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六四前夕高校抗争,中共妥协?

再过两天就是“六四”了,在1989年的6月4日,呼吁民主自由的中国高校学生在天安门请愿,最终却被中共当局血腥镇压。而在今年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也有多个高校陆续爆发了示威活动,原因是抗议当局疫情封控下的种种不合理规定。不过,这一次的学生抗争似乎很成功,因为校方竟然接受学生诉求,允许学生离校返乡了,甚至连地方政府也接到通知,要让返乡后的学生顺利回家。

那么,中共这次为什么会向学生妥协呢?学生真的胜利了吗?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高校学生抗议

我们先来看看有哪些高校爆发了抗议活动。首先,就是北京大学。5月15日,北大校方在没有任何提前公告的情况,建墙封锁了居住着几千名学生的北大万柳宿舍区,被封锁的学生们不能从公寓进入“社会面”、不能点外卖,进校也受限制,但是对比强烈的是,紧临的教职员工区却可以自由进出。结果就是,引发了愤怒学生们的集体抗争,最终推倒了封锁墙。

有了北大学生的身先士卒,接下来似乎就出现了连锁效应,紧接着,北京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天津大学、南开大学等,都陆续曝出了抗议事件。

而这一次的学生抗争,打出的口号非常有意思,比如,政法大学学生喊出的口号是“法大人站起来”,参与示威的学生,还用手机播放了一首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中文翻译就是“听听人民的呐喊”,里面第一句歌词就是“看看人间的苦难,可听见人民在呐喊”,还有一句词,估计中共也是最怕的,就是“铲除暴政,让人人共享那自由荣光”。一些朋友应该知道,这首歌是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法语歌曲,后来在2014年香港爆发“雨伞运动”的时候,用粤语填了词,就变成了一首非常著名的歌,就是“问谁未发声”,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时候,这首歌也是被广泛传唱。

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学生打出的口号是“大楚兴,陈胜王”。这个陈胜,可是历史上的“亡秦第一人”,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陈胜和吴广两个小军头,因为戍边误期,按法令就要杀头,于是两个人被逼造反了,后来陈胜称王,国号就是“楚”。北师大学生的这个“大楚兴,陈胜王”的口号,那摆明了就是说,我们被逼急了,就造反给你看。

再看天津大学的口号,就更直接明了了,是“打倒官僚主义、打倒形式主义”,这就有点像当年六四时候“打倒官倒”这种口号了,就直接上升到政治层面了,历史再现,估计也是中共最恐惧的。

我们再来看看,这次学生们的抗议都提出了哪些诉求。首先是政法大学,提出了四项要求:准许学生返乡,明确期末考试的方式和时间,要求信息透明,校务公开。

而北师大和天津大学,在明确返乡和考试安排的要求之外,还要求校方在示威过后不追责、不约谈。

可以看到,学生们的要求是一点都不过分,但即便是如此合理的诉求,学生们还是担心中共会秋后算账。

不管怎样,在面对变态封控时,学生们没有沉默接受,而是大声表达出了自己的心声,这种久违的反抗精神,相信也吓到了当权者,于是,5月28日,北京宣布,允许各高校学生有序返乡。而抗争胜利的年轻学子们,也随即高兴地表示“我们胜利了”。

那么,这次中共真是心甘情愿的妥协了,变得有人情味了吗?自然不是,主要原因,应该还是因为“六四”马上就要到了,中共可不愿意再来一场学运,相信校方和级别更高的机构,已经开了很多场紧急会议了。

也确实有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说上级要求,北京的大学和地方政府官员,要迅速满足学生们的要求,并平息任何动乱,使得“敌人”无法将抗议活动和“六四”纪念日联系起来,进而利用这种形势来攻击中共领导人。

事实上,对中共来说,让学生离开学校返乡,确实是最安全的,可以通过疏散学生,降低群聚风险。

我们也可以想像,在学生离校返乡后,校方和有关方面,应该还会接着开不少会,重点就是如何关注学生思想动态,如何在以后加强所谓的“思想教育控制”,可能因此还会产生出更多的学生监督员来。

学生抗争 vs六四学潮

那么,现在我们再来看看,这一次的高校学生抗争和33年前的“八九六四”学运有什么不同。可以看到,这一次的学生诉求,只是想解决具体问题,比如回乡的问题,考试的问题,并没有触及到中共体制方面的问题。

有一些人认为,如今的大陆学生,无论如何,也是在中共全面洗脑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所以,和八九学运时的学生们相比,难免更为现实或者是懦弱。不过,也有人从中看到了积极的一面,认为无论最初的诉求多么卑微,或者是多么没有政治远见,却都是令人振奋的,因为现今学生们所面对的,是在极权手段上更有经验、更加无情的独裁政权,所以,只要年轻一代们还具备抗争的意识,就是有希望的,因为,一旦人们开始索求自己与生俱来的权力的时候,他们就在褪去奴性。

事实上,“六四”时民主自由的诉求,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当时,由于“价格双轨制”、官倒、88年通货膨胀,以及社会巨大的不公,导致了学生们的请愿,而在一开始,学生们并没有明确的民主思想和目标,他们跟当下的学生们一样,是不愿意开罪政权的,他们在提出诉求时,甚至都是跪在天安门大会堂前面的。但是,随着中共对绝食学生的无视,对学生诉求的漠然,学生们也越来越意识到,如果中共的体制不改革,什么官倒、什么社会的不公平,都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学生们也是在请愿开始后,逐渐清晰了诉求的目标。

很多曾经历过“六四”的人都回忆说,那时不只是学生,包括知识界、高校老师、记者、个体户、工人,甚至中共各级党政官员,都以不同形式参与了那场学生运动,那时候的北京街头,既是人潮最多的时候,但也是秩序最好的时候。而且,在中共戒严时,北京的市民们,还齐心协力地自发去抵挡军车保护学生。

相信只要经历过八九六四的学生和民众们,他们在回忆当年时,都会免不了有一番感慨。美国前政府的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就表示,当年天安门运动的七个星期里,是中国老百姓,自共产党上台以来最自由、最没有恐惧的七个星期。余茂春还认为,“六四”,堪称是人类历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他认为,中共的政治文化,把很多天经地义的简单事情复杂化,把人性扭曲得畏畏缩缩,大打折扣。而天安门的勇士们,他们展现了人性的真正复归,是对共产党政治人格的勇敢的挑战。

不同的国际形势

大家也知道,在这一场让无数人震动,让中共心惊的历史事件之后,中国突然寂静下来了,多数人不再敢公开谈论那一场学运,而中共,反倒在学生们的热血中,闷声发了大财,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的支持。

中共前外交部长钱其琛,曾经在2003年退休后,写过一本回忆录《外交十记》,书里面就提到,布什对天安门事件给中美关系引起的风波“深感不安”,并派出特使秘密访华,想维护中美关系。

此后,布什还几次给邓小平写信,探讨如何使中美关系正常化。随后,与布什关系密切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出访中国,基辛格也是“六四”大屠杀之后,第一个秘密和北京联系的美国官员。基辛格当时对中共私下保证,这种镇压会“雨过天晴”的,并说他愿意暗中出力,只是要“给他一点时间”,“风向会变的”。

果不其然,经过私下的往来,美国在一年后,无条件延续了中国享有的贸易最惠国待遇,并且在1992年逐步解除了对中共的制裁,还承诺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等。

《纽约时报》曾经刊文说:美国政府的这一态度,让中国在此后多年都确信:西方需要中国,需要中国在地缘政治上的战略合作和中国的巨大市场,不管中国国内人权问题有多糟糕,西方都不会太为难中共,因为“六四”屠杀他们都容忍了。

对于美国的做法,有一些分析认为,当时美国的敌人是苏联,美国希望通过联合中共,对抗苏联。甚至有人认为,如果“六四”发生在1991年以后,可能情况会完全不同,因为那时苏联已经解体。当然,最主要的,我想还是利益为先,在利益面前,民主什么的,也都没有那么闪闪发光了。

不过,我们看到的是,33年后的今天,国际局势大变,一场俄乌战争,终于让美国、欧洲都意识到,中共才是最大的敌人。所以,意识到危机的美国,现在要频频出招来对抗中共。

比如,5月2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访问日本期间,正式推出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包括美国、日本、澳洲、印度等13个国家,而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对抗中共的经济渗透。而那些和中共走得近的国家,像是缅甸、老挝、柬埔寨等,都没有在“印太经济框架”之内。可以看出,“印太经济框架”基本上排斥了中共及其盟友。所以,拜登政府的思路很清晰,就是把对中共心怀戒备的那些印太国家都拉在一起,就是要孤立中共。

同时,可以看到,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共的态度也是越加强硬了。5月23日,拜登在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会面后的新闻会上,在被记者问到如果台湾受到中共攻击,美国是否会保卫台湾时,拜登回答说,“是的”,“这就是我们做出的承诺”。

现在,中共面对国际形势的变化,对自己的政权危机也越来越感到恐惧了,而中共对内的一贯手段,就是镇压和消灭,就像“六四”事件,在过去二、三十年里,中共用尽手段想抹掉大陆人对“六四”的记忆,而现在,也在试图抹掉香港人的记忆。

33年后台湾接棒

2020年、2021年,香港警方都以疫情为由,禁止举办维园烛光晚会。此外,“六四”纪念博物馆也被迫关闭,相关的大学内的纪念性雕塑,也都被拆除。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香港的烛火传到了台湾。今年的“六四”屠杀33周年活动,将会在中正纪念堂民主大道举办,其中最重要的仪式,就是揭幕香港大学“耻辱之柱”的重建版本,这也象征着台湾接过了香港不忘“六四”的火炬。

那么,当年的“六四”精神,在中共执政的中国大陆,真的会就此熄灭吗?还是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它们正孕育在新一代年轻人的心中,蓄势待发?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财商天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03/1757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