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红海航运危机!船班延误成本上升 中国出口商叫苦

对于中国商人韩昌明(Han Changming,音译)来说,红海货运的中断正在威胁他在东部省分福建省的贸易公司生存。

对于中国商人韩昌明(Han Changming,音译)来说,红海货运的中断正在威胁他在东部省分福建省的贸易公司生存。

▲也门叛军青年运动(Houthi)自去年12月不断攻击红海船只,导致货运成本升高。(图/中央社)

向非洲出口中国制汽车并从欧洲进口越野车的韩昌明告诉路透社,也门叛军“青年运动”(Houthi)自去年12月升高攻击红海船只的力度后,将一个货柜运往欧洲的成本已从3000美元飙升到约7000美元。

韩昌明说:“这些航运中断已经抹去我们原本已经微薄的利润。”他说,航运保险费上涨也损害他在2016年创立的福州韩昌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红海是世界上最繁忙航线之一,红海航线的中断,暴露中国依赖出口的经济在供应短缺和外部需求冲击下的脆弱性。

总部位于美国的BDI家具等一些公司说,他们更多地依赖土耳其和越南等地的工厂出货,来减轻红海航运中断的影响。这类似于西方国家最近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中减少对中国依赖的作法。

中国目前面临的危险是,其他公司将效仿并重新评估其去风险战略,可能选择将产线转移到离企业总部更近的地方;这种方法被称为“近岸外包(near-shoring)”。

向欧洲出口中国制机械零件的IC Trade公司创办人卡斯提里(Marco Castelli)说:“如果近岸外包是一种未来走向,那可能以后就会这样发展,全球整个制造机制将会重新调整。一些(公司)也可能考虑将更多产线转移到印度,因为印度离欧洲比较近,可以缩短一周的船期。公司必须重新评估一切。”

红海航运的进一步破坏将给面临困境的中国经济带来压力;中国经济正在应对房地产危机、消费者需求疲软、人口萎缩和全球经济成长低迷。

令一些企业更加痛苦的是,这些中断发生在许多企业在2月农历新年之前因应物流挑战之际,到时候约有3亿工人休假,中国几乎所有工厂都放假停工,导致在前几周抢著将货物交付运输。

亚洲商船从亚洲走红海经苏伊士运河到欧洲最为便捷,船只如果改道绕行好望角,会使船期增加两周,从而降低全球货柜运输能力并破坏供应链,因为船只返回港口重新装载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可能意味着原定于4月或5月到达西方货架的商品将延误。根据产业研究公司BMI的说法,一些物流公司已经通报中国宁波舟山港货柜短缺;按货物吨位计算,该港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20/2006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