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辱习成风 传北京建“护习”专班

中共党魁习近平近年经常成为海内外舆论暗讽、批评及公开调侃的对象,当局对此大加整肃的消息也不时见诸报导。有消息说,北京有护卫习近平形象的专门队伍。据逃出大陆的异见人士透露,在当局看来,批评习近平,比批中共问题还严重。

图为中南海的中共安全人员,资料照。(Jim Bourg/POOL/AFP)

中共党魁习近平近年经常成为海内外舆论暗讽、批评及公开调侃的对象,当局对此大加整肃的消息也不时见诸报导。有消息说,北京有护卫习近平形象的专门队伍。据逃出大陆的异见人士透露,在当局看来,批评习近平,比批中共问题还严重。

传北京有“护习”专班知情人:批习比批中共麻烦大

近日有不便具名的消息源向大纪元爆料说,北京有护卫习近平形象的专班,或称特别小组。但未知是否中央和地方都有。工作专班,又称“专班”制度,是中共治下行政体系的一种独有制度,与“跨部门工作小组”类似。中共官媒称,它就是为了推进某项工作而特意组建的班子。大纪元无法确认有关“护习”专班的说法,但也有另一消息似乎可以佐证。

流亡加拿大的异议人士陈思明1月2日对大纪元表示,批习比批评中共更能触怒当局:“前几年我在国内批评中共或者是政府官员还不要紧,但如果是批评习近平,公安就会有立即而强烈的反应。他们马上就会找我。”

华裔学者李恒青1月4日对大纪元表示,他没听说过维护习的形象还有个专班,但是保护习近平的形象,的确已经成为中共高级干部工作的核心问题之一。

“从习近平上台以后就开始搞看齐意识,就是向他看齐,然后搞两个维护,也是讲要维护习近平。你要是形象很好,还用得着维护吗?不用。”

李恒青说,后来又提出“两个确立”,要确立习近平是中共的领导核心,确立习近平思想的指导地位。之后大小官员反复讲“两个确立”。

“不清楚是否习主动要求做,反正现在溜须拍马的人太多了,争相帮习包装,贻笑大方。你七十多岁了,还要去搞两个确立,无非就是怕自己下台后会被清算。”

就当局把反习看得比反共还重,李恒青说,反过来说,是因为现在中国大多数人都希望习下台,中国才有可能出现变化。但是必须认识一点,共产党也必须下台,没有了共产党,中国才会更好。

“实际上习近平也是这个体制里出来的,如果不改变这个体制,就算习近平下来,上来的是张近平,李近平,王近平。”

分析:讽习辱习成风习遭遇空前危机

习近平一上台就在官场禁止“妄议中央”。中共日前修订了被网民称为“帮规”的纪律处分条例,首度写入对党员阅读禁书的处理规定,私自携带、私下阅读有“严重政治问题”的作品,严重者会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职务。所谓“严重政治问题”,重点是“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或者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等等。

知名房产商任志强2020年被抓,是因讽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最近卷入疑似反习风波,遭删文和清空微博的财新网创办人胡舒立,前几年也曾暗讽习是“猪头”。

在网络上,中共现在对于习近平禁忌的注重超出人们想像。根据之前一个墙内网站泄漏的数据库,和习近平本人直接相关的敏感词起码有2,000个。

“辱包”是在网络上风行了颇有一阵的政治迷因。墙外恶搞、讽刺、侮辱习近平的作品层出不穷。

大纪元去年报导,来自香港的少年易碎君(化名),是“易碎片编年史”的油管博主。他从14岁左右开始做“乳包”(辱包)视频。15岁时因制作“辱包”(恶搞习近平)视频遭香港国安处警察上门带走调查,警方抓他的罪名是煽动罪。他16岁时润走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去年万圣节期间,上海年轻人扮演成“小熊维尼”、“习皇帝”,还有人头戴监控镜头模型,暗讽无处不在的监控系统,后传出遭到中共政府秋后算账。

自由亚洲电台去年3月报导,身在美国的一位华人“宁宁”在入睡之前突然接到家人的越洋电话。在中国的父亲向他求证,美国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其中一个声援中国异议人士的连署书是否为他发起,要他设法删除或者修改连署。宁宁透露,国保曾经表示,因为该请愿书内容包含批评习近平的文字,这个举动被视为“国家安全的重大事件”。

前北京律师、民阵加拿大主席赖建平1月3日对大纪元表示,现代所有的专制统治者,他都需要为自己涂脂抹粉,为自己塑造合法性,同时还要动用所谓法律来打击对他的形象有任何不利的人士。因此他就必须要有一群太监式的人马专门来做这个工作。“他也知道党内外、国内外没有几个人真正的服他。”

赖建平认为,国内外讽习辱习成风,现在习近平到了必须靠强力机制,像“专班”之类来保护他的形像的地步,说明其执政遭遇空前的危机。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04/1999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