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卓然:别再称凌友诗是“台湾女孩”了

作者:
近三年来,凌友诗卖力宣扬统一论调,果然获得了奖赏,今年变身晋级为人大代表,为了不负党国厚望,她提案要将“一国两制”改为“一国一制”,方案是由中共委派省委书记、省长,军队改编解放军,教材改采中国版本等,一派天真无邪。凌友诗是傻白甜也好,是用打工换宿也罢,爱怎么折腾是她家的事,但称她为“台湾女孩”,我就很有意见。

凌友诗人生四分之三不在台湾度过,国家认同悉听尊便,法律身份则不容和稀泥,任其打着“台湾女生”的旗号,是对台湾上千万女性同胞的羞辱。(图片撷取自中新社)

中国两会如期落幕,习近平也得遂其终身执政的宏愿了。每年三月是中国政治大戏的档期,今年恰逢政府换届,对习近平尤其重要,当然要确保万无一失,几千名两会代表群集北京,煞有其事的完成党妈交付的历史任务,而习近平也以全票当选来证明他的众望所归,兼向全世界展示中国特色的全过程民主制度的优越性。

都说两会是中共政权的橡皮图章,就功能而言,人大代表仍然较政协委员略高一级,毕竟,按照中国宪法,人民代表大会仍然是中国的最高政权机关,虽然多数人搞不清楚,他们究竟是如何被选出来的,但只要他们照表操课,习近平们就可以在未来五年为所欲为,更加理直气壮。

今年习近平获得2952票全数通过,就连普京和金三胖也要称羡不已,而全球数千名媒体工作者,仍然不得不忍受闭环管理的不便,群聚北京见证其加冕典礼,照本宣科的发出钦定的外宣,为了值回旅途开支票价,许多媒体人不得不挖空心思,努力发掘一些花边新闻交差。于是就有了凌友诗及周小平这两枚奇葩的横空出世。

这里不拟浪费笔墨谈周小平关于台独名单的嘴炮提案,但凌友诗却令我如梗在喉,不吐不快。我不知道中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是否拿工资,但估计出席旅费和食宿也是一笔庞大的开支,只要中国百姓没意见,旁人也不多说什么。但媒体报导总该有一些社会责任,大可不必有闻必录,拿无聊的马屁恶心读者,其中又以“台湾女生”凌友诗最令我反胃。

凌友诗成名于2019年,当时她以政协委员身份出席两会,以其嗲声嗲气和花枝招展穿着发言:“我以能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参与国家体制自豪。”媒体纷纷冠之以“台湾女孩”的称号,用来凸出其统战价值,之后被台湾内政部裁罚五十万元,据悉至今未缴。

近三年来,凌友诗卖力宣扬统一论调,果然获得了奖赏,今年变身晋级为人大代表,为了不负党国厚望,她提案要将“一国两制”改为“一国一制”,方案是由中共委派省委书记、省长,军队改编解放军,教材改采中国版本等,一派天真无邪。凌友诗是傻白甜也好,是用打工换宿也罢,爱怎么折腾是她家的事,但称她为“台湾女孩”,我就很有意见。

第一,凌友诗61岁了,即使平均寿命提高很多了,但人一旦已过耳顺之年,还称其为“女孩”,不仅略嫌恶心,也有轻蔑他人智商的嫌疑。

其二,凌友诗61年前出生在台湾,有其时代背景因素,非其所愿,据传十六岁时全家移居香港,并选择香港作为其栖身之地,则是出于自由意志与价值抉择,应该予尊重。

如今已过去四十五个年头,她的人生四分之三不在台湾度过,国家认同可以悉听尊便,法律身份则不容和稀泥,任其打着“台湾女生”的旗号,是对上千万女性同胞的羞辱,吾人以为,内政部应速查其国籍,该注销就注销。至于新闻界,拜托就别再称她为“台湾女孩”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317/1878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