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苏晓康:“上海帮”比“四人帮”厉害得多/中国的“等死”记录

作者:

【20201003按:习江缠斗,传了好一阵子,尚无底定,否则不会有此庆生。江非要露面,那是告诉天下,我没垮台。此露面也是一种政治宣示:别看习近平得瑟,好像独霸天下,搞定域内,也毒遍世界,他却搞不定“上海帮”,若无什么势力还护着江,习早就将“上海帮”一勺烩了。江还活着,中国人就熬吧,等习收拾他,可是谁来收拾习?】

————————————

“上海帮”经营了二十五年,甚至可以操控一个“儿皇帝”十年之久,而习近平从二○一二年正式上位算起,还不足两年,哪来的实力神速摧毁“上海帮”?

日前跟友人聊天。他说,请你用一句话概括当下中国的情势。我说我不能。他说,是这么一句话:“习近平把江泽民抓起来。”我说,也可能是另外一句呢?例如:“江泽民把习近平暗杀了。”他说当然可能。我又说,你是受了三十八年前那个“粉碎”事件的心理暗示。他说,没错。中国又回到三十八年前。我说,应该说中国三十八年原地踏步嘛。

“粉碎四人帮”的巫魅

一九八八年是个龙年。当时我写过一篇《龙年的悲怆》,发表在上海《文汇》月刊上,我在文中回忆十二年前的那个龙年:

十二年前,陨石坠落,北方塌陷,天崩地裂,苍龙死去,中国人仿佛恰恰在这大灾大难中熬满劫数,获得了解脱。

十二年前的龙年是一九七六年,那年“粉碎四人帮”——我是用朦胧的中国语言“熬满劫数”来描述它,假如今天换一种更清晰的语言再来看它,就会发现许多倒错与巫魅:

第一,这是中国的第一次“等死”记录。若非毛泽东驾崩,不要说华国锋压根儿不敢逮捕“四人帮”,传说中的叶剑英李先念王震等,也压根儿不会有那个胆儿,去策反华国锋。所以,“粉碎四人帮”并非什么“丰功伟绩”,其间也没有一个真的神勇之徒;或者说,全党惧怕毛泽东,到了只敢面对他的僵尸的程度;也因此有人说,其实应该是“五人帮”的。所以中共的制度,唯有随着独裁者的生命结束,而产生变异的可能和机制,此即“人治”,人亡而政废。“等死”等来的,是一个派系博弈的新局面,但也不过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而已。

第二,有时候“等死”也无用,比如一九九七年邓小平死后,他的制度并未发生任何变异,而是被忠实地执行至今。我至今还记得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九日那天,先是陈一咨来电话说,邓在北京已死;随即台北联合报记者欧阳来电话,说北京已戒严;午饭后老陈过来聊天,我们正聊著,欧阳又来电话称新华社已发消息,我打开电视CNN已在报导。老陈立刻要酒,我们“浮一大白”。但是十七年后老陈还是病逝洛杉矶,至死未返乡。

第三,毛与邓,哪个是更彻底的人治?谁比谁更厉害?邓没有毛的“奇理斯玛”魅力,所以他必须修毛堂;毛比邓杀人杀得多,邓比毛摧毁中国更彻底;毛叫穷人怀念他,邓叫富人感恩他;毛洞悉人的恐惧之心,邓利用人的贪婪之心;前三十年是抢劫,后三十年是持枪抢劫,六十年当然是一个整体(凡左派皆持如是观)。肉食者玩弄民意的技巧,大概是中共唯一称得上“政治学”的东西。

第四,一九七六年秋的“大快人心”,鞭炮响彻北京市井,老百姓吆喝螃蟹“三公一母”来下酒,而今回眸这些历史画面,只剩凄凉——中国政治没老百姓啥事儿,大伙儿只有事后乐呵乐呵的份儿。

历史上,别说昏君了,王朝末年常有所谓“老贼”把持朝纲,满朝文武敢怒不敢言的时候。这里只说东汉末年的那个董卓,鸩杀少帝,夜宿龙床,奸淫宫女,肆意屠戮。还是司徒王允,知道吕布与老贼皆好色之徒,设“连环计”,用貂蝉离间其“父子关系”,借“三姓家奴”的方天画戟杀了老贼。《三国演义》说,王允将“董卓尸首号令通衢。卓尸肥胖,看尸军士以火置其脐中为灯,膏流满地。百姓过者,莫不手掷其头,足践其尸。”这跟一九七六年秋北京城里“买蟹下酒”,何其相似乃尔,上千年的历史同构

关于“老贼”

《三国志》则说:“后卓故部曲收所烧者灰,并以一棺棺之,葬于郿。卓坞中金有二三万斤,银八九万斤,珠玉锦绮奇玩杂物皆山崇阜积,不可知数。”而今习近平抓了徐才厚,不是也从他家族的五栋住宅里,抄出价值十六亿的资金财物吗?有趣的是,在济南一幢别墅花园中的一口井底,抄到美元四百八十万、欧元四百万、英镑八十万;在珠海一所别墅卧室中的席梦思床垫内,藏有八千六百五十克黄金。此乃董卓郿坞的微型现代版,又一个同构。

俗话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概因三国讲权谋,但“六四”后易中天的《品三国》,公然在中央电视台开讲,难道是神州早已“人心大坏”,三国权谋不过雕虫小技了?余英时评毛泽东,有一段话很著名,说这个奸雄“熟读历史,但是完全不相信历史上有什么光明磊落的一面。他留心的大概都是权谋机诈一类的东西”、“满眼看去只见到‘脏唐臭汉’”。青年毛泽东曾反复研读的《三国》,如此到了“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程度,中国不是进行了一次“三国权谋”的全民大普及吗?或许是超越文革的“大家都来阴谋一次”,也说不定?那么,政坛彻底失去“光明磊落”、政治变得更凶险,还会奇怪吗?难道,中国不能“政治现代化”、民智的久未开启,是这种“中国小传统”的糟粕大泛滥之故?

但至少,它使我们读不懂今日扑朔迷离的北京政局:

第一,邓小平没有“人亡而政息”,是因为他的接班人江泽民,一口气做了二十五年;虽然邓死前硬生生的插了一个胡锦涛进来,以限制江的任期,但胡做了十年傀儡,令此举无效。哥伦比亚大学汉学家黎安友,曾以十六大江胡交接班顺利,而总结中共“权力更替程式化和制度化”,不啻一种洋人的“雾里看花”,中国学者又看懂了多少?

第二,江泽民能做二十五年,全靠他成功打造了“上海帮”——那是比“四人帮”(不过几个文痞)不知道厉害多少倍的一个集团,这却是邓小平和“八大佬”始料未及的——他们“六四”大开杀戒,原是为了“权力还是掌握在我们后代的手中比较放心”(陈云),但“天安门血迹未干”,需从上海拔擢江泽民来北京顶缸,替他们挽回“合法性”,却不料这厮干得太出色了,“中国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弄到头来,太子党朝他要回这江山社稷,也非易事,这是习近平反贪的“原动力”?

第三,大家都忘了那位“薄二哥”,他曾贬斥习近平是“汉献帝”——被董卓扶为天子的陈留王,这个典故他用得太妙了:江泽民不正是那个董卓吗?薄熙来终于成了被鸩杀的“少帝”,才有习近平今日;但三国里的汉献帝,被董卓及其部署李傕郭汜反复挟持于洛阳道上,会有本事收拾那老贼?

第四,全世界都跌破眼镜:而今汉献帝真是长本事了,他竟然麻利地收拾了李傕(徐才厚)郭汜(周永康),却让董卓安然无恙,而那老贼也并不反扑,天下怎会有这等事情?要么老贼绝不允许习砍掉他的左右臂膀徐周,要么习既捉了徐周,断不能放过老贼。这是最简单的政治,黄口小儿都懂,中国内部却不断释出诸如“下一个大老虎”、“遇刺”、“政变”等诡异传闻,海内外如坠五里雾中⋯⋯。

关于“免死牌”

依照权力结构来看,“上海帮”经营了二十五年,期间甚至可以操控一个“儿皇帝”(用徐才厚看死胡锦涛)十年之久,而习近平从二○一二年正式上位算起,还不足两年,哪来的实力神速摧毁“上海帮”?况且,如今中南海里的汉献帝,若转回当年洛阳城中,乃是被老贼的心腹吕布、李儒(“上海帮”之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群虎环伺;政治局常委的力量对比,比胡锦涛那一届好不到哪里。因此,习近平王岐山之“打大老虎”,似另有两造玄机。

一是“顾命大臣”出山。国内网络上纷传八月北戴河会议,“老同志”宋平代表万里乔石等,怒批江泽民“祸国殃民”。人们一看这帮久违了的“老梆子”,首先要问:这二十五年你们都干啥去了?而他们闲散了这么久依然有一言九鼎的权柄,也令人费解。毛邓两代集权而后嗣虚空,必定会有“顾命大臣”这种角色,先前曾有叶剑英。可是这位“花帅”,非但没有襄助“四人帮”,也未能保护华国锋,乃一负命的“顾命大臣”。

二是所谓“免死牌”。列宁式政党去学“丹书铁卷”那一套,让人只觉得十几亿人都把那清宫戏看得太入迷了。况且,中共的权力争斗历来你死我活,即使“六四”后,被废黜的赵紫阳没有进秦城,也是在家幽禁至死。

但有更要紧的一桩是,这个党早已抛弃“共产主义”,它似乎也不必死守列宁党的陈规旧矩,继承一点“中国传统”未始不是一种机灵。要说江泽民的“免死牌”,不是早已从八大佬那里领取了吗——可以不择手段“把经济搞上去”;稳定江山,就更可以无所顾忌——江泽民想的是,你们野战军开进京师杀人,要我来“挽回合法性”,那是容易的吗?我不要礼义廉耻了,流氓特务黑社会都使上也不管用,所以才重用周永康这种肆无忌惮之徒嘛,但最终还得你们来埋单呀——这不是最大的“免死牌”是什么?习近平凭啥今天来算后帐?可以预料,李鹏是第一个要出来替江泽民掰斥的人,因为这涉及到“镇压的合法性”,所以今日“红二代”要扳倒这老贼,需将李鹏这太子党“一勺烩”了才行。

中国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中都不断流传消息,称“江泽民因膀胱癌去世”。有关消息来自北京301医院。外交部比国新办还要离谱,发言人华春莹罕见地表示她“第一次听到有关消息,无法证实”,那潜台词是:你们知道高层有两派,你叫我找谁去证实?香港媒体多年的经验是:二十四小时不发丧,就是没死人。这是有根据的:毛泽东、邓小平驾崩,中共皆未“隐瞒”,如期发丧。这次江泽民早已过了二十四小时,应该还活着。不是当年叶剑英那样邓下令无论如何不能叫葬礼冲击国庆,医生只好维持,不拔管子,于是花帅又当了两年植物人。问题如旧:全党全国又在等一个人死掉。他死了,才有戏。(编按:江泽民九月二十九日,在香港占中热火朝天之际,在北京和他的江系人马亮相了。)

原载《开放》杂志2014年十月号/20141009转贴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开放》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005/1811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