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王友群:江泽民亲信黄菊给上海留下巨大祸患

作者:

黄菊家族贪腐关系网示意图。(骆亚/大纪元

江泽民从任上海市长、市委书记到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提拔重用了一批“上海帮”要员,黄菊是其重要亲信之一。

1985年,江泽民调任上海市长时,黄菊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委秘书长。1986年10月,在黄菊分管宣传遇到麻烦时,江将他调任上海常务副市长,从此,黄菊成为江手下得力干将,一路官运亨通。

1989年,江泽民在“六四”屠杀后成为中共党魁。1991年提拔黄菊任上海市长;1994年提拔黄菊任上海市委书记,并在同年的十四届四中全会上,增补黄菊为中共政治局委员。

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江提拔黄菊为中共政治局常委,次年任国务院副总理。2007年6月2日,黄菊因犯胰腺癌病亡。

黄菊任上海常务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达17年之久,期间,至少涉六大案。这六大案每一个都给上海留下巨大祸患。

第一,涉40亿元人民币的重大合同欺诈案。

“东八块”曾被誉为“上海最后一块黄金地”。2002年5月28日,上海市政府将静安区东北部17.64万平方米的“旧区”土地分割为八块,以“免土地出让金的旧区改造模式”,与上海首富周正毅签订了八个出让合同。

“东八块”上有1万2千户居民。周正毅承诺按沪建城68号文件《关于鼓励动迁居民回搬,推进新一轮旧区改造试行办法》,改善东八块原居民的居住条件,以零地价取得“东八块”,免掉40亿元人民币的土地出让金。之后,暴力强拆事件不断,被拆迁居民无一户搬回原地,全被赶到50公里以外的郊区去了。

周正毅因违背承诺被拆迁户告上法庭。

此案出了三个结果:(1)原告(拆迁户)败诉;(2)原告律师郑恩宠被判刑3年;(3)被告周正毅被以原告没有控告的罪名判刑3年。

这三个结果完全出乎原告、原告律师、被告的意料之外,让有正常思维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签署“东八块”八个合同的,一方是上海市静安区政府,另一方是香港佳运投资公司。

据《谁引爆周正毅案——沈婷郑恩宠挑战上海帮纪实》一书的作者沈婷调查,周正毅自称法人代表的这家公司,根本没在香港注册过,合同上注明的公司地址“香港金钟夏馨道十六号远东金融中心一八零一室”,没有这家公司。也就是说,与静安区政府签订合同的,竟是一家子虚乌有的假公司。

合同签署的第二天,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等各大报刊、电台、电视台、网站都对这一消息作了报道。这表明,这起重大合同欺诈案,是得到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陈良宇支持的。

据沈婷讲:“黄菊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是他下令把地给周正毅的。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是东八块拆迁的副总经理,上有陈良宇、黄菊,中有静安区区长,下有陈良军在督办。”当时的静安区区长姜亚新曾经是黄菊的秘书。

也就是说,时任上海市第一把手黄菊,是这起重大合同欺诈案的总导演,时任上海市第二把手陈良宇是副导演,黄菊原秘书姜亚新、陈良宇弟弟陈良军是执行导演,周正毅是主演。

黄菊、陈良宇为何如此热衷于此呢?

这背后肯定有巨大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原因是:保护江泽民家族的利益,进而为自己获得进一步升官发财的资本。

据郑恩宠讲:他看过可靠的举报材料,以周正毅名义骗下的“东八块”,有两块分别归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和次子江绵康。

2003年香港《开放》杂志报导称,周正毅被抓前,有一个太子跟周正毅最后见面,叫他逃跑,这个通风报信的人就是江绵恒。

由黄菊支持的这起重大合同欺诈案所形成的“东八块”模式,除了带来严重的腐败问题外,更成为上海大拆大建过程中官民对立、贫富分化、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的重要源头。

第二,涉挪用320亿元人民币上海社保基金案。

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案曾经轰动一时,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给黄菊当了13年秘书的王维工等数十名贪官和商界要员涉案。

陈良宇是黄菊的老部下,王维工是黄菊最信任的大秘。陈良宇被判刑18年,王维工被判死缓。黄菊原来手下的一批官员和商人被判刑。黄菊没有责任?绝对不可能。

2008年3月30日,郑恩宠撰文指出:上海社会保险金、企业年金、小城镇保险金等8个社会保障和保险金,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被黄菊等挪用,特别是黄菊在1994年任上海一号人物之后,上海各类社会保障金就被挪用过320亿左右,占总金额60%以上,其中三分之二去搞房地产。而1994年时,陈良宇在上海排名第五恐怕都排不上。

2011年8月30日,维基解密公布了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2006年12月14日发往华盛顿的一份密电,披露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江绵康,前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的女儿黄凡等数名中共最高层领导人的子女卷入上海社保基金案,但为了“维护党的团结”,中共只会追究陈良宇的儿子。

这些社保基金主要被挪用去炒房地产,成为与黄菊等上海高层关系密切的一批房地产商大发横财的重要源头,也成为上海强拆事件频繁发生、访民队伍不断扩大、房价虚高、官员低价买好房、普通民众买不起房的重要源头。

第三,涉偷逃9000亿元人民币土地出让金案。

2006年9月,郑恩宠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我出狱之后,往中央写了20多封的检举揭发信。该是陈良宇的问题,就揭发陈良宇的问题,该是黄菊的问题,就揭发黄菊的问题,该是韩正的问题,就揭发韩正的问题。他们共同的问题,我是要集体揭发。”

“我现在能透露的是我写给中央20多封信的一些内容:东八块的模式——免土地出让金的模式,如果东八块算一块,上海从2001年到2002年,批了301块地块,总共免了2000亿人民币的土地出让金。”

“1997年开始,上海搞了600块临时绿地,就是如果你搞上海市的绿化,三年以内,你做点牺牲,种点草树,三年后这个土地就可以转让。半年后,他们把居民赶走后,但没有种一颗树,一颗草,他们盖起了高楼大厦,老百姓还以为他们搞了绿化了。他们报给中央的是我们没有建房,我们建绿地,中央来查,这块绿地,那块绿地,有的是绿地。但是600多块绿地,他们又逃了3000亿到4000亿土地出让金。”

“土地估价我自学了三年,我去考过试。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报给中央是上海财政偷逃了9000亿人民币的土地出让金。”

第四,涉黄菊家族“闷声发大财”案。

1994年5月,黄菊的太太余慧文成立上海慈善基金会。时任上海市政协主席陈铁迪挂命理事长,余慧文任副理事长。余慧文把上海市主要领导的太太们拉进来,该基金会又有“官太太俱乐部”之称。

当时,想在上海发大财的商人都通过向基金会捐款,与余慧文建立关系。上海社保基金案的关键人物张荣坤就是一个典型例子。2002年5月,张荣坤因捐款次数多、数额大,成为基金会名誉副理事长。通过与黄菊太太、黄菊秘书的关系,张荣坤拿下了上海市政府掌控的诸多大项目,并从上海社保局获得大量资金支持。

比如,黄菊提拔重用的上海社保局局长祝均一,为张荣坤的公司提供26.5亿元的社保基金贷款。

郑恩宠说,闽行区马桥乡的国际网球大师赛工程,不仅有余慧文,还有她的姐妹也卷进了这1.3万亩地的工程。

余慧文还在上海建工集团、徐汇区城开房地产集团以顾问名义领取工资、津贴、咨询费,郑恩宠称,铁证如山。

余慧文的姐姐余雅文有两个房地产公司——瑞文房地产公司、中文房产公司,在“炒地皮”过程中发了大财,上海体制内部分官员向郑恩宠提供了大量证据,他将这些证据都上交给中央有关领导。

黄菊弟弟黄昔(黄德锡),2001年7月起任上海浦东发展集团副总裁,参与炒房地产。

作为上海市的第一把手,黄菊一人升官,全家发财,带动上海市各级官员家属子女都跟着一起“闷声发大财”,腐败从上而下蔓延。

第五,涉江泽民家族“闷声发大财”案。

上面谈到江绵恒、江绵康涉“东八块”案、社保基金案,皆因黄菊等的庇护而没有被查处。

1994年,江绵恒成为上海联合投资公司法人代表。黄菊等“上海帮”高官为他“闷声发大财”一路开绿灯。上联投投资了数十家企业,如中国网通、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宏力半导体、上海微创软件公司、香港凤凰卫视、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等。

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机,无意中发现杂志上刊登的上航董事会举行会议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绵恒。

江泽民的小儿子江绵康,在黄菊等的关照下,曾任上海市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正局级巡视员,上海城市发展信息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城市经济学会会长,《上海城市发展》杂志社社长,上海城市地理信息系统发展公司董事长,上海城乡建设和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等。

郑恩宠曾讲,上海这么大的城市,每年搞几千个工程,挖这么多的地铁,它的市政建设、交通各方面都涉及大的工程,江绵康搞这些研究,那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江绵康还有依附于城乡建设和交通委的公司等,实际掌控了上海市政府这个最肥机构的实权。

江绵康还被指涉西门子贿赂丑闻。据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公布的诉讼书,2002年至2007年,西门子交通支付了约2,200万美元,给设在香港的商业咨询公司和相关机构,并通过这些机构对中共官员行贿,得到了总额超过10亿美元的7个地铁列车和信号设备项目。

当时有报导称,江泽民的儿子江绵康涉此案。

黄菊庇护江泽民家族“闷声发大财”的效应是,全上海、全中国的官员子女都以江绵恒、江绵康为榜样,权钱交易像决堤的洪水,祸及全上海、全中国。

第六,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

1999年至2002年,作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是上海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

1999年,上海法轮功学员、上海贝尔通讯公司工程师赵钧,和他的妻子,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化验科医生徐美琪,他的女儿、复旦大学应届毕业生赵协贞,被上海警方秘密抓捕,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2002年,黄菊在上海市第八届党代会上作报告,谈到“今后五年奋斗目标和主要任务”时,特别谈到,要“深入开展对法轮功的斗争”。

2003年,黄菊升任分管金融、财政、税务的副总理,在镇压法轮功最严重的年份,黄菊协助江泽民调用国库大量资金,用于建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奖励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

黄菊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血债帮”的重要成员之一。

结语

江泽民很可能是把黄菊当接班人来培养的。他提拔黄菊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很可能是想让他接替温家宝担任下一届国务院总理的。

但是,江泽民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好,也没有用。黄菊副总理的第一个任期没有做满就病亡了。

此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人不治天必治”。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19/1750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