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喻培耘:中共国远远不是一个正常国家

中国远不是⼀个正常国家

⼏⼗年来,中国的⼀个⾄⼤问题,就 是它从来没有⼀天正常过。⽑时代的 ⾮正常,⼈神共知,⼈神共愤。⽽当 下的中国,亦远不是⼀个正常国家。 换⾔之,当下的中国,其实是⼀个很不正常的国家。这,不仅是感性认识, 更是理性结论,它建⽴在⼀系列众所 周知的事实之上。因为⽆论从政治、 经济、社会、⽂化、教育、宗教、外 交、军事、环境和资源保护、社会道 德⽔准、⺠族和区域政策、国家发展 战略建构等任何⼀个⽅⾯看,我感觉 这个国家都极不正常,⽽⾮⼀般的不正常。 

枚举⼀些例⼦,⽐如: 政治⽅⾯—— 正常的国家 不会庙堂之上尽是裸官,⽽且⽆ 论官⺠都千⽅万计想移⺠以离开这 个国家; 不会让外籍⼈⼠做本国的官员 和议员; 不会每年有数⼗万⼈上访,更不会有 截访、维稳、维稳办、维稳保安公司 之类概念和机构; 不会有超过军费的维稳开⽀,更 不会把维稳做成事业、产业、⽣意; 不会把⼈⺠的⼤量⾎汗钱花在对付 ⼈⺠身上; 不会花巨资养⼏百万五⽑,天天 混淆视听,愚弄⺠众; 不会在信息⾼速公路时代,在信 息流通就是巨⼤发展机遇的时代,还 搞阻碍信息⾃由流通这类蠢事; 不会养着⼀⽀庞⼤的专⻔对付⼈⺠ 却不对付外敌的国安、国保和军队, 包括城管; 不会⼤批量的惩罚律师,不会有 政治犯、良⼼犯; 不会⼀个党执政⼏⼗年,但⼈⺠ ⼀次⾃由选举的机会都没有; 不会⼏乎所有媒体都是官办,上 ⾯处处充斥谎⾔,⽽难觅真理和真相, 更听不到⺠众的⼼声; 不会不允许⼈⺠批评,更不允许 ⼈⺠反对,⽽只许歌功颂德、服从听 话、对任何不公不平都只能默默忍受; 不会⽆官不贪,不会随便查处⼀ 个⾼官,其贪污数⽬都是以千万、以 亿为单位,甚⾄家产和存款富可敌国; 不会有特供,不会有专为⼲部准 备的病房、疗养院、⼲休所,不会有 这么多耀武扬威、富得流油的官⼆代、 官三代; 不会在⼀个有宪法的号称共和 国的国家,连该不该实⾏宪政都成了 很具争议的话题; 不会连⺠主⾃由⼈权公平正义 这些⼈类的基本价值,都成了不能⾔ 说、不能提倡的敏感词; 不会有现成的桥不⾛,偏要去摸 着⽯头过河; 不会将党视为⾼于⼀切,且要领 导⼀切;在正常国家,什么党都没什 么了不起,在⼈⺠⾯前连屁都不是。

经济和社会⽅⾯—— 正常的国家 不会既征收⾼税费,⼜让⺠众享 受低福利(如果是⾼税费⾼福利、或 者是低税费低福利,那倒也勉强想得 通。问题是很多国家都能做到低税收 ⾼福利的情况下,我们竟然多年坚持 ⾼税费低福利。⽽且更不正常的是, 在⺠众普遍享受极低福利的情况下, 中⾼层官吏却享有⾮常丰厚的福利, ⾼官和他们的家⼈更堪称这个地球 上最幸福的⼀群⼈); 不会在所有领域让国有企业实 质是官有企业占居垄断地位,⽣⽣把 ⼀个所谓“市场经济”搞成了“官办经 济” 、 “权贵经济”; 不会在放任国企随意涨价、攫取 过多超额利润的情况下,还每年⼤把 给它财政补贴; 不会疯狂的滥发货币,甚⾄双发 货币,以此来搜刮⺠财; 不会把所有外汇都通过印刷钞 票来强购于官,⽽不藏汇于⺠,以⾄ 堆积起令⼈咋⾆的巨量外汇储币; 不会⽆休⽌的购买外债,甚⾄明 知是不良外债仍要去买; 不会在很多重要的⽣产要素、资 源(⽐如⼟地)都由官⽅控制的情况 下,还要让⼈⺠相信它可以建成健康 的市场经济; 不会把住房、医疗、教育当成赚 钱的⽣意,甚⾄政府成了助推房价的 主⼒,让⼈⺠在⾐⻝住⾏和看病上学 上,⼀直难难难、苦苦苦、痛痛痛; 不会搞成国富⺠穷,让⼈⺠根本 没有办法、没有勇⽓去消费,进⽽享 受舒⼼的⽣活,并拉动所谓内需; 不会有如此巨⼤的贫富差距,却 拿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 不会在给⼈⺠福利的问题上吝 啬得要命,但在援外和增加官员福利 上慷慨得令⼈发指; 不会连⼈⼝出⽣都没有⾃由,也 不相信现在这个社会阶段完全可以 ⾃发调节,还搞⺠族⾃杀式的、⼈种 ⾃杀式的、戕害⼈权的、沦为部⻔渔 利⼯具的所谓计划⽣育。 

⽂化和教育⽅⾯—— 不会实⾏愚⺠教育和宣传,不会 把思想定为⼀尊,设置思想禁区; 不会常识得不到普及,谬论却⼤ ⾏其道; 不会把虚假的历史、错误的世界 观和价值观灌输给⼀代代⻘少年; 不会⼀⾯⿎励创新,⼀⾯严厉打 击各种异⻅; 不会⼗⼏亿⼈⼝⼏⼗年产⽣不 出⼏个被国际承认的学术⼤师; 不会⼏⼗年产⽣不出⼀点⾜以 输出世界的思想和价值; 不会让学⽣读书只是为了追求 名利⽽不是追求真理; 不会把所有⼈都训练成听话⼯ 具⽽从不明⽩“⾃由之思想,独⽴之 精神”; 不会让所有学⽣从⼩学到⼤学、 硕⼠、博⼠都必须皓⾸穷经去学⼀⻔ 外语; 不会⼀个五千年的⽂明古国,现 在唐⽂化要到⽇本去找,宋⽂化要到 韩国去找,⺠国⽂化要到台湾去找, 甚⾄对传统⽂化的保存和传承不及 被殖⺠了⼏百年的⾹港; 不会到外国去办的孔⼦学院免 收费,⽽本国各级学校收费特别是⼤ 学实⾏⾼收费,也不会给⼤量外国留 学⽣免费却对本国学⽣⾼收费。 宗教⽅⾯—— 不会⼀味宣传所谓唯物主义和 ⽆神论,⽽是实⾏信仰⾃由; 不会对宗教信仰强⾏⼲预,⽽是 依法、谨慎、善意、宽容引导; 不会让寺庙道观也挂上党旗和 世俗的领袖像,甚⾄唱红歌搞政治学 习,弄得三界内外混淆; 不会出现各地政府随意拆寺庙, 捣毁⼗字架; 不会出现⼤批僧尼公然结婚、喝 酒、吃⾁、搂⼩蜜、嫖淫、⻋震、船 震的乱象,不会把寺庙也办成集团公 司; 不会不经过严密调查和深⼊的 学术讨论,并在充分披露信息以让公 众有正确判断的情况下,就轻易认定 谁是邪教谁不是邪教; 不会有⼤批僧⼈为某种原因⽽ 前仆后继⾃裁。 

中国远远不是⼀个正常国家

外交⽅⾯—— 不会仅剩下两种外交⼿段,⼀是 抗议外交,⼆是让利送钱外交; 不会付出巨⼤代价,送了天量⾦ 钱,却在国际上⼀个朋友都没有; 不会谁都瞧不上⾃⼰,蛋丸⼩国 都敢爬到头上拉屎; 不会让本国或本族⼈在外国被 欺负或被杀了,悲愤的喊出“宁做美 国狗,不做某国⼈”; 不会和世界公认的流氓恶棍站 在⼀起,甚⾄打得⽕热; 不会与世界公认的⽂明价值对 抗,站在全世界⼤多数⼈的对⽴⾯; 不会总是向整本国的恶棍献媚, 却与对本国真正友好的国家交恶; 不会表⾯反对⼀些国家⾮常厉 害,暗地⾥却积极输送利益给这些国 家,并千⽅百计把⾃⼰的⽼婆、孩⼦、 亲属弄到这些国家去; 不会在⾃⼰的⼈⺠都穷得要命、 福利低得让⼈伤⼼的同时,却满世界 ⼤把撒钱,既撒给穷国,也撒给⽐⾃ ⼰富得多的富国; 不会⽤经济利益去换取别⼈不 批评⾃⼰,特别是不批评⾃⼰的体制 和⼈权状况; 不会把外国的批评⼀概当成毒 药,把⾯⼦视为重于⼀切。 军事⽅⾯—— 不会有党卫军,⽽只有国防军; 不会把军队搞得这么腐败,甚⾄ ⽐地⽅上还腐败; 不会把军队和⼀切武装、准武装 ⼒量搞得这么愚昧,须知⼀⽀腐败和 愚昧的军队,对内当打⼿倒是绰绰有 余,但对外作战时是不可能有战⽃⼒ 的; 不会把武⼒只⽤于对内,⽽从不 敢⽤于对外; 不会在需要对外⽤武的时候,只 知打嘴仗⽐狠; …… 环境和资源保护⽅⾯—— 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环境 搞得如此糟糕,把资源如此竭泽⽽渔; 有多糟糕,⼤家清楚,我都不忍说出 来了。 

 社会道德⽅⾯—— 不会⼀个礼仪之邦,弄得来现在 到处杀⼈,动辄⽃殴,⽼⼈倒地⽆⼈ 敢扶,处处以⾦钱为唯⼀信仰,什么 都造假,很多⼈做任何事都不讲基本 的⼈性、⼈伦底线。 ⺠族和区域政策⽅⾯—— 不会把部分地区的纷乱、对抗情 绪、离⼼情结弄得这样⼤,甚⾄是⼏ ⼗⼏百年来从未有过的⼤; 不会不但推⾏不了⼀国良制,连 ⼀国两制现在也信的⼈不多了。 

国家战略建构⽅⾯—— 不会⼀直没有⼀个明确的、正确 的国家战略、发展⽅向和发展路线图, 总是击⿎传花,个个都唯愿当维持会 ⼲部。试问⺠族责任感在哪⾥?政治 ⼈物的雄⼼、抱负、远⻅和卓绝能⼒ 在哪⾥?有没有想过⽣前身后名? 决策⼀直习惯于少数⼈暗箱操 作,从没想过汲纳⺠意; 很多事明知不对,明知⺠间会反 对,但仍然做了; 做多事明知做了⼈⺠会欢迎,也 有利国家⻓远,但就是不做; 没有⼀个美国兰德公司那样的 智库,也不采纳社会贤达的睿⻅,养 着⼀⼤帮所谓专家学者教授,却只会 舔腚和图饰上意,从来不为国家和⼈ ⺠献上肝胆。 不再枚举。 总之,中国的不正常,已有较⻓ 时⽇了,映衬出此种不正常的参照体, 是世界⼤多数处于正常状态的国家。 ⽽造成此种不正常的原因,我不说出 来,你如是智者,你也懂的。 所谓先进国家,不是看经济总量 有多⼤,能称得上世界第⼏,⽽是看 你的体制是否是⼀个⾜以利⺠福⺠、 让⼈⺠⾼兴、满意并享有尊严的体制, 是看你的⽂明程度、⾃由程度、⺠主 程度、法治程度究竟⾼不⾼。 

先进国家⾸先应是个正常国家,⾄少在它所 处的时代,它不应该与⼈类的⽂明共 识背道⽽驰。从这⼀点来讲,中国远 称不上先进国家,甚⾄极不正常。哪 怕明天早上经济总量就世界第⼀了, 也是⼀个很不先进很不正常的国家! 

 中国⼈应该在这⼀点上达成共 识:必须尽早改变国家的这种⾮正常状态,越快越好。此种状况多维持⼀ 年、半年哪怕⼀天,也会给国家带来 莫⼤损失,给⺠众带来极度痛苦,给 历史带来⽆尽遗憾。 任何⼀个⾜以留名⻘史的现时 代⼈物,就看他是否能在将中国变成 正常国家、先进国家的途程中,做出 较⼤的甚⾄具有决定意义的贡献!这 是衡量⼀个⼈尤其⼀个政治⼈物,究 竟是历史英雄、历史过客、还是历史 罪⼈的唯⼀的、最⼤的标准。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喻培耘/X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17/2055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