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上海居民求救:老人靠喝水充饥饿晕在床

作者:

2022年4月11日,上海静安区民众在分配食物。

上海许多民众仍面临食物短缺的困境,一名男子打电话向居委求救,说他和同住的老人一点食物都没有了,喝了一天的白开水,老人已经饿晕,在床上起不来了。还有居委官员对居民诉苦,上级什么都不管,“我也很愤怒”。

男子求救:这样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

网上传出的电话录音显示,在上海马陆镇,一名男子向居委人员求救:“我和那个老头两个,我们就喝了一天的白开水啊,一点一点饭都没得吃啊!”

居委会人员回答:“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就(只能)往上报啊。”

男子说:“这老头现在已经饿晕了呀,饿得在床上都起不来了,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

“你们帮忙想想办法吧。想办法搞点吃的,我们花钱也行啊。怎么都行,帮忙给弄一下吧”,男子说,“我们出去找那个居委会,找那个村委会,找那个马陆镇政府,他们都不管,说我们这里是营业的,他们不管。”

“隔离小区前天真送吃的,我找那个志愿者说,能不能给我们送一点,他们不给送,我说花钱买一点行不行,饿得实在不行了,他说不归我们管,不给我们吃的。”

男子说,“这样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呀。”

居委人员:“下去出人命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帮你往上报呀。”

男子说,小区找不到物资,小区老板到处找政府,也没有人管,“反正就是推卸责任没有人管”,“现在团购一点也抢不到,一点吃的也抢不到”。

居委官员:上级什么都不管我也很愤怒

封城之下,上海民众不仅缺少食物,看病就医也成难题。网传一段电话录音显示,4月12日中午,上海徐汇区永康街道一位退休老师向居委官员张臻求助,想去医院看病,得到的回答说居委官员也无能为力。

居委官员说,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但是上级没有做出处置。

老师说:“这么长时间不给我解决,我怎么办,要看着我等死了?”

居委官员对老师诉苦:“不是我们不作为,而是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上海市12345热线到现在都是个空洞东西。”“我也很着急、我也很愤怒、我也很生气,但是我们无能为力。”“就是他们(上级)不处置。”

老师也哀叹:“我今天打了街道,一天电话都没有接通,我不是不努力,12345我也打过了,110也打过了。”“就不能救救我们的老百姓吗。”

居委官员也很无奈:“我也想让他们来救救我们的老百姓啊,我也想啊!”“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考虑什么事情。老人老人不管、孕妇孕妇不管,过世的老人都不管。”“我也不知道上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专家:上海帮“躺平”看中南海笑话

上海封城之后,各种乱象丛生,官媒连续发文罕见公开上海官员“躺平”,抵制中央的清零政策。

4月6日,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该文被指是习近平亲信、上海书记李强代中央向上海官员喊话,要上海各级官员“挺身而出,为基层分忧”。

随后,《北京青年报》一篇文章称,上海“各级领导没有理由再拖延”,点出上海各级官员对中央清零政策的消极抵制和不作为。

4月7日,《人民日报》再发评论文章《越是防疫吃紧越要摒弃“躺平”心态》,声称对“躺平”、“与病毒共存”等言论要警惕。

香港明报》则引述知情人消息称,上海官员逃跑“躺平”,郊区乡镇需军队医护“接管”。上海官员被批评为“顶层路线错误,中层指挥失当,基层能力低下”。

大纪元时事评论员周晓辉表示,党媒文章释放一个信号:中央清零政策很可能遭到上海官员的阳奉阴违,因此官方不惜将矛盾公开。

周晓辉分析,上海是江派反习势力的老巢,在疫情大爆发的敏感时刻,上海帮有意“躺平”看中南海笑话,并通过自己的不作为或乱作为给北京添堵。而且上海官场贪腐同样严重,并不关心百姓死活,一些基层官员借机发财。

大纪元时事评论员岳山表示,一位上海知情人告诉他,曾长期主政上海的副总理韩正,进京后仍遥控上海官场。上海许多官员是韩正的旧部,他们背后都笑话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不听李强指挥,对他玩“软抵抗”。因此,李强不得不连续开会喊话官员要配合,听习指示,不能“躺平”。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14/1735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