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从共同富裕到遍地失业 中共社会契约在溃败

从“共同富裕”到遍地失业,中共社会契约的溃败相已到表面。

中国2.96亿农民工面临薪资增长放缓,应届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难,城市中产阶级在房地产崩盘中损失惨重,富人因当局对互联网、金融和医疗行业的打击而步履蹒跚。

中共的国家安全法规令外企感到担忧,许多公司已停止投资。

但是中共依旧称,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过去,共产党允许给老百姓赚钱的机会,以换取对他们政治自由的不闻不问。但现在,中共“社会契约”已经从过去的经济增长和机遇,转变为对安全和“美好生活”的模糊承诺。

金融时报》报道说,一名在北京打工的周姓男子表示:“我不知道经济衰退该怪谁,但我只知道,今年的经济真的很糟糕。到处在裁员。”

他的工作是伪造假的现金流为陷入困境的小企业主设立空壳公司,然后这些小企业主利用空壳公司借新债、还旧债。

但即使这个原以为适合经济低迷期的发展业务,也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拖累。上个月,周的收入下降到只有去年水平的一小部分。他现在打算回河南老家,卖有机鸡蛋

中国大陆生产率下降、进出口双跌、失业率增高、债务危机加剧、经济环境恶化、外资纷纷撤离等一系列问题,导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Johannes Eisele/AFP)

中共失去民心强加社会契约给中国人

《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评论说,自1989年六四以来,

中共一直在实施一种不成文的社会契约,即政府向人们提供大体稳定生活,作为交换,人民必须付出政治自由的代价。在胡锦涛时代的契约是,我不折腾你,你过你的岁月静好,我决定你是否拥有,或拥有多少言论出版结社等政治权利。

习近平执政十年以来,在内外因素作用下,老百姓既无财可发,也没有岁月静好。尤其三年清零,不仅让人民丧失最基本的人身自由,老百姓日常生活处处受到控制。

自由亚洲一篇评论强调说,中共和中国人民之间的社会契约是被中共强加的,是人民不得不做的一种妥协。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中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告诉《金融时报》,这一契约“已经受到破坏,不仅是因为中国的旧发展模式不再真正奏效,还因为政府自己没有解决问题。从根本上说,这是一个信任问题”。

从共同富裕到遍地失业

习近平在2021年8月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上发表关于“共同富裕”的讲话,他说,干部必须“坚决反对资本的无限制扩张”,“坚持公共部门的主导地位”,同时也要以某种方式调动“企业家的热情”。

这些讲话宣布了过去的改革计划已成泡影。北京修订了《反垄断法》,遏制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并对教育行业实施了一系列监管措施。

习近平迎来第三个任期后,在新的幕僚下对中国经济进行了严厉打击。

这些措施削弱了行业的发展潜力以及提供就业的能力。随着企业裁员,年轻人更难找到工作。

今年8月,中共政府公布了一项令人震惊的数据,在16岁至24岁的中国公民中,城镇失业率达到了创纪录的21.3%。随后,当局迅速决定暂停公布城镇青年失业率数据。

最新的消息是,当局正将目光从房地产业转向金融业,以根除腐败。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习近平在9月份开会时明确表示,希望不遗余力地整顿中国房地产行业,即便拖累整体经济增长,也要将反腐进行到底。

反腐通常是党内清理异己的一种说法。

经济压力正带来中国社会更多的摩擦。随着人们寻找避风港,资金正加速逃离。公众对于官员腐败问题普遍感到愤怒,中产阶层的愤怒情绪也在加剧。白纸运动四通桥勇士等公民抗暴活动开始爆发。

中共外汇管理局周五称,第三季中国国际收支中直接投资负债减少118亿美元。这是自1998年有记录以来,这一对华外国投资指标首次出现负值。

国际投资移民公司指出,中国今年将有1.35万名可投资财富超过100万美元以上高净值人士移民。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中国分析中心研究员牛犇(Neil Thomas)告诉《金融时报》:“习近平的经济政策的悲剧在于,他发现了一些中国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却走错了路。”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04/1973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