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财政危机下 江苏多家国企不再为政府举债融资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2月份估算,中国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已暴涨至66万亿元人民币。图为中国银行江苏连云港分行一名工作人员在点钞。

目前,中共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已高达66万亿元人民币。对于巨大的地方债务,中共当局曾表态“谁家的孩子谁抱”。近期,江苏省多地国企、城投平台宣布退出政府融资平台,承诺企业自负盈亏,后续举借的债务,政府不承担任何偿债责任,引发关注。

9月12日,据江苏省邳州市政府官网消息,邳州市交通工程有限公司、邳州市远通公共交通运输有限公司发布市场化转型说明,两家企业表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已清偿完毕,今后不再承担公益性项目融资职能,承诺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9月4日,江阴市政府发布《关于部分公司市场化转型的公告》称,江阴市月城镇投资有限公司、江阴新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自公告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

以上两家退出政府融资平台的企业均为江苏省江阴市国有企业,且后者在企业预警通统计口径下,为城投子公司。而此情况并非孤例。

8月22日,江苏省盱眙县天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官网称,集团下属子公司江苏天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5家已转型为市场化运作的国有企业,自公告发布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政府举债融资职能,转型后的国有企业开展市场化经营、自负盈亏。

同日,江苏淮安新城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淮安生态新城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现转型为市场化运行主体,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公司转型后开展市场化经营、自负盈亏,后续举借的债务,政府不承担任何偿债责任。

在企业预警通统计口径下,盱眙县天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淮安新城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均为城投公司。

澎湃新闻报导,8月15日,江苏省溧阳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消息,根据当局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的要求,该集团旗下的11家企业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政府举债融资职能。

此外,淮安市涟水县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8月18日发布国有企业市场化转型公告,根据公告,涟水丙辰工程养护有限公司、涟水机场物流有限公司、涟水县红日港务有限公司转型为市场化运行主体,自公告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作为独立市场主体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江苏省地方政府及国有企业年内发布类似的公告有十余条,涉及的“退平台”国有企业不少于40家,其中大多数存在城投背景。

据报导,在1994年的《预算法》下,中共地方政府没有举债能力,于是地方政府开始在当地建立专门的融资平台,也常指城投公司,负责相关业务,以规避预算法对地方政府举债的约束。2014年修订通过的新《预算法》实施以后,地方政府发债主体地位被明确。

自从2019年起,中共当局多次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政府“勒紧腰带”,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2022年10月,当局在通报中央及地方的“三公经费”情况时,曾八次提到“过紧日子”。

今年3月1日,在中共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部长刘昆称“坚持党政机关过紧日子不动摇”。他介绍,中央部门带头严格支出管理,一般性支出连续四年压减。

刘昆还强调,“政府过紧日子不是短期应对措施,而是应该长期坚持的方针政策。”

同时,中共财政部官网披露的一份提案答复也针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明确,要坚持中央不救助原则,做到“谁家的孩子谁抱”。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2月份估算,中共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暴涨,已从去年的57万亿增加至66万亿元人民币,约9.5万亿美元,至少占中国总债务的一半。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913/1953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