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小明:我经历过白色恐怖的日子上海疫情我想说我的感受

之前我所住的小区就有疑似病例,结果警察穿着防护服搞突袭式封锁,当时很多居民都没有准备,许多老人排在铁门质问高血压的药没的吃了怎么办,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老人说“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活”,事实是他们想让你跪着死,站着只能让你作奴隶。

上海民众在接受核酸检测

说起白色恐怖这个词语,最早追溯出自于鲁迅的作品,讲的是国民党反对派,现在这个词语又有了新的阐释,那就是当今大陆正在发生的事情。与其说大陆是在抗疫,不如说是通过白色恐怖的方式进行全面监控,因为健康码都涉及到个人的隐私和行程,他们切实通过高科技做到了全民监控,控制你的言论、监控你的出行,真正的抗疫不可能是这种模式,让你一下子全民做核酸,傻子都知道全民做核酸会有交差感染的风险,他们对外国人很松,只要有钱赚你就飞来嘛,反正飞机票那么贵,海关也管的不严,所以疫情容易外流。至于有人说上海疫情可能还有其它内幕,比如涉及明年的换届选举,这里我不想说关于政治斗争的话题,我只是想表达我的言论自由,我认为这种清零模式是不符合科学精神。

暂且不说疫苗是不是临床实验阶段就开始接种这个话题,至于你说病毒怎么来的,我不知道真相也不敢胡说,但是可以通过几件案例来启示下,大陆早年发生过转基因黄金大米实验给小孩子吃的事情,早年生化公司大力在湖南推广不打农药虫子不吃的大米,长江三峡大坝阻隔当时生态和气候发生破坏,下游发生洪水,许多鱼种因为不能回游去江河上游繁殖而断种,还有转基因的小孩,人类有史以来被修改过基因不会得艾滋病的两个小孩,这位科学家自认为很骄傲,大陆只判刑他三年。还有很多有趣的现象,比如拍反腐电影的明星却自己成了阶下囚,要不是有女生有勇气曝光,估计这件事早就被平息了。

之前我所住的小区就有疑似病例,结果警察穿着防护服搞突袭式封锁,当时很多居民都没有准备,许多老人排在铁门质问高血压的药没的吃了怎么办,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老人说“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活”,事实是他们想让你跪着死,站着只能让你作奴隶。

他们说动态清零是为了老年人的生命健康,这可能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我的父亲就是在养老院做保安的,因为上海疫情,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因为领导说上面通知不能请假只能全封闭管理,我思念我的父亲,有一次我就去探视他,门口有一位老年人坐着轮椅,眼神显得很无助,说了一些让人非常难过的话,她说自己不愿意被关着,她说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里,说句良心话养老院的伙食是很差的,吃的是转基因大豆油,也不知道是不是吃的进口日本辐射地区的大米,过年的时候发的福利不是牛奶而是植物蛋白奶,油也是最不好的油,总之一个字伙食很差,却大言不惭地说他们是为了关心老年人,去养老院的老人平日里就已经关的差不多成囚犯了,这次疫情对他们打击更大,因为家属也不能来探望了,许多老人都望着窗户等着自己的子女来探望,我去父亲的养老院门口,就有老人从心底发出的呼喊“宁愿死在自己的家里,也不愿意呆在这里,希望自己早点可以死让女儿可以来接她回家”。后来一个保安劝慰她说“你的女儿早晚回来看望你的”。

他们根本不是抗疫,是借疫情敛财,这些年变本加厉的剥削,打篮球要钱,停车要钱,小区绿化被毁掉改造成停车位也准备收钱,只要在城市政府就是盯着你的眼睛想要你的钱,不光政府想钱想疯了,银行也骗钱之前搞保险理财也想骗钱,如果你的父亲问银行贷款你得父债子还,若是你的父亲死亡了你得继承你的父亲资产,得向银行证明你是你爹的儿子。在城市里到处都是骗钱的勾当,社会信誉崩溃,医院经常开药不对症下药,动不动让你作检查,看个感冒咳嗽会给你开一大堆药,真的很腐败的。

北京的民众在接受核酸检测。(美联社)

什么都要你钱,你以为防疫是免费给你吃住吗?你想多了,大陆早就已经不是左派政党了,还给你搞什么社会福利啊,那都是扯淡,不让你饿死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你说他们是右派政党吗?也不是啊,压根不给你任何言论自由,我在大陆写这样的内容绝对要被删除要被列为重点政治犯的。

什么实行共产主义全民富裕都是假的,日子是越过越差,两极分化是越来越厉害,马屁精都上位了,无能废物都成了管理民众的狗爪子。

之前我关在小区里面不能出去,都是要自费买政府挂钩的快递公司的菜才可以配送,而且封闭前两天那时候任何物资都没有,后来勉强有快递来送了却找不到志愿者人,总之管理一片混乱。

白色恐怖的日子我是经历过的,有真实的发言权,制造白色恐怖的组织自然不必多言,想必明白人都知道怎么回事,然而要说在大陆搞白色恐怖手段最阴险最毒辣的莫过于派出所那帮人了。

去年的时候,因为楼下拆除承重墙我举报第三人,结果第三人上门来行凶,第三人持刀砍门过程中自己左手小指塞在门缝里意外受伤,结果警方的民警却把我抓走带到派出所里当作犯人进行审讯,对我的手指进行了DNA采集,警察还要求我赔偿医药费给予对方,我不从就使眼色给辅警抢夺我手机,把我抓到栏杆处,用手铐拷在地矮的栏杆处让我直不起腰,还让我坐在铁笼凳子内进行审讯,以偏概全的威胁加恐吓,并断章取义地对我进行询问笔录。

在大陆可以随意动用私刑,警察一般都是唆使辅警迫害人的,手段往往极其卑劣,他们整人不见血,就是让你直不起腰,你只要一挣扎用力你的手腕处就会留下印痕,而且在大陆还有便衣警察,当时抓我进去的时候,派出所的局长穿着便衣进来视察的。

警察的腐败更是触目惊心,当年我因为在网上涉及批评地方政府的言论,曾经警察传唤我去社区的民警室对我进行过审讯,审讯笔录期间窗口前突然来了一个像是黑社会的人物,长的胖胖的,结果当着我的面直接递了厚厚一堆现金给警察让他们点一点,我当时懵了。

因为一口气,我去起诉,前后跑了三家法院,两家法院不给予立案以各种方式推辞,只有第三家法院勉强给予立案,因为他们是示范法院,在全国作为定点示范的,我本以为可以获得法律救济了,结果还是想的太天真了。

我前前后后提交了一箩筐证据,关键优势证据在裁定书里只字未提,对警察不利的言辞只字未写,被告更是嚣张地在法庭上念着他们派出所自己指定的《公安机关执法办案场所办案区使用管理规定》认为对我进行血样信息采集,搜查我的手机是合法的,公然对抗现有的《行政处罚法》第10条,法官在质证环节故意隐瞒一张光盘里有两份录音证据的事实,当庭也不对录音证据进行质证,而是直接把证据交给了被告让他们带回去。

最后我又上诉,二审没有开庭,而是给予了我一份不予处罚的决定书,警察做假证肆意构陷我的证据居然被一审法官采信,合谋对我进行构陷。

上海国际机场戴着口罩的人们。(美联社)

公民投诉治安案情往往遇到当地黑猫大王的百般阻拦,就本人而言就曾经因为当地吏治腐败,地方黑猫所把公民带进黑猫所使用警械手铐审讯,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非法采集公民DNA血样,公然拿地方的规定或条例对抗法律,完全不顾及法律保留,对违法行为人却给予不予处罚,制造假证据肆意构陷公民。

公民遇到纠纷报案,黑猫方从未立案,大多都是不了了之,连个报案回执几乎都要通过和黑猫吵架的方式获得,对于公民报案,往往当地民警都懒的出具受案回执单,大多口头敷衍答复不予受理,不予受理也从来不出具不予受理的通知书,也从未通知公民可以通过何种渠道去获得法律救济。

公民要想让办案民警复核证据往往百般阻拦,公民向黑猫所提交证据更是推三阻四,多以这里不是打印店让公民自己去打印证据,多以不予受理证据提交,就算提交了证据也不会给你提交证据的回执信息,不仅如此黑猫往往利用公权力制造假的证据,例如制作询问笔录和当事人串供,修改传唤时间,修改提交证据的日期,或者在拍照方面制造假的伤情和假的证据,拖延时间作出行政处罚或者不予处罚的决定,亦或者提早作出行政处罚或者不予处罚的决定,通过程序漏洞来对抗当事人的法律救济,多以作出行政决定为由阻碍当事人提交证据或者拖延不予作出行政决定来干预当事人的诉讼活动,总之程序上的违规操作五花八门。

公民要想获得法律救济的途径,也多以程序问题草草结案,行政诉讼对实体的法律问题往往无法解决,黑猫的权利泛滥,黑猫比法官更具有自由裁量权,行政诉讼对程序性问题又往往立案难,例如黑猫所证据造假,黑猫所搜集调查证据不作为,黑猫所不予接受公民的证据,黑猫所接受了假的证据,黑猫所违反程序进行强制措施等等诸如的程序性问题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办法解决,法院也往往不会对这些程序问题进行司法救济,导致黑猫的权利猖狂到泛滥,黑猫的自由裁量权比法官还大,一个普通民警抵一个资深的大法官来解决基层的矛盾,往往黑猫还未查明案情真相就插手经济纠纷,往往自己做法官对当事人进行有罪定论,往往以调解之名义倒行逆施,我国依旧没有一个完整的《行政程序法》,因此亟需一部完整的《行政程序法》来整顿吏治,约束黑猫大王的行为,从而真正让权利关进笼子。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22/1738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