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钟原:习近平下最严“清零令” 李克强变看客

作者:

2022年11月9日,北京居民排队做病毒核酸检测。

11月10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开会,下达了最严厉的“动态清零”命令,还部署了有关的二十条措施。曾经公开诟病“清零”防疫的李克强已经淡出中共高层,只能在柬埔寨空喊“改革开放”,如今正式成为看客。政治局常委中再也无人敢对“清零”有异议了。

政治局常委内部再无“斗争?”

中共党媒基本每月报导一次政治局会议或集体学习,但政治局常委会议的报导较少,有时会在后续报导中无意透露曾经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议内容。

5个多月前,5月5日,中共上一届政治局常委曾开会,研究疫情防控,称“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坚决克服轻视、无所谓、自以为是等思想”;“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

这样突兀的会议内容,等于曝光了中共政治局常委内部对“清零”防疫的不同看法,还上升到了“斗争”的高度。当时在公开场合直接抨击“清零”极端防疫、反对“一刀切”的政治局常委,唯有李克强;他可能在政治局常委或政治局会议上也会直言,不赞成继续“清零”。这恐怕也是李克强半推半就退休的原因之一。其他政治局常委没人公开不同调,但几乎也没人公开提及“清零”。

5月27日,中共上一届政治局开会,党媒的报导忽然又不提“清零”防疫,似乎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当时“清零”极端防疫措施并未放松,但党媒的调门确实一度被迫降低,甚至北京部分高校学生奋力抗争,还阻止了隔离墙的建设,争取到了自由返家的权利。二十大之前,党媒曾不再突出宣传“清零”防疫,也没有再强调“斗争”,并尽量回避报导各地疫情,更避免提到“封城”的字眼。

李克强等还是政治局常委时,政治局常委会议应该难以取得一致意见,导致党媒的宣传忽高忽低,甚至干脆不报导政治局常委会议。如今,李克强等卸任政治局常委后,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中看来没人对“清零”有任何异议,也无须“斗争”了。

2022年10月23日,中共二十届政治局常委亮相,习近平发表讲话。

新一届政治局常委成摆设

新华社报导11月10日的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议,称习近平主持并发表重要讲话,但通篇报导都没有“习近平指出”、“习近平强调”的讲话内容,而全部是“会议指出”、“会议强调”。应该是新华社把习近平的讲话,直接换成了政治局常委会的表态;就如同10月27日他们去延安时一样,习近平讲党史,其他常委们都点头附和。

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中,李强、赵乐际王沪宁目前都还没有正式职务,丁薛祥把中央书记处书记让给了蔡奇,仍然还是中办主任,李希接任了中纪委书记,但监察委主任还是杨晓渡。他们实际没有关于疫情防控的职权,也无权多言,更不敢多言。

李强应该庆幸离开了上海,今后再出现封城或部分封城的惨况,可以不再烦心了。李希也很庆幸,刚刚卸任广东省委书记不久,疫情就紧随其后,据称很快就有数万人被转运。接任的黄坤明应该自觉倒楣,不但没上去,反而要收拾烂摊子。

蔡奇还在北京,但也不用再管这些棘手事了。失意的陈敏尔应该曾经幻想过调任上海、北京、广东,以保留下一次升迁的机会,估计现在会觉得,这三地的疫情防控最好还是别沾边。

此次政治局常委会议下达了“清零”以来最严厉的一次命令,理由仍然是中国“医疗资源总量不足”,但没有提“清零”以来浪费了多少资源。

会议还要求“完整、准确、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坚定不移”贯彻“动态清零”;并提出了“四早”的要求,称要“以快制快,避免战线扩大、时间延长”;“集中力量打好重点地区疫情歼灭战”。

这一次,中央没有再向地方推责,而是直接下达了具体的命令,各地官员绝对不敢怠慢。命令的措辞也严厉多了,如“采取更为坚决、果断措施”;“决不能等待观望、各行其是”;“在隔离转运、核酸检测、人员流动、医疗服务、疫苗接种、服务保障企业和校园等疫情防控、滞留人员疏解等方面采取更为精准的举措”。

不过,李克强曾经的话被保留。新华社的报导还称,“既要反对不负责任的态度,又要反对和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纠正“层层加码”、“一刀切”等做法。

这大概是中共高层给自己留了一个甩锅的活口,一旦各地出现了民怨沸腾的状况,仍然可以推责地方官员“一刀切”。但报导最后又称,“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充分认识抗疫斗争的复杂性、艰钜性、反复性”,“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极端封闭的种种措施将反复上演,并会继续下去,李克强的“一刀切”被另类使用,但他的“稳经济大盘”估计彻底没戏了。

2022年11月9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柬埔寨金边访问时走过仪仗队。

李克强最后的无奈

李克强虽然还有中共国务院总理的头衔,应该也没有卸掉防疫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职位,但已经不能出现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李克强大概能预料到新的政治局常委们会发出最严厉的“清零”命令,但他不再有发言权了,只能陪着演最后几个月的戏,在无奈中当看客。

李克强11月8日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访问,随后还将参加柬埔寨今年主办的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和东亚峰会。

李克强还有机会对外称“改革开放”,但各国对这样的表态应该不以为意,一个只剩数月任期、淡出中共高层的总理,不会有人真正再把他的话当回事。

相反,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议最新最严厉的“清零”命令,各国将不得不认真对待,任何与中国有关的经贸往来、人员流动都将继续被严重阻碍,而且短期内不会改变,之前的种种猜想彻底破灭了。各国政府、跨国公司都只能寻求规避的方法,还不能只是暂时的应对,而是需要考虑长远的策略。

那些还准备瞄准中国市场的企业,或依托中国大陆供应链的企业,主动撤出应是上策;不只是面对“清零”政策无可奈何,留在中国大陆还随时可能被“共产”,但美其名曰“共同富裕”。现在中共还只是对某些私企重拾“公私合营”的路子,之后若出现直接“没收”或低价“赎买”,应该不算意外。

李克强一再强调的“市场主体”估计维持不了多久,说不定在他正式卸任总理之前,就会看到一些明显迹象。李克强大概不用再担心有人把经济垮塌的黑锅甩给他了,但他内心的无奈却会与日俱增。

同样半推半就退休的汪洋,可能也会庆幸,终于不用再淌浑水,但恐怕也难以安心享受他的退休生活。

凡是还有正常思维的人,对此不但会感到无奈,更会感到担忧。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上任几个星期了,要么参观红色根据地,要么齐声维护核心,要么学习、宣讲二十大报告,至今没有看到干什幺正事,却高调强推“清零”这类的糟心事,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这样的中共新一届领导班子,如何能治理国家?保党更是妄想。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112/1828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