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梁文韬:禁港歌之歪理再说千万遍依然是歪理

作者:
《愿荣光归香港》在2019年反送中示威者中广为传唱,但当局指责该歌曲煽动“港独”。对港共及北京而言,要整一个人或一批人及各种创作最有力的方法就是扣上“港独”的帽子,所以连曾被本土派视为“左胶”的黄之锋及戴耀廷都被视为港独份子,只要成为港共及北京的眼中钉的都会成为“港独”份子,如今连没有任何倡议独立内容歌曲都成了港独歌曲。

被不少港人奉为香港“国歌”的《愿荣光归香港》成了禁歌,根据上诉庭于5月8日颁布的裁决,以任何方式广播、表演、印刷、出版、销售、分发、传播、展示或复制该歌曲,甚至包括改编版本,都有可能触犯具有中国《香港国安法》等法律所定义的煽动分裂国家、侮辱中国国歌意图等罪名。

《愿荣光归香港》在2019年反送中示威者中广为传唱,但当局指责该歌曲煽动“港独”。对港共及北京而言,要整一个人或一批人及各种创作最有力的方法就是扣上“港独”的帽子,所以连曾被本土派视为“左胶”的黄之锋及戴耀廷都被视为港独份子,只要成为港共及北京的眼中钉的都会成为“港独”份子,如今连没有任何倡议独立内容歌曲都成了港独歌曲。

就内容而言,其实跟其它反抗歌曲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主要都是要宣扬民主自由及鼓吹抗争的信念而已。从2014年雨伞革命开始就出现了多首原创或改编的歌曲作为反对运动的助力,当中包括《一起撑伞》、《问谁未发声》等等,而Beyond的《海阔天空》更成为热门歌曲,在香港以外的声援场合,经常都会听到主办单位跟参与支持香港反抗运动的民众一起高声歌唱。

大家可知道《愿荣光归香港》有英德日多国版本,说到底禁歌举动很大程度是面子问题,一方面,创作者在制作MV时放进相当多警暴及催泪瓦斯的画面,一直播一直播会让全世界都一直看到港共政权丑恶的一面,另一方面,在多项国际比赛场合发生《愿荣光归香港》被当作代表香港队之歌曲播放的情况,加剧了港共政权及北京政府的不满。该播中共国歌的场合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错播反动歌曲,令中共及港共政权颜面无存。不让这种丢脸事件再发生的方法就是封杀,这次禁制令特别声明包括改编版本。

针对《愿荣光归香港》的行动早在禁制令颁法前,2022年9月一名男子在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外悼念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以口琴演奏英国国歌与《愿荣光归香港》而被拘捕,警方指控他有“作出具煽动意图的行为”罪嫌。悼念英女王而演奏歌曲怎么可能是具煽动意图的行为。打击所有跟该歌曲有关的活动,只能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方式进行。

另外,在2020年6月,时任特区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致函中、小学校长,要求“劝止”学生透过演唱“有政治讯息”的歌曲作政治表态。他在受访时称,《愿荣光归香港》很明显是政治宣传歌曲,不应在校园内演唱。可是如何界定什么是政治宣传歌曲?如果在校园内高唱国际歌,算不算政治宣传歌曲?以上接二连三的干预及拘捕行动实际上都是想要消灭不同的声音。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0/2056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