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颜纯钩:牌坊再好看,婊子还是婊子

—喜欢玩概念游戏的中共,到底在害怕什么?

作者:
联合国在1960年通过决议,要求各国容许属下的殖民地建立独立国家,当时香港与澳门都在名单之内,但中共在1972年要求联合国把香港与澳门从名单中移除,也即是中共并不希望改变香港与澳门的殖民地属性。香港“回归”中国,中共自称“恢复行使香港主权”,既然是“恢复”,即是先前没有,现在才有,那就证明在“回归”之前,是英国行使香港主权,而不是中共,也即香港自鸦片战争以来,就只是英国的殖民地。

中共在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却将香港拖入专制泥沼,香港的国际地位每下愈况。(美联社)

香港政府近期新增中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科”,在香港历史部分,明确表示香港不曾是英国殖民地,英国在香港只是实施“殖民管治”。中共喜欢玩概念游戏,殖民地与殖民管治有什么区别?在殖民地实施的,一定是殖民管治,实施殖民管治的地方,一定是殖民地,你有见过一个实施殖民管治的地方,不是殖民地的吗?

原来,依中共逻辑,如果香港是英国殖民地,英国就拥有香港主权,反之,如果英国只是在香港实行殖民统治,英国就只拥有香港的治权,而不拥有香港主权。

事实是,当初清政府与英国签订条约时,规定“香港岛和九龙半岛永久割让给英国”,“永久割让”是什么意思?就是香港岛和九龙半岛主权永久属于英国所有。如果只是暂时让英国代管,实行殖民统治,那就没有“永久割让”之说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中共建政后,从来没有就香港岛与九龙半岛的主权问题,与英国有过任何交涉,从来没有公开说明香港岛与九龙半岛的主权属于中国,只是暂时让英国代行殖民统治而已。实际上,中共客观上承认香港岛与九龙半岛属于英国的殖民地。

中共“解放”大陆后,要拿下香港九龙,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为利用香港的经济价值,宁肯保留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的属性,直至八十年代中因新界租约即将到期,才被迫解决香港的主权问题。

联合国在1960年通过决议,要求各国容许属下的殖民地建立独立国家,当时香港与澳门都在名单之内,但中共在1972年要求联合国把香港与澳门从名单中移除,也即是中共并不希望改变香港与澳门的殖民地属性。

香港“回归”中国,中共自称“恢复行使香港主权”,既然是“恢复”,即是先前没有,现在才有,那就证明在“回归”之前,是英国行使香港主权,而不是中共,也即香港自鸦片战争以来,就只是英国的殖民地。

直至2020年之前,香港历史博物馆仍旧以“英国殖民地”描述香港地位,即是“回归”后,中共自己也不否认香港曾经的殖民地属性。

更重要的是,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或国际组织企图剥夺中共收回香港主权的权利,不论从法理上,或者实力上,中共都随时可以收回香港主权,但中共从头到尾都没有这个心思。

你不收回香港主权,那就等于你承认不拥有香港主权,就等于你承认香港主权属于英国,也就等于香港是英国殖民地,这个结论既没有违背法理,也符合实际情况。当时不收回香港主权,有实际利害的考虑,承认就是了,何必诸多抵赖,自欺欺人?

中共标榜自己是民族主义者,以民族主义为借口,绑架中国人,强迫中国人为其所用,其实中共只是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毛泽东当面恭维日本首相,说要感谢他们侵略中国,中共的民族主义跑到哪里去了?中共建政次年即同意外蒙古独立,丢失15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1999年江泽民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一项“议定书”,又将东北黑龙江以外1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无偿割让给俄国。中共对自己的国土主权,几曾有一丝珍惜之心?

近日正在读一本新书,是由台湾印刻出版社出版、颜择雅女士主编的《余英时评政治现实》,其中有余先生发表于1997年6月号《二十一世纪》的一篇文章,题为“九七思前想后”,余先生在文章中批判了中共在香港问题上的假仁假义。

余先生指出:“如果民族主义真是中国人在国际事务上的最高行动准则,超过任何其他一切的考虑,那么收回香港决不应迟至今天,尤其不应以一九九七为交接之年。”他又说:“九龙、新界的租借发生在一八九八年,到今年期满,现在交接之年恰恰订在一九九七年,这便是承认一八九八年的租约是合法的。承认了这一点便等于承认在今年六月三十日以前中国一直自甘于丧权辱国的地位。”

“但后世读史者恐怕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一个疑问:为什么这样一种关系民族荣辱的大事,中国方面从来没有主动地争取过,一直等到英方提出续约要求时才作回应,而‘回归’的日期不迟不早,一定要选在九十九年辱国协定期满的一九九七呢?”余先生有此大哉问,不知中共如何回答。

很简单,为利用香港作对外窗口,就要保留香港的殖民地地位,但保留香港的殖民地地位,又与中共标榜的民族主义互相捍挌,为推卸丧权辱国的历史责任,中共便生造一个香港只有殖民统治,而不成其为殖民地的混帐逻辑,以此混淆是非。

说一句不好听的,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正是香港之幸,没有英国的殖民,香港何来国际金融中心,何来亚洲四小龙?相反的,中共在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却将香港拖入专制泥沼,香港的国际地位每下愈况。

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可惜牌坊再好看,婊子还是婊子。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01/1769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