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袁斌:176位医院领导被查与“高干病房不能取消”

作者:
中共现在很缺钱,需要斩一批肥鹅来为自己输血。医药界被养了多年的腐败分子,就是这样的肥鹅。现在该是让他们为党国出血的时候了。中共的算盘算的很精,斩了这批肥鹅,既能为自己输血,又能赚一个反腐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拥有高干病房的北京协和医院,资料照

眼下,一场迄今规模最大的反腐风暴正在席卷整个中国医药行业。

据大陆媒体报道,全国医药领域反腐败正快速向多个细分领域推进,驶入深水区。中纪委和国家监委7月28日召开“开展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会议称要“加大执纪执法力度”,“深入开展医药行业全领域、全链条、全覆盖的系统治理”。

8月以来,每天都有医疗系统官员落马的消息被通报。截至8月12日,全国至少已有176位医院院长、书记被查。

有一些不了解内情的人,看到这么多腐败分子被查很兴奋,乐观的认为这轮反腐将会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的问题。

要我说,讲句玩笑话,这叫想多了!

别看这轮反腐风暴搞得轰轰烈烈的,短期内也可能给老百姓带来一些实惠,但它的真正目地并不是为了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的问题。

不容否认,医药界的严重腐败确实是造成老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的原因,但绝不是唯一的原因,更不是根本的原因。

老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的关键是什么?是中共的医疗体制,是中国医疗资源和医疗费用分配的严重不均,是中共特权阶层对医疗资源和医疗费用的垄断。据世界卫生组织2000年公布的数据,中国大陆卫生分配公平性在全世界191个成员国中排名居第188位,列倒数第4。

2006年9月16日,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曾在第二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披露,大陆卫生总费用只覆盖20%人口的卫生服务;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2003年,中共卫生部第三次卫生服务调查显示,44.8%城镇人口和79.1%的农村人口无任何医疗保障。

而最能够体现中国医疗资源和医疗费用分配严重不均,最能够体现中共特权阶层对医疗资源和医疗费用垄断的是什么?是高干病房!

一个不久前引发怒潮的例子,中共上海市高级法院前书记范祖祥,因为脑部严重损伤成了植物人,在上海瑞金医院ICU病房一住就是4年,光是抢救他一个人就花了近亿人民币。

大陆自媒体“娱乐八卦掌”8月10日刊发的一篇探访高干病房的文章也披露,一位年逾八十的老干部已经无意识了,浑身只有眼睛能转动,在转入高干病房后,每天进行各种插管治疗,维持了五年后去世,每天的各种费用高达10,000元,结算下来这五年里竟然花费了千万元以上。

可见,医药界最大的腐败不是医生受贿拿红包,而是高干病房的特权。医药界真要反腐,真要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的问题,首先就必须取消高干病房。

趁官方高调宣传医药界反腐之际,最近有不少网友就将矛头指向了高干病房这个毒瘤。

网民热传的一个今日头条话题的标题是“网友评论:医疗改革吧,我觉得第一项不是抓人,而是先废除高干病房,你觉得呢?”

网友们纷纷留言:

“废除高干病房,废除特权阶级!”

“医药领域反腐,高干病房能动一下吗?连花清瘟能说一下吗?”

“医疗行业反腐是好事,建议先取消高干病房、取消为少数人服务的专家组,取消差别化就医。”

“高干病房给医疗腐败做出了很坏的榜样。医疗反腐首先应该废除的就是高干病房。”

可面对网民的呼声,党媒新华社却发文赤裸裸的声称“高干病房不能取消”。文章称,“要为劳苦功高的人提供适当的待遇”,因为“这些人为国家和社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而“如果取消了高干病房,就等于剥夺了他们享受特殊待遇的权益,这可能会导致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下降,甚至影响到整个社会的发展和稳定”。可能是觉的文章的内容太露骨了,可能会引发民意的反弹,文章刊出半天后又被删除。

文章虽然删除了,但亮出的观点却足以表明,中共绝不会也绝不可能取消高干病房,绝不会也绝不可能取消特权阶层对医疗资源和医疗费用的垄断。既然如此,当下的医药界反腐又怎么可能真正解决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的问题呢?!

既然不是为了解决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的问题,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中共如此大张旗鼓的在医药界反腐又是为了什么呢?目地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钱袋子——不是老百姓的钱袋子,而是它自己的钱袋子。

说的形象点,中共现在很缺钱,需要斩一批肥鹅来为自己输血。医药界被养了多年的腐败分子,就是这样的肥鹅。现在该是让他们为党国出血的时候了。中共的算盘算的很精,斩了这批肥鹅,既能为自己输血,又能赚一个反腐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15/1941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