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习拜会前 中美各自使尽招数 内幕曝光

从对知情人士的采访来看,在习近平拜登最终坐到谈判桌之前,中美双方似乎都使出了各种招数以占上风。

在筹备习拜会的时间只剩下几周的时候,中国官员提出一个计划:如果习近平同意会面,他首先想和美国的商界领袖们共进晚宴。

白宫方面拒绝了这个计划。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上个月对中国官员说,考虑到很多矛盾还需要解决,习近平应该先和拜登会面,然后再和企业CEO见面。中国政府让步了,晚宴改在峰会之后。

拜登和习近平周三将在旧金山湾区举行一年来首次面对面会谈,双方都表示希望弥合分歧,缓和对抗。为了最终坐到谈判桌上,双方似乎都使出了故意让对手难堪的招数。

从针对中美现任和前任官员、外交事务专家和其他了解峰会商讨情况的人士的采访来看,通往习拜会的路途上充满了外交上的冒犯与博弈,其间穿插着怠慢、取消会面,撤回橄榄枝等动作。

“每次我们和中国召开峰会,双方都要争论谁占上风,”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印太项目负责人Bonnie Glaser说。“双方都这么做。”

例如,习近平就曾几周不接拜登电话,此前美国击落一枚疑似中国间谍气球,震惊了北京方面,拜登随后表示愿意和习近平对话。

气球事件发生后,拜登和习近平再没有通过话。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访问北京的计划也因此搁浅。

今年6月份,布林肯飞赴北京,试图重整对华关系,并且见到了习近平。但在中国官媒的报道中,布林肯更像是一个乞求者,在人民大会堂里,他被安排坐在一张长桌子的边上,而不是像他的前任那样坐在习近平的身边。

美国官员说,就在布林肯访华前后,中国黑客侵入了布林肯的高级助手还有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非机密电邮账户。

在这场干系重大的峰会前发生的这些龃龉和手段,让双方解决全球问题所必不可少的善意大打折扣,也给美中关系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

美国和中国都试图重塑全球秩序,这条对抗之路不太可能因为周三的峰会而改道。

即使两国关系缓和,也会因为国内的政治形势而复杂化。官员们称,拜登政府在和中国接触的时候,还要提防国会里的共和党人和其他对华怀疑派的指责。而习近平已明确指出中国应和美国有同等地位,过于热衷地与美国接触会损害到他在国内有系统地打造的强人形象。

拜登和习近平都不想看到美中竞争演变为冲突。从欧洲到澳大利亚的美国盟友也希望华盛顿方面处理好同北京的紧张关系,这些盟友是拜登政府制约中国的战略核心。

拜登政府似乎有望在这次峰会上取得一些实质性的胜利。据美国官员称,两国政府正朝恢复军方接触迈进,去年两国的军方接触因为美国支持台湾而被中国政府愤怒地叫停。两国还讨论了联合制止芬太尼贩运的问题,墨西哥贩毒集团利用来自中国的这类化学品生产阿片类药物。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上个月在华盛顿会见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图片来源:SAUL LOEB/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习近平试图让美国就台湾问题做出保证,中国敦促美国管好抵制两岸统一的台湾领导人。如果习拜会顺利召开,至少可能让习近平暂时避免美国加码对中国的技术转让限制,并重振外国投资者对陷入困境的中国经济的信心。眼下中国经济正因为债务问题和习近平的“国进民退”倾向而承受压力。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习近平还想争取时间,做强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在大国竞争中最终胜出。习近平与发动俄乌战争的俄罗斯结盟遭到了西方阵营的抵制,而美国又如此迅速地强化了对抗中国的同盟体,这些都让习近平感到意外,这个时候战术性地缓和一下中美关系,符合中国的利益。

在最近发表的评论文章中,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对美国使用了不同寻常的带有和解意味的语气,称期待双边关系“稳下来、好起来而不是滑向冲突对抗。”

“现在可以对美国人态度好一点,”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曾在奥巴马(Obama)政府担任高级国家安全官员的Evan Medeiros说。“但这是结构性的关系恶化背景下的一种周期性回暖。”

今年年初,双方都认为11月份由美国主办的亚太领导人年度会议将是举行习拜会的一个好时机。这很可能是明年美国总统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峰会,意味着防止两国关系螺旋式恶化的机会正在迅速缩小。

7月,美国前国务卿、百岁老人基辛格在北京会见了王毅。图片来源:ZHAI JIANLAN/XINHUA/ASSOCIATED PRESS

尽管如此,北京方面仍故作冷淡,并且使出了与美国人打交道的老办法:透过与中国有渊源并在华盛顿有一定影响力的商界或政界老人同美国接触。

北京方面找了有中国人民老朋友之称的莫里斯·格林伯格(Maurice"Hank" Greenberg)。据知情人士透露,98岁高龄的格林伯格原准备6月份前往北京与习近平会面,为此中方还专门安排了救护车、医生和护士。

后来格林伯格因为日程问题推迟了行期,但这些准备并没有白费,因为美国前国务卿、百岁老人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来了,他在7月份赴北京与习近平会晤。

中共外交部的一位高级官员最终在今年夏天前往华盛顿为中美峰会铺路。但随后他的上司,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却没有按计划赴美参加9月份的后续会晤。

据一位参与此事的美国官员透露,王毅没来的原因是“筹码”问题。

华为的手机内置了一枚国产芯片,在美国限制对华技术出口的情况,外界本以为中国制造不出这种芯片。图片来源: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除布林肯外,拜登还接连派遣其他高级别政府官员前往北京,试图展现美方的谈判诚意。但这些官员都没有在经济制裁、技术控制或其他问题上做出让步,据一些官员们说,这是美国有意为之。此举让中国不快。

雷蒙多8月份到访北京时,从2019年起就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中国通讯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展示了一款售价900多美元的新智能手机,这款手机内置了一枚国产芯片,在美国限制对华技术出口的情况,外界本以为中国制造不出这种芯片。

在国内,这款手机被普遍视为中国克服美国制裁的一项技术性胜利。华为恰好在雷蒙多访华的同一周发布了这款手机,而几天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强刚刚会见了华为创始人。

拥有几十年中国事务经验的商业顾问薄迈伦(Myron Brilliant)在9月份访问中国时得到开放式的待遇,在结束与高级经济和外交政策官员的会议后,他带来了可能召开峰会的信息。

薄迈伦说:“首要问题是,他们不想看到拜登让习近平难堪”。薄迈伦曾在美国全美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负责国际事务,现在是Dentons Global Advisors的高级顾问。“在我离开北京时,我觉得美国高层的访问缓解了紧张局势,但没有真正起到实质性的推动作用。”

美国政府还在做让中国不高兴的事情,阻止美国对中国尖端技术的投资并加强对半导体的控制。这些行动中方的峰会筹备者感到担忧,如果美国在习近平访美前后宣布这类行动,中国政府可能颜面尽失。

美国官员表示,尽管美国政府很希望举行中美峰会,但中共领导人应该把这看作是两国竞争的一部分。“我们可以一边谈判一边竞争,”一名官员说。“谈判也符合中方利益。”

当中国外长王毅最终在10月底前往华盛顿时,由于担心美国会采取更具惩罚性的行动,例如对台军售或制裁一家中国知名企业,北京方面没有毫无保留地批准召开峰会。

“我们已经告诉美方,我们需要一段和平时期,”一位中国官员说。“而美国人的回答是,‘多久?一周、两周,还是一个月?’”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13/1977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