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奇葩中共国 锅还没买到,饼已经画好了

这两天,有郑州市民跟媒体反映,说自己生了二胎按照政策去领补贴,但遇到了找谁谁不管的问题。

左腿和右腿,究竟该先迈哪一边?

这两天,有郑州市民跟媒体反映,说自己生了二胎按照政策去领补贴,但遇到了找谁谁不管的问题。

郑州市是在今年9月1日才发的文件,号称是投入“真金白银”实施育儿补贴制度:

让更多家庭“想生、敢生、愿生”。

按照标准,对新生儿入户当地的一孩、二孩、三孩及以上家庭,分别一次性发放2000元、5000元、15000元的育儿补贴。

满打满算,两口子生满三胎,足足能领到:

2.2万元的补贴。

郑州不是第一个掏钱补贴生孩子的城市,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今年5月底时全国已经有29个地区出台了育儿补贴措施。

对于这类生育补贴政策,网上的讨论基本集中在两点:

一个是“患寡”,这么仨瓜俩枣的就想让人生三胎,这不就是兰博基尼5元代金券吗?

另一个是“患不均”,为什么各地补贴,大多冲着二胎三胎招呼?没有“一”哪儿来的“二、三”啊?

说一千道一万,有总比过去没有强,但事情最怕的就是,开始说了有,事到临头又说暂时没有。

毕竟你生都生了,孩子还能往回塞吗?

反正孩子又不能烂尾,不是吗?

1

新闻里提到,这位市民领取二胎补贴的时候,先后跑了街道办、辖区派出所和市卫健委。

街道办的意思是,政策确实有,但上边没拨钱。卫健委的回复干脆是:

还需要再等等。

别总再等等啊,这孩子都生出来了,总不能让集齐十个再来兑换吧?

按报道的说法,这类问题并非个例,有多个郑州新生儿家庭,在当地生育补贴明文发布两个多月后:

各有关部门谁也说不清,这笔钱到哪儿去领、怎么领。

当地卫健委工作人员后续的回应是,配套实施细则没有出台,出台时间尚不确定:

因为这里面不仅仅牵涉到一个申请,还牵涉到资金的来源。

闹了半天,这边二胎三胎落实了,但那边钱还没落实。

不是,咱们要是玩不起,当初完全可以不玩,现在问题是有人真的信了啊。

斯基去郑州卫健委的官网上翻了下,确实有育儿补贴的实施细则,但目前还在征求意见阶段,到本月底才结束。

工作人员在回应时,完全可以给个明确的时间表,让大家稍安勿躁,毕竟十月怀胎都等过来了。

而不是拿一句“资金的来源”让大家提心吊胆,在网上引发这么大关注。

当然,要是透露的是实情那就另说了。

在生育补贴这件事上,不能总是拖延推诿,要表态更要表率,因为钱还不是这类问题的核心,毕竟不会真的有人:

冲着你这点补贴,才去铤而走险要的三胎。

2

钱还不是问题的全部,郑州当地鼓励生育的政策里其实不止有真金白银。

还包含了夫妻双方的育儿假、女职工可申请一年产假等规定,从政策设计上来看,的确尽善尽美。

但这些育儿福利,在现实中都因为缺乏实操流程,导致四处碰壁。

作为弱势一方的劳动者,哪有和单位协商一年产假的底气呢?

如果仅仅是补贴资金需要等待协调,大伙儿倒也能够理解,问题是大伙儿自己抚养孩子的条件,也没能有多大改善。

如果一张奖券在兑现环节落了空,那么下一场游戏,商家就要花费更大的获客成本。

如果一项政策只有鼓励而没有配套的监督和执行,那就只能是博古架上华丽精巧的摆件,终难成为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今年2月时,郑州公布了当地2022年的人口数据,全市常住人口1282.8万人,当年全市的出生人口只有9.8万。

前后计算下来,当地年度自然增长率为2.89‰,跟2021年相比下降了0.88个千分点。

这是郑州一地的数据,作为户籍人口第一大省的河南也有数据。

前段时间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2023》,公布了31个省份的人口数据。

里面提到,2022年有20个省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比上一年增加7个,河南省就在这新增的7个里面。

去年河南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08‰,当地统计局数据显示,与2021年相比,全省出生人口减少了6万人,出生率下降0.58个千分点。

人口自然增长率62年来(自1961年开始)首次出现负增长。

旁边的安徽省,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还有5.99‰,去年已经转负为-0.93‰了。

过去总说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出生人口走低不用怕,有中西部内陆地区撑起,现在看来,连内陆高生育地区能撑多久也成了问题。

我们总说,数据是抽象的现实,但终究会反过来侵蚀现实。

现实就是,一些地区在已经明文发布的生育补贴政策上,还能打太极、踢皮球、等通知。

斯基记得科学杂志上讲过,雪崩的速度最高能到30米每秒,人靠跑是来不及躲的。

我们不能一边看着远方撼天动地的景象,一边还在原地喋喋不休地争论:

左腿和右腿,究竟该先迈哪一边?

3

至于大伙儿争论的焦点,补贴应该倾向一胎还是多胎,其实也有数据映衬。

根据上月刚公布的统计公报,去年出生人口956万人,二孩、三孩合计占比近54%,算下来一孩441万人。

近6年来一孩出生数量降幅达到51.3%。

这是眼前困扰,当然也有未来的烦恼。

还是统计年鉴里的数据,去年初婚人数1052万人,这也是多年来初婚人数首次低于1100万人。

初婚人数2013年是高峰,当年达到了2385.96万人,9年时间里,初婚人数下降了55.9%。

作为传统的东方大国,咱们这里婚姻总体上是生育的前置环节。

如果这个前置环节出现了问题,后面关于生育的话题谈了也白谈。

因此也有不少专家建议,各地鼓励生育的措施要前置,不能总盯着二孩三孩。

但郑州这次的状况却透露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连二孩三孩补贴,还在讨论资金的来源。

斯基记得有个段子,是形容我们在一些事的表现上,就像要拯救一个溺水者,却先让所有医院专家在岸边开病情研讨会。

给出的方案大到开颅手术,小到西药内服,中药外敷。就是没有专家提出:

先把人从河里捞上来。

斯基觉得,并非专家没有意识到捞人的紧迫性,但捞人毕竟是个系统性的工程,具体来说涉及两个方面:

一个是,打捞是需要费救生圈的,谁来出这个救生圈?

另一个是,捞上来就要真的救了,救不好的话这个责任算谁的?

4

有网友建议,郑州真想抓生育率,其实大可不必搞这些花团锦簇的事。

把承诺的保交楼工作做好,让烂尾楼业主们有个好点的结局,比别的什么都强。

这话让斯基想起,这几天因为追责烂尾楼而成为热搜常客的亮亮丽君夫妇。

当年有媒体采访了他们的事情,给文章起标题叫:

《那对眼里有光又消失了的郑州小夫妻》

斯基也是看奥特曼长大的,是相信光的,怎么他们两口子的光,好端端地消失了?

这对小两口像时下多数的年轻人一样,读书、毕业、工作、结婚、买房、生育。

他们的人生轨迹在长辈们眼里,绝对称得上听话懂事、按部就班。

他们是如何被生活温柔以待的?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老斯基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24/198199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