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事出反常必有妖!中国要粮荒?“割青麦作饲料”;马斯克停购推特为何大反转?

单测核酸年支1.7万亿,中共地方急需增政府债;软银投中国巨亏;丹麦时装思莱德将关1300家中国店铺;被卡脖!连小东西都离不开美欧日,中国经济都真动不了

美国亿万富翁马斯克周五(5月13日)宣布,暂时搁置对推特的收购,引发外界热议

连续几天,中国各地农民提前收割小麦青苗,当成“青储饲料”售卖的消息,在网路间流传,引起各界关注。

上海全面封城接近尾声,但全国性核酸检测将会常态化进行。政府大费周章进行检测,对地方财政造成的负担不可忽视。

最早进入中国时装市场的丹麦时尚零售商Bestseller,即将关闭旗下的时装品牌思莱德(SELECTED)在中国的所有线下零售店铺。

中国在半导体产业领域被美欧国家卡脖子,实际上被卡脖子的远不止此,中国制造在设备、材料和工艺都存在这个问题。

软银遭遇最大财年亏损,旗下的愿景基金投资中国净亏22亿美元。

马斯克为何不能轻易取消收购推特

美国财经新闻CNBC说,马斯克面临因违反合同而被推特诉讼的风险,这可能会使这个全球首富损失数十亿美元,而不只是10亿美元的违约费。

马斯克在宣布暂时搁置收购交易后再发推文表示,他仍然致力于收购。

马斯克与推特公司在上个月达成协议时,同意支付10亿美元的所谓反向终止费(reverse termination fee,也称反向分手费)。不过,解约费并不是马斯克取消收购所面临的唯一后果。

买方支付给目标公司的“反向分手费”适用于有外部原因导致交易无法完成的情况,如监管中介或第三方融资问题;如果存在欺诈行为,比如发现不正确信息会产生所谓的“重大不利影响”,买方也可以离开。

CNBC说,一位熟悉此事的资深并购律师表示,市场下跌,比如目前的抛售导致推特市值损失超过90亿美元,并不能算作马斯克放弃收购的有效理由——不管有没有分手费。

马斯克周五在推特上说,暂时搁置推特交易是因为要等待细节信息,证明垃圾/虚假账户的数量确实少于推特用户的5%。

CNBC说,马斯克搁置交易可能希望推特降低售价。推特股价周五最终下跌超过8%,与马斯克商定的每股54.20美元的收购价格相比,下跌了约23%。部分跌幅与本月科技股的整体低迷有关。

彭博社报导,哈格瑞维斯‧兰斯顿(Hargreaves Lansdown)的高级投资和市场分析师苏珊娜‧斯特里特(Susannah Streeter)也发表了类似看法。斯特里特说:“440亿美元的价格是巨大的,这可能是一种策略来改变他准备支付的收购该平台的金额。”

“割青麦作饲料”,事出反常必有妖

中国国内自媒体发消息说,距北方冬小麦成熟收割仅剩20多天,河南、河北和山东等地却突然出现农民提前收割青麦的极其反常事件。据说原因是,农民出售成熟小麦,每亩才能收入人民币1,200元,但把青麦当饲料卖能收入1,500元。

消息迅速传播。独立记者高瑜5月13日也转发相关报导说,山东、安徽、江苏、河南、河北都有这样的视频,养殖户和场家向农民收购正在灌浆的青麦,农业部、有关省连续发布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禁止毁麦的指令,但是网络平台也出现为农民辩护的文章,认为这是受疫情影响,今年播种延迟,田间护理又需要“下田证”,今年减产注定,农民卖青麦乃是止损的办法,应该深思。

在国内社交平台知乎上,很快就出现这是否会引发粮食危机的讨论。

有人站在农民的角度分析说,“二十年前,一斤小麦是七毛钱。二十年后,一斤小麦是一块四,翻了一倍,我想说,除了可乐,还有比粮食涨幅更慢的东西吗?”

“中国通胀这么多年,房价,工业产品,教育成本等等涨了十几倍,粮价却没涨,你可以说粮食产量翻倍了,但最后具体反应到农民那里,收入却没有多大增长,农民不该无私奉献,农民卖或者不卖这本身就是一个简单的市场问题,粮食安全问题是国家需要关心的,农民只需要关心今年有没有钱过年。”

也有网友分享说,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是,今年疫情导致运输物流瘫痪,欧美饲料进口减少导致中国国内饲料价格暴涨,于是饲料厂商直接从农村收购没有成熟的麦子,当饲料卖给畜牧业。

如果是这样,就意味着至少两个危机近在眼前:一是肉制品价格会涨,甚至供应可能出现问题,另一个危机是,麦子被提前收割,加上俄乌战争影响国际粮食供应,中共封城影响春耕,今年中国粮食供应要有大危机。

单是核酸检测每年支出1.7万亿,全国地方政府财困急需增发政府债

大陆东吴证券研究人员粗略估算,如果中国所有一二线城市都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按每48小时一次核酸计算,每个月费用约为1436亿元人民币,一年的成本就是1.7万亿。

按2021年中国经济数据计算,相当于GDP的1.5%,全中国公共财政收入的8.7%。

2021年,中国业绩最佳的500强公司,纳税总额一共才1.36万亿。一座港珠澳大桥耗资1269亿,一年常态化测核酸的钱够修13座了。

在中国,没有一座城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能过万亿的,超千亿的城市也仅有17座。

1.7万亿,南京、宁波、成都这些城市苦干10年,才能赚到这笔钱。

而除了这1.7万亿,中国所有一线、新一线及二线城市人口总数约为5.1亿,意味着共需储备采样人员约140万。中国所有一线、新一线及二线城市140万采样人员一年的工资支出就高达1680亿。

面对这样沉重的财政压力,地方政府已开始向中央施压,容许地方增发政府债,上海市财政局公布,上海将于5月16日发行5期再融资债券,包括再融资一般债券和再融资专项债券,规模合计654.8亿元。从募集资金投向上看,此批债券均将用于偿还存量债务。

丹麦时装思莱德将关1300家中国店铺

近日,一份《思莱德终止零售业务告知函》在网上流传。《告知函》显示,2022年4月,绫致股东会做出重要决定,将于今年7月31日前关闭思莱德(SELECTED)在中国的所有线下零售店铺。

这份《告知函》显示,受疫情影响,思莱德线下购物中心和百货商场的客流量大幅减少。2022年4月,绫致股东会做出重要决定,将于今年7月31日前关闭思莱德在中国的所有线下零售店铺。

对此,思莱德的天猫旗舰店客服向《南方都市报》回应称,“目前收到公司的通知,思莱德品牌的线下零售业务将持续运营至2022年7月31日,之后将会关闭。”

自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的绫致时装共引入了四个品牌,其中,ONLY、Vero Moda和JACK&JONES均在中国设有近2,000家的门店数量。较晚于2008年进入中国的SELECTED是绫致时装引进的第四个品牌,目前在国内有1,300家店铺。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14/1748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