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颜纯钩:中共内部从上海开始瓦解(图)

作者:
现在上层恶斗,习李各自搭台唱戏,鹿死谁手还要等二十大。至于中层,人人为保官而不择手段,下层则见缝插针有捞便捞.九千万党员的庞然大物,只是一个层级式的利益链条,现在这个链条正逐一断裂。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执政伦理崩溃,上下开始分解,中共内部体制正在快速滑坡,风暴未至,屋梁已朽,后事如何,不问可知。

上海根本未曾打赢抗疫战,有些上海人欢天喜地庆贺解封,真不知喜从何来?(美联社)

上海解封后,市政府发出一封“感谢信”,传达两个信息,一是上海封城措施,都是上海人自愿安排的,二是居委会采取的强硬措施,都是居委会自把自为,与市政府无关。

封城两个多月,造成数之难尽的人道灾难,现在事情刚过,市政府就急急甩锅,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二千七百万上海人主动把自己关在家里两个多月,饿极了就跳楼,没有地方看病就等死,夜里喊楼要吃饭,上海人为防疫自动囚禁自己,连命都不要了,天底下有这样的人民?

至于说封控措施都是居委会自订,当次生灾难每日不断,上海人呼天抢地时,市政府都去了哪里?明知居委会胡搞,为什么不及时喝止?为什么坐视居委会荼毒人民?

居委会制造的人道灾难,当然都是秉承市政府的意旨,封楼封门、入屋消杀、抓人打人、破门撬锁,所有无人性的封控措施,大部分违反人性,违反中共自订的法律法规,不可能由居委会自把自为。

政策由市政府决定,居委会就要照办,居委会或会过火,但政策之实行有背后大政府的压力。居民的不满与反抗,压力都在居委会身上,上头有压力,底层有骂声,居委会居然都吞下去了,为什么?因为有巨大金钱利益平衡他们的心理。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今日中共官场,已经腐败到什么地步了,官场已经没有基本的伦理,即使是中共自己执政的伦理,也已经荡然无存。

任何政府都需要有一定的伦理关系来维系上下合作。上层做决策,要关顾全局权衡利弊,下层去执行,也有自己的规范与责任,各司其职,各得其所,上下通盘协作,才会有成果。不仅如此,维持一定的内部伦理关系,是政权正常运转的润滑剂,反之上下失和,各行其是,那不但行政效率有问题,还会造成内部纷争,互有心病,互相甩锅。

中共的清零政策,落实到中层官员,有事就问责,某地出现零星个案,先把主要官员撤职查办,以此威慑官员,逼他们变本加厉执行严苛政策。中层官员为保官,只有硬著头皮层层加码,逼底层干部把事情做尽做绝。

底层官员也难为,上面压力下来,不敢不听,但照搬非人性的措施,又让自己站在小区居民的对立面,承受巨大精神压力。

对中层官员的补偿,是听话照办可保住官位,对底层官员的补偿,是封城措施给他们带来发国难财的机会。居委会控制物资分发,利用团购及处理外地援助物资的机会中饱私囊,发得不亦乐乎。居委会饱受市民攻击,却得到金钱实惠,使心理得到平衡。

上海市政府当然知道居委会在发国难财,但疫情罩顶,中央大员坐阵,市政府又怎敢怠慢?要居委会卖力,除了政治压力之外,还有金钱收买,于是市政府默许居委会中饱私囊,这种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官场知,民间也知。

现在疫情减缓,市政府收拾残局,把锅甩给居委会,让居委会孭镬。封控措施是上海人自动实行,次生灾难又都归罪于居委会,上海市政府拍拍屁股走人,又到上头去领功了。

问题是,你需要居委会时,居委会是忠实走狗,你不需要居委会时,居委会是替罪羔羊,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下一次当你又需要居委会卖力时,居委会还会乖乖听话吗?居委会躺平,难道李强要自己到小区封控线上去站岗?

上海根本未曾打赢抗疫战,表面解封,一旦有新症,封控又重来,被恩准外出的,又要为没完没了的核酸检测长久受苦。有些上海人欢天喜地庆贺解封,真不知喜从何来?

上海把疫情压下去,北京正方兴未艾,紧跟着重庆又来了。全中国各大城市轮流封控,到最后,上海又还会再轮上。欲清零永难清零,不共存被逼共存,如此折腾,永无尽头。

现在上层恶斗,习李各自搭台唱戏,鹿死谁手还要等二十大。至于中层,人人为保官而不择手段,下层则见缝插针有捞便捞.九千万党员的庞然大物,只是一个层级式的利益链条,现在这个链条正逐一断裂。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执政伦理崩溃,上下开始分解,中共内部体制正在快速滑坡,风暴未至,屋梁已朽,后事如何,不问可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12/1761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