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家:习近平高调外访 难掩中共内外危机

2022年11月15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尼努沙杜瓦出席G20峰会期间举行的粮食和能源安全工作会议。G20会议于11月15日至16日在巴厘岛举行。

中共二十大习近平成功连任,随后高调出访,在印尼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会见多国领导人。中共官媒在国内大造宣传。专家分析认为,习近平在经历二十大权力巩固后,才放心往外走,他把参加国际会议作为给自己权力赋予正当性的仪式,但仍难掩盖内外种种危机。

习近平高调外访 明居正:二十大后他松了口气

据中共官方消息,11月14日上午,习近平抵印尼巴厘岛,当天与美国总统拜登会谈超过3个小时。15、16日举行的G20峰会期间,与多国领导人会面。习11月17日至19日还会赴泰国曼谷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APEC)并对泰国进行访问。

台大政治系名誉教授明居正11月16日对大纪元表示,在疫情爆发之前,习近平本来在外交上非常活跃。他想打造一个所谓大国领袖的形象,一方面就是要做给国内看,也要做给世界看,因为这对他二十大连任有帮助。但是新冠疫情到来,对他的计划打击非常大。

他说,新冠疫情“导致了外贸的萎缩,然后是国内生产的萎缩,他的成绩单就少了一大块,所以他必须在别的地方补,他就说我疫情封控比别人强,他要证明社会主义的确比别人优秀。但是大家慢慢都看出来,其实这是有问题的。不过在中共是不能随便承认错误的。他就必须打肿脸充胖子一路弄下去。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封控让他对人民的掌控可以加强,同时也增强了他对可能的政敌的掌控。”

明居正说,中共的疫情封控,更多是社会控制。现在提出精准封控,就是加强个人化的管控,对全社会的控制达到非常精密的地步,几乎每个人每时每刻的动态都能掌握。

明居正说,在二十大要召开前大概半年到一年,形势对习近平比较紧张,他必须内外都严控,暂时不出国访问,专心对付内部,最突出的就是处理政法系统的问题,抓了孙力军等大批人。他要牢牢把政权掌握,而且在二十大还处理团派,所有势力都强力压制下去之后,拿到了第三任他才松了口气,就开始往外走。

中共二十大后,当局开始敞开国门大搞外交活动。从10月31日起到11月4日,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会见了到访的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巴基斯坦总理夏巴兹、坦桑尼亚总统哈桑和德国总理朔尔茨。

明居正说,习对德国来是求之不得,这等于德国这个大国来求他,做足了面子。然后他再出访。“二十大前有中亚的上合会议,但规模相对比较小,能见度不高,因为大部分是集权国家或是比较小的国家,他真的在意G20的这些会议,这是国际镁光灯聚焦的地方。至少让老百姓觉得,你看咱们大国外交、强国外交。”

中共的媒体借习近平参加这些国际峰会对内大肆宣传。11月14日,习与拜登会面后,中共央视报导说,“习主席给美中关系发展指明方向与轨道”。11月16日,中共新华网发文标题称:“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七次峰会第一阶段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引领全球发展方向”。

但习近平在风光之余,也遇上失分的意外。加拿大总理特鲁多15日在大厅碰到习近平,抓住机会与其交谈了十几分钟,他向习提到中方干预加拿大选举的问题。加拿大外交部随后依照惯例将此向媒体通报,但加拿大现场摄影记者拍摄的视频显示,习近平隔天再次与特鲁多在大厅“偶遇”,习开口责备特鲁多不该将两人的谈话“泄露”给媒体,抱怨说这样做“不合适”,随后他又打断特鲁多的回应。此事引起国际媒体热报。

苏紫云:习连任需要国际认可的表面仪式 外部围堵并未解除

台国防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长苏紫云11月17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二十大之后,习近平参与国际会议,跟许多国家的元首都有会谈,这是因为他的连任需要国际上的认可,间接地让他的权力予以正当化。但除此之外,他没有实质的外交成果。

苏紫云举例说,中共最在意以美国为首的联盟对它的围堵。习近平在和拜登会面之后,中方的新闻稿说美国承诺无意围堵中共,但美国白宫声明里面并没有这番表述。

“中国(中共)向来就有偷换概念的外交习性,拜登说的是他并不寻求与中共冲突,在一些议题上还是会跟中共合作,但是中共就故意解读成不围堵北京的一个承诺了,所以中共的话语,是没有公信力的。”

苏紫云提到,中国芯片关键的制造商长江存储,上月被美国列入“未经核实清单”内,最快下月遭列贸易黑名单。这说明美国围堵中共,在高科技的部分是不会改变的。

美国中期选举持续计票,共和党达到掌控众议院所需的门槛,目前众院少数党领袖的共和党众议员麦卡锡可望成为议长。麦卡锡在选举前就说过,当选议长愿意访问台湾。

苏紫云说,习近平现在是骑虎难下,就台湾问题,之前佩洛西访问台湾,习近平有过度反应,麦卡锡当议长后如果真的访问台湾,中共可能更难应对。是要再来一次军演,还是要拉高或者降低层级?不管它怎么做,都会陷于困境。

苏紫云还表示,习跟韩国总统尹锡悦见面的时候,提出了大数据等等合作,但韩国是不会跟中共在大数据合作的,因为它涉及到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部分。“习近平这次外交的成果很低,只是完成二十大之后在国际上给自己再赋予正当性的仪式而已。”

分析:内部危机因素也没少 新班子更危险

中共二十大前,在严厉的清零政策打击下,中国经济下行严重,上半年全国省份均出现严重财政赤字,失业率持续创新高。

明居正认为,中共二十大后,原来的政权危机问题没有减少。“唯一有可能好转一点的就是国际贸易,国际疫情降了,国际上的需求上升了,对中国的产品需求上升。”

但他认为真实的危机更大,“因为大陆的外企和民企对经济贡献是非常大的,国企是负的。现在为了备战去搞国进民退,经济只会变坏。即便因为疫情趋缓后国际贸易的需求上升,但他搞国进民退,这个部分又抵消了。”

明居正认为,美国和中共已是结构性的对抗,只是经贸关系会改变一些。“你放松的多了,生意就做得多。”

但他说,现在别国和中共做生意,不会把社会资源再像过去一样都摆到大陆,而是一边做生意,同时生产线往外移,“很多台商跟我讲,他们在移生产线。我现在做多少算多少,最后我丢掉不要。”

中共二十大上,李克强、汪洋和刘鹤这些被称为市场派的高官退出政治局,按例到明年两会正式卸任。习近平的亲信李强、丁薛祥、何立峰等人料掌经济实权。

明居正说,“这个领导班子是比较大的问题。第一,经济上是比较薄弱的;第二,所有的人都是习的亲信、马仔,没有人敢说习近平不喜欢的话,没有人会违逆他的意思。一犯错一定非常严重。”

“从内政外交来看,这个班子危险性都更大一点。”他说。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117/1830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