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卢斯达:从头到尾倪匡都想警告将有一场大灾难 但没人理他

作者:

香港作家倪匡在1983年出版的科幻预言小说《追龙》,即是一个东方城市毁灭的比喻。(网络截图)

据资料说,倪匡完成《只限老友》(2005)之后封笔。即如果你1990年出生,倪匡封笔时你才15岁,当时的娱乐也逐渐多元化,青少年不一定锺意阅读,但就算不读 SF小说,倪匡还是以言论家的姿态继续影响下一代人。

倪匡在香港,可能等于北野武之于日本社会:他们总是唱反调。观众又习惯他们这种特殊文化定位。早前东京奥运开幕礼,北野武也是看得很不过瘾,很不满意,公开批评“太沉闷看到睡着”,没怕触碰任何大人物或者国族荣誉感。照闹。

北野武也藉访问发表不少“激语”,例如他说“艺术是一种没出息的东西”、“艺术不是宝,只是脓,当文明长了个脓包,挤出来黏黏的液体就是艺术”、“艺术是毒品”,谈到艺术不是一种高尚活动,反而是不事生产和内卷的结果(大略),“艺术对人的生存毫无帮助,我甚至觉得艺术是一种逆天的行为。”

倪匡也是一向坦言当初写作并不浪漫,而是投稿获采有稿费,然后密密写,再变成全职写,再赚大钱,写作却可在资本主义社会,令人脱贫上流。

如果当写作是业务,就不能玩艺术家慢功出细活、不能等待灵感打救,完全是跟业馀另一种玩法。多年前也读过他一个对于文学类型的“激语”,被问到登大雅的问题,他不讳然自己的作品是流行文学,你可以写更高深的东西,可是它很可能只能私印留给你孙子看(大略),这玩笑式回应背后当然是有其绝对自信,除了小说之外,还有几百个叫座叫好的电影剧本,以及几乎一切的文字类型创作。

外界评价、历史定位,似乎已经不在乎。就算他酒色财气一面资深得很,但另一方面他又是最为无欲则刚。

倪匡语录包括这条:自己虽然是老坑(老人),但不同意老坑立场。人类之所以进步,是因为下一代人不听上一代人的话。(美联社)

由于言行太过反共,倪匡的书很长一段时间不引入,但他的故事太吸引,成了中国很多盗版书最爱抄印对象。他自己也知道中国很多盗版书侵害其权利,但倪匡最终采取“置之不理,鞭长莫及”的躺平应对。能将这巨大潜在利益放在一旁,不是一般人做得到。

倪匡没有太活跃于社交网络世界,但其言论经常成为年轻网民制图传播对象。总而言之,倪匡从来没有对香港的前景有过信心,他甚至早就在64之后、97之前的时空说过:如果当时的香港人民气正盛,也不一起找个出路,将来必定出现“惨剧”(他用这个字)。

《追龙》那一个东方城市毁灭的比喻,很早就在新闻和讯息圈子流传。香港回归后倪匡还是依然故我,现在大家都回顾他的诸多语录,例如这条:2016年他说自己永远支持年轻人,自己虽然是老坑,但不同意老坑立场。人类之所以进步,是因为下一代人不听上一代人的话。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卢斯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06/1771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