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濠仲:自称受北约威胁的俄罗斯从没像乌克兰那么惨

作者:
过去早有许多讯息和画面传出,俄军不只攻击平民的房舍,他们甚至还攻击了学校(很多已改成临时收容所)和医院,就连儿童医院和产房都无法幸免。乌克兰儿童权利和儿童康复顾问赫拉西姆丘克(Daria Herasymchuk)在开战后,每日收取的电子邮件内容,还包括大量关于乌克兰儿童死亡、受伤、逃亡和成为孤儿的统计数据更新,对她来说,这就是一个持续受到惊吓和悲伤的国家写照。

乌克兰多达560万难民中(实际人数应该更高),有约200万是儿童,其中为数不少且沦为孤儿。(美联社)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迄今五个月余,已造成乌东地区天翻地覆改变,不只多个城乡沦为废墟,透过这段时间自愿前往从事人道救济的组织、人员所披露讯息,这场人祸造成的破坏确实比想像还糟。一名前纽约消防人员Mark Shilen自现场担任护理志工两周后,便为外界带回以下画面:

乌东战火地区完全是人间炼狱,教堂被胶合板覆盖,到处是沙袋包围的纪念碑,每个人日常生活随时都垄罩在空袭警报的压力下,还没有被炮火袭击的城市,安全都只是暂时的…

许多非政府组织正帮助顿斯巴受伤的平民移往医院,但乌克兰并非每间医院都还有能力收治伤患,有些人必须即刻被送去其他国家救治,在乌克兰领空已禁止非军用飞机使用下,所有人都要用卡车改装成的简易救护车运送,路途漫长而艰辛,必须横越广阔的农田或小村庄,沿途满是泥泞和岩石,受伤的人在崎岖道路上不断弹跳是相当痛苦的,但从来没有人抱怨…

我(这名纽约消防人员)在利沃夫车站接到了10名老年人,他们每个人都遭到截肢,在这种令人沮丧的时候,假若看到一间民众自主搭盖的临时室外厕所,都能让人感到温暖而有爱心…

俄军平均每个礼拜朝我(纽约消防人员)所在的市中心发射一枚导弹,随时要注意空袭警报响起,我以为有安全的地方,但我错了…

乌克兰东部许多平民房舍也遭到俄军炮火攻击。(美联社)

如果能吃到土豆泥、鸡肉黄瓜沙拉,那就称得上一顿美味的晚餐,而即使是素食,也会在彼此互助的感动气氛下变得很好吃…

我们必须在医疗资源十分拮据的条件下去协助治疗瘫痪、脊柱断裂、下肢麻痹的伤者,有个民众右肩骨折,可能因为细菌感染而引起极度疼痛,我们给他注射5毫克吗啡,这帮助他稍微缓解了不适,但约一个小时后他突然呼吸停止,经抢救才又救活了他,这里每天都要经历这种焦虑的时刻…

燃料在乌克兰成了一个大问题,只能靠配给,(救护车)就算找到可以加油的加油站,最多也只能取走26加仑,任何距离的行动,都必须慎重考虑燃料消耗,以准确计算下一趟车子可以开多远…

一名已婚有一个两岁孩子的民兵,战争前是一名啤酒推销员,战争开始,他加入了志愿防卫部队,在一次战斗中,他遇到了一辆俄罗斯坦克,然后,他的战争就结束了。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得到一名女医师的治疗,没机会见孩子最后一面…

我们(医护志工)用抗生素暂时缓解了一名恐有败血现象的患者,待他身体稳定,我们再从乌克兰出发开车12个小时送他去最近的医院,这趟旅行似乎有点疯狂,一个重伤的人竟然要经历这么远的路程才能得到医治…

(乌克兰战区)对我们(医护志工)来说,是一种空虚的感觉,我觉得我们没有完成使命,即使伤者能处于稳定的状态,但眼前什么事情都是不确定的…

这场战争已造成乌克兰许多无辜孩子的伤亡。(美联社)

除了这名纽约消防员关于乌克兰救援行动的点滴记录,根据联合国估计(此刻很难有精确的数字),在乌克兰多达560万难民中(实际人数应该更高),有约200万是儿童,而在乌克兰东部一所孤儿院,则被拍摄到许多严重受伤的孩子,同一时间,在混乱中走失的小孩早已不计其数。

过去早有许多讯息和画面传出,俄军不只攻击平民的房舍,他们甚至还攻击了学校(很多已改成临时收容所)和医院,就连儿童医院和产房都无法幸免。乌克兰儿童权利和儿童康复顾问赫拉西姆丘克(Daria Herasymchuk)在开战后,每日收取的电子邮件内容,还包括大量关于乌克兰儿童死亡、受伤、逃亡和成为孤儿的统计数据更新,对她来说,这就是一个持续受到惊吓和悲伤的国家写照。

不幸中的大幸,这场战争暂且“局部化”在乌东地区,乌克兰的西半部至今至少还能维持正常生活,餐馆仍挤满了人,孩子也还是可以到公园玩耍,商店库存充足,教堂也都完好如初,广阔的田野依旧平和和从容,在今年2月24日俄军进犯前,基辅周边完全也就是这样一个乌克兰,只要普丁不再下令发出一枪、一弹,他们就可以尽快回到过去的模样,如今当地小孩失踪,大人截肢,又怎会是乌克兰“自找的”,而过去20年普丁掌权下,你能在那个自称受到北约威胁的俄罗斯,找到国境内半寸土地如同当下的乌克兰?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25/1780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