够久,没有让战事倏忽完结,美国才有机会借由“尚在进行中的战争震撼”,持续触发自己反思过去以为应该有效的外交战略。

曾经,数十年的美苏冷战遇上1991年苏联解体,让美国以为来到了历史转折点,尤其相信民主政治已战胜了独裁体制,既然撑了那么久证明苏联独裁不行,那就是自由市场、民主制度全面登场的时候,苏联解体就这样为美国带来无比的信心,明显表现之一,包括积极主导拉拢俄罗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广开西方市场(包括对中国也是如此)。

回溯2009年,奥巴马政府第一次重大外交政策宣布,正是现任总统(当时的副总统)拜登代为发表,他选在访问德国慕尼黑时,利用演讲场合,宣布美国和俄罗斯长达数年的敌对,终于来到“按下重启键”的时候。拜登对当时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赞誉有加,背后实质掌权的俄罗斯总理普京其实正在虎视眈眈。

美国自诩大国风范,认为协助俄罗斯和全球经济接轨有助区域稳定,只是,当俄罗斯国内经济开始驱动,却反过来将国家资源一股脑都用在维持军事武器上,甚至进一步强化内部镇压,所谓“欧威尔式的控制体系”从此因国家经济改善后又更僵固。到这次入侵乌克兰,前面十馀年向西方出售天然气、石油打下的基础,结果无一不被当成遏制他人插手支援乌克兰的威吓本钱。

经济之外,军事上,谈到北约建置,美国国内“用安抚把俄罗斯野心压下来”的意见,长期以来音量并不算小,但最后即使为防备俄罗斯军武威胁,波兰和东欧国家也仅获部署“防御性武器”,乌克兰也没有得到主观上期待的攻击性武器奥援,等等不想进一步刺激俄罗斯的方案,还是被普京反咬一口说成北约是在侵门踏户,安抚俄罗斯未果,乌克兰防线不够强,竟是诱发普京冒险进取发动攻击。

此外,普京当年并吞克里米亚时,美国在究竟应该对俄罗斯以实质力量威摄,或是继续绥靖安抚,讨论一直很热烈,同样也因为寄望“退一步海阔天空”,让绥靖还是多了一点。

直到美国的对手早已从单一的俄罗斯,进而同时面对GDP还是俄罗斯十倍的中国,却无论中国崛起还是苏联解体,美国过去以来的交涉战略似乎都有同一套路的影子。假如美国确实认知到亚洲已扮演了全球决定性的舞台,则称霸亚洲的中国进一步控制全球一半以上的经济,对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的自由和繁荣将会有什么影响?如果说安抚俄罗斯那么多年,换得是普京无所顾忌入侵乌克兰,则美国又该怎么应付一个条件更强大的独裁国家?这在不少美国学界、智库,都已是基本会带到的连结设想,他们也必然会问,当美国协防台湾击退中国的力量削弱,是不是会为中国攻打台湾制造诱因?就像俄罗斯对乌克兰那样。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际,聚焦大国战略的“The Marathon Initiative”创办人Elbridge Colby特别在媒体上提醒美国必须以清醒的头脑和态度去正视这场危机,意即,人类社会恐怕并没有如福山所说的已出现“历史终结”(指西方国家自由民主制度为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也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相反的,极权政治和因他们而起的战争威胁原来一直没有消失,那么,美国如何能把自己的国家战略继续建立在(历史终结)这样一个虚构的基础上。

“我以为你只是社会主义,结果原来是在搞裙带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我以为极权苏联已经解体,结果经济条件的改善,只是愈加扩大无情专制政权的野心。”此刻,来自美国舆论的部分自省,大致如此。许多评论者这时提出这样的反思,很简单,无非希望美国不要因为中国又懊恼一次。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28/1726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