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陈破空:“二十大”的N种方案:习近平进退,政治局常委会重组

作者:
在习近平裸退的方案下,至少又有两种可能:其一,三人出,三人进。即超龄的习近平、栗战书、韩正退出,而升任三人:一个团派加两个习派。其二,三人出、五人进。进入者,一个团派加四个习派,类似于江泽民退休前的布局。此时,李强、陈敏尔、蔡奇、李鸿忠等人可能获得入常机会。当然,也未必是四个习派,也可能出现一个无派无系的中间派,黑马型人物,犹如在十九大入常的赵乐际。

习近平及中共政治局其它常委2022年8月30日共同出席会议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求剑地认为:既然2018年修宪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制,既然去年通过了为习近平量身定做的第三份历史决议,所以他会连任。

中文媒体中,则看法分歧。传统媒体因受到习派暗中施压,所谓“打招呼”,对此话题谨小慎微。但中文自媒体中,大多唱衰习近平连任之路,主要基于习近平内政外交的全盘失败,尤其今年以来,习近平又搞砸了多项大事:力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但俄军却陷入苦战、濒于溃败;极端清零、甚至动辄封城,尤其封锁大上海,砸毁了中国经济火车头;以及,中国经济大滑坡、民众生计困顿、到处呈现烂尾项目……由此认为中共可能换人做,如果这个百年大党还有起码理性和规则的话。

本文盘点习近平进退的四种可能性,以及由此衍生的政治局常委会重组版本。

第一种,连任,并继续担任三个职务,继续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并不设接班人。这意味着:习近平不仅连任,还将长期执政,并可能终身执政。若出现这种情况,是中共党内政治生活极不正常的表现,如笔者前文所述,只能归结为某种形式的政变,至少是柔性政变。实为中共这个百年大党的空前失败。一人成功而全党失败。

第二种,连任,并继续担任三个职务,但设立接班人。这意味着:习近平连任一届,继续当政五年后卸任,到二十一大向接班人交棒。若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因习近平死活要连任,赖着不下;另一方面,是反习派无奈之下,需要打破政治僵局,双方妥协的结果。

第三种,连任,但只连任三个最高职务中的一个或者两个,而让出其中一个或者两个给其他常委。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六种可能的组合。即,他只续任一个职务,就有三种可能;他续任其中两个职务,也有三种可能;总计六种可能。而如果是这种情况,也必然设立接班人。意即,习近平继续担任一个或两个职务,是各派的妥协方案,更是一种过渡性安排、渐进式退位。

第四种,卸任,三个职务同时卸下,像胡锦涛那样全退、裸腿,获得“品德高尚、高风亮节”的评语。若出现这种情况,那必是多数党内高层、多数政治老人团结发力、坚持改革开放路线、反对走回头路、反对极左路线的成果。如笔者前文所述,这才属于正常情况,表明中共仍有一定程度的集体意志、党章原则和法制观念。

对应第一种情况,政治局常委会的重组就极可能是最简单的一种:两出两进。意即,按照七上八下(67岁以下者留任、68岁以上者退休)的党内规则,除习近平(69岁)之外,超龄的两名政治局常委栗战书(72岁)和韩正(68岁)退出;习派和团派各进一人递补。可能的人选,团派:胡春华;习派:丁薛祥。李强或陈敏尔虽也有可能,但成功率下降。

对应第二种情况,接班人极可能是团派人物胡春华,这是各派妥协、派系平衡的预期,如果情况相对正常的话。而政治局常委会的组成,仍可能是上述最简单的那种:两出两进。但如果习近平像江泽民那样,同意只延任个别职务两年,保全颜面后交权,那么,他的接班人也可能是习派的丁薛祥。这将是习近平要价的结果。

对应第三种情况,政治局常委的重组版本就很多,情况复杂得多。可能维持七常委,也可能扩大为九常委,对应其下六种可能性的任何一种,常委分工不同,人数也可能不同。

对应第四种情况,李克强临时接位(汪洋也有一定可能),任期一届。常委会扩大至九人的可能性大增。因为,在此情况下,习近平极可能仿效2002年的江泽民,自己以退为进,提高要价,要求在常委会中安插更多习家军人物,一则稀释新领导人的权力,二则监视新领导人,以此确保自己退位后的人身安全。同时保全自己的颜面,显示自己退休成为政治老人中的一员后,仍能对政局保持影响力。

在习近平裸退的方案下,至少又有两种可能:其一,三人出,三人进。即超龄的习近平、栗战书、韩正退出,而升任三人:一个团派加两个习派。其二,三人出、五人进。进入者,一个团派加四个习派,类似于江泽民退休前的布局。此时,李强、陈敏尔、蔡奇李鸿忠等人可能获得入常机会。当然,也未必是四个习派,也可能出现一个无派无系的中间派,黑马型人物,犹如在十九大入常的赵乐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02/1797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