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郑愚山:我和“铁链女”的故事

作者:

铁链女事件在麻木的中国社会激起震天动地的反响,令人一度看到冲破铁幕的希望。但禁锢铁链女的铁链并没有真的解脱,悲剧依然还在延续。(Feng Li/Getty Images)

铁链女的悲惨生活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我感觉和“铁链女”离的很近,真的很近,甚至已经没有距离,不光在生活轨迹上,我可能多次和“铁链女”擦肩而过,在精神上也有类似“铁链女”那般被长期囚禁的感受。

中国徐州丰县被铁链锁颈的八孩母的被虐事件引爆2022年开年的舆论热点。虽然政府已强下结论,急欲翻篇,但真相似乎远未厘清。在官方的极力封杀下,抗议的身影越来越稀疏模糊,呐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遥远。熟悉中国社会的人大都明白,禁锢铁链女的铁链并没有真的解脱,悲剧依然还在延续。

中国江苏省徐州农村八个孩子的母亲长期被铁链锁颈一事,震惊中外。(影片截图)

在我一开始知悉铁链女的故事时,虽然感到愤怒,但并不惊诧,在每天都上演的各色悲剧面前中国人已熟视无睹地麻木了。真正让我惊诧的是,这一次的铁链女事件居然在麻木的中国社会激起如此大的反响,仅相关微博就有超过百亿的点击量。习惯了威权统治的顺民们居然在虎年来临之际爆发出震天动地的虎啸,国人觉醒的良知和追求真相的勇气让我依稀看到了冲破铁幕的希望。

江苏徐州“铁链女”事件震惊中外。图为2022年2月19日美国南加州民众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举行紧急声援活动,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正在中国大陆发生的拐卖、虐待、强奸妇女悲剧。(韩冰/大纪元

我是一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经历过1989年学生运动洗礼的大学生。天安门广场上枪杀学生的枪声夺去了无数爱国学子的生命,也打碎了几代知识分子向往自由民主的梦。中国政体改革的萌芽被无情扼杀,所谓的“改革开放”只剩下了一切向钱看的“全民经商”,只要能赚钱,什么都能成为可以买卖的“生意”。不关心政事的冷漠自此成了学生和知识分子群体的常态。不少人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闷声发大财”,也有很多人无奈地选择了出国远走他乡,我也在失望中随着这股出国潮漂泊到了国外。

让人悲叹的是海外的学生会、校友会、同乡会等中国社团依然像党支部一样被中共的使领馆操纵和监控着,任何有独立敢言的声音都会招来排挤和报复,因为怕被举报、被牵连,大部分人选择沉默和顺从。中国人即使到了海外,似乎依然无法摆脱共产党意识形态从小套在脖子上的无形枷锁。不过,在这次徐州铁链女事件中,校友会的微信群中也爆发了激烈的争论,终于有了反抗“主旋律”的不同声音,借着铁链女事件的真相诉求表达对中共压抑已久的厌恶和斥责。

虽然未必能像1989年被中共罢黜的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逝世那样引发一场震惊全球的民主运动,徐州铁链女20多年地狱般的悲惨遭遇引发的民众觉醒也着实让中国的统治者吓出一身冷汗,担心89“六四”重演。

买媳妇是苏北革命老区的“传统”

我的老家在苏北,离铁链女所在地徐州丰县很近,都属于当年为中共夺取政权立过功的革命老区,也是政府长期扶贫的区域。在这些革命老区的官员普遍搞建设外行,当官内行。这些地方当官的往往都擅长跑关系,地方上搞得再穷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升迁,他们总能搞出另类的“政绩”来,没几年就窜升到了省部级。

“买媳妇”的现象在苏北地区早就不是个新鲜事,而是一个司空见惯的“传统”,据说在苏北的宿迁市,也就是京东集团老板刘强东的老家,曾有过一条龙服务的“妇女批发市场”。有一个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子,除了一户开商店的和一户教师,家家都有家庭成员参与拐卖妇女。甚至还有当地的公安派出所的警察和联防队员参与其中。“只要云南在,不怕没后代。”是当地一度流传甚广的顺口溜。

这些苏北革命老区还有一个奇特现象,就是普遍男多女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再加上老区贫困,大量男性人口找不到老婆。不知是否和老区闹革命期间造成的男丁损耗和经济荒废有关。

我的老家是苏北靠近海边的一个小山区,也是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革命老区之一。我从小就耳闻目睹了买媳妇这一现象,常常听到周围有关谁谁从四川或云南买了个媳妇的对话。直至有一天,我们家也被卷入其中。

我的舅舅曾是国民党陆军炮兵学校的士官生。在国民党军队撤退台湾的时候,我外婆千里迢迢的驾着驴车跑到南京把他拦了下来。他的这段炮校经历自此成了他人生噩梦的开始,他在后来被套上了“反动派”的帽子,再也抬不起头来。虽然好不容易找到了媳妇,但是家庭一直陷于贫困之中难以翻身。

我舅舅的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兄在离了一次婚后再也找不到媳妇,经人介绍花3000元人民币买了一个据说来自四川的媳妇。这3000块钱是从我妈妈这边借的,当时我还在场。我妈说,只要不是人贩子合伙来骗钱的,找个媳妇是成人之美。我舅舅还保证说,是村里谁谁拉的线,都和女方见过面双方谈妥同意了,女方是因为老家太穷才跑出来的,不是人贩子拐来的。

不过,没过几天就传来消息说,那个花钱买来的媳妇几次想悄悄溜走被村里的同姓亲戚给追了回来。又隔了几天,我无意中听到我们当地电台播报了一则颂扬当地警方在某乡某村某姓人家解救了一位被拐妇女的消息,被抓捕的竟然就是我的那位表兄。再后来,我们家又托人找到公安系统的一位主管才免去了我表兄被拘留罚款之灾。那位主管警察当时还卖乖说,他们一般都不会主动介入这一类的案子,除非有人刻意举报才不得不出警,遇到没背景关系的人就公事公办列为破案业绩。

我也不知道我表兄曾买的这个“媳妇”是不是被拐的受害者。但我知道我表兄是个老实而厚道的人,并没有虐待和强迫她,只是按他们事先达成的口头协议不让她跑走,更没有给她套上锁链,反而是他自己成了倒楣的冤大头,不仅人财两失,还差点被锁进了拘留所。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这就是一个用“买媳妇”来钓鱼的诈骗团伙,拿了钱之后逃跑不成就举报拐卖,脱身之后再换个地方行骗。

铁链女事件很容易就让我联想到发生在我表兄身上的那件往事,因为都和买卖妇女有关,很容易和农村盛行的送彩礼花钱买媳妇混淆在一起。都几十年下来了,按理说,社会越来越进步文明了,可事实是,买卖妇女的现象随着社会商品化的蜕变反而变得更加猖獗、更加残酷了。

说白了,买媳妇和贫穷有关,贫穷是妇女拐卖现象的直接肇因。2021年2月25日,中共领导人高调宣布中国全面脱贫进入小康,可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省分之一的江苏却也是妇女买卖最严重的地区,这对中共政府而言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难怪从中央到地方一直要极力掩盖和销声。

买媳妇和贫穷有关,贫穷是妇女拐卖现象的直接肇因。图为2017年2月7日贵州贫困山区的农民。

中国的农民曾经流血牺牲帮助中共夺取了政权,但是,共产党当政后却死死地把农民按在贫穷的土地上不得翻身,特别是生活在革命老区的农民至今依然在被扶贫,长期挣扎在贫困线上,更有人为了糊口,为了娶媳妇,为了传宗接代而做出丧失良知伤天害理的事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新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08/1745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