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网闻 > 正文

习近平统治下,中国人面临的十大悲催现实

当今中国人面对的十个悲催现实中,包括教书育人的教师,救死扶伤的医生,举锤断案的法官,手持枪械的警察,以及踹翻地摊的城管凶恶;九千万党员,五亿农民的真实现状,10多亿中国人的生态处境以及中共党魁的专制独裁等等。

首先,教师的堕落影响整个社会的前景,中国社会的积重难返,归咎与教育问题是对的,而教师作为教育的主体,一出问题全都乱套。

来看韩愈高度概括的说法“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教师就是传授道理,讲解道德,教授学业,还能够解答问题的人。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当教师。正因为有如此重大责任在身,以及对教师的要求,才形成了“尊师重教”的传统。同样,教师对自己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他传授的知识是符合传统道德观念,有益于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并懂得普世价值才是人类应当遵从的价值观,以至于让学生在小学初中高中的学习中掌握“听说读写”能力,成为社会有用之才,教师也才配“园丁”的赞誉,甘为蜡烛。

当然,教师难以将每个学生培养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雄才,但至少应尽则让学生不至于成为危害社会的垃圾。

教师集体堕落,毒化教育造成的集体被伤害是难以逆转的。(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不过,在体制之下,对大多数教师而言,局限在学生跟着老师爬,教师跟着书本爬的定限内。加之被党控制的学校严格规范教书不能脱离(不忠实)教材,而教材中无处不在的党文化框框,无神论、进化论贯通的理论,使得绝大多数教师在“既以与人己愈多”中越陷越深,从本来的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变成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愚)”。

当教师的道德,也就是“师德”处在一个低级或偏离人性轨道的基点上,就不是“德高为师”了,难以教授学生“格物致知”,没有正确的道德观,形成不了崇高的品德,更遑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从这个意义上说,教师在中共奴役化教育、愚昧化教育中,成为给学生洗脑的工具。也就是帖文中第一点:“教师集体堕落,从幼儿园到大学被中共控制,给孩子们进行奴化、愚化洗脑教育”。

医院纯以盈利为导向,没钱的病人不收,医生收红包成常态潜规则(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第二是医生。体制的罪恶在于其将邪恶的本质贯通于各行业中。而360行,医生成为社会做重要的职业之一,“救死扶伤”“悬壶济世”所秉持的还是与“师者”共同的“五常”——仁义礼智信。只是医者更重于“仁”,“医乃仁术”而而仁者就是爱人),同时要做到“明理尽术”,南宋医学名著留下的“凡为医道,必先正己”的名言,也是对中国几千年的医道的总结,

“不计其功,不谋其利”是对从医者的最低要求。

从神农尝百草不计个人得失,到孙思邈要求医者“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孙思邈《大医精诚》),责任心、同情心与职业操守是第一位的。建安三神医之一的张仲景更是提出了“进则救世,退则救民”的崇高医道。与之齐名的华佗留下的救人佳话,刮骨疗伤而不收钱。为后世留下了“华佗再世”的“双关语”。

中国的四大神医之一的扁鹊的“六不治”,诸如阴阳、藏气等,以及“轻身重财者,不治”,实际上也包含了是对不讲道德者的求医要求,并暗示出一个理,那就是人的病是做不好的事情遭致的,而做不好的事情的人,不守德行者才会出现有病“不治”的情况。

其实,医生的赞誉从妙手回春,到白衣天使,从救死扶伤,到起死回生,从手到病除,到华佗再世,要做到“杏林春满”,十分难得。

然而,在当今中国,江湖医生在二甲医院,庸医杀人滥用柳叶刀,草菅人命随处可见,败德辱行者比比皆是,病患被“视如敝屣”,医生将收取红包作为医治病人的条件,医院无钱不治病,医院成为盈利机构,新型的打劫机关。

中共法官是站在中共立场上判案,维护中共专制统治(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再来看法官办案,中共的伪法律,作为专制法律,从来就只是衍生司法腐败的框架,镇压民众的重器。

中共推行的“大陆法系”是维持独裁政权的手段而已。从其诞生那一天开始就以独裁暴力为特征,将独裁邪恶政权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因而派生出的法律条款离不开对人权的侵犯。尽管中共不断进行司法改革,从其建政开始党的各级负责人可以签字杀人,到莫须有杀人,文革的革命杀人,到建立所谓的庭审制度,再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确切的说是引进欧美法系的控辩制度,让律师与公诉人站在法官面前“控诉与辩论”。但所谓的合议庭还是主傀儡坐中间,两名助理傀儡坐一边。傀儡被高一级的法官或领导左右。

在没有沉默权,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前提下,审判结果是权力授予的,而那些不涉及政治的案件审理,法官拥有的“自由裁量权”,只是受贿的一杆秤而已。

“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的内涵被改变之后,法制的“天意”被党的需要取而代之。司法公正的天平一端早已放置中共的邪恶基因作为“砝码”,但却欺蒙民众让他们看到的只有“平衡”,法治的精神在空洞的口号中,其精神本身就已经邪恶,事实与证据的采信,建立在党的标准之上。自由、民主、契约精神永远不能出现在中共的天平上。

这就是中国人面临的悲催现实的根本原因:“法官办案是听上级指挥,随人、情而为,甚至为贿赂而判”。

中共警察为政治鹰犬,迫害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受害个人,唯命是从,为虎作怅,毫无廉耻(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再说中国人面临的警察问题,作为执法者,当法律维护的是独裁者的利益的时候,警察就沦为专制制度的帮凶,“听党指挥”永远在警察的第一位,而后面的所谓职业道德规范,都是掩人耳目的形式。

专制制度下的警察,很容易将自己打造为机器中的机器,维稳的禽兽。在没有道德标准约束的基础上,也只能唯命是从,为钱而施暴,为利而动粗,成为打手、刽子手、恶棍、穿着警服的罪犯也极容易成为迫害狂。

这就是第四点的根本所在:“警察为政治鹰犬,迫害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受害个人,唯命是从,为虎作怅,毫无廉耻”。

城管不顾底层人民的死活,肆意欺压盘剥小贩,阻人生路;肆意没收电动单车,不顾底层人民出行困难(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如果说警察是危及每个人生命的持枪者,那么城管就是危及每个人生存的不拿枪的警察。

中共城管的定义以及执法规范都与其作为毫无关联。说得严重点,城管是熨烫中共华丽外套的裁缝。

中共用于欺骗民众的城市“市容”打理的机构,用于掩盖“朱门酒肉臭”的荒诞而豢养的城管,是将黑帮收取保护费制服化、合法化罢了。所以,城管才敢于如此嚣张。从1949年以来,中共城管的恶行不也是“罄竹难书”么?

——城管不顾底层人民的死活,肆意欺压盘剥小贩,阻人生路;肆意没收电动单车,不顾底层人民出行困难。

党员被禁止入境美国,可以说没有退党的党员就是犯罪群体,危害巨大。(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实际上,从法官、警察到城管,无不是由党员为中心力量的,中共号称有9804.1万名党员(其中包括的匿名退党者人数难以统计),遍布九州大地的旮旮旯旯。

然而,党员是特权阶层,已经成为黑帮制度下的高危犯罪群体。这是由于他们曾经发过毒誓之后,被邪恶左右的原因(退党者不在其中),仅仅今年前五个月,24名中管干部(省部副职以上官员)落马,他们都毫不例外是优秀的党员,而中共仅仅以“贪污受贿”罪名抓捕的这些官员,无一不是道德败坏者,也只不过是中共罪恶党员中的九牛一毛。

所以,“九千万中共党员一心升官发财谋私利,毫无廉耻良知,为虎作伥,为非作歹”。

中国人生活在上面这些人的控制中,只是一个层面,而这些人构筑的“国家氛围”社会风气、人文环境、生态系统就彻底败坏了。

18年前,南京市鼓楼区法院的法官王浩,彻底摔碎了人们奉为的老人“圭皋”。“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去扶”的判词,彰显了中共的道德底线。其实这不是让中共国家的道德水平倒退了多少年的问题,而是说出了专制法律的真相。

就只看以上一个例子,人们就会明白自己生活在什么样险恶的环境中,而这一环境的构建,全然被中共的法律精神囊括了。各种恶习、陋习、劣习、锢习、颓习、癖习、乃至绮习都因沾上了习近平的“习”字而难以“除习”。

所以,第七点的归结还嫌不高度——偌大一个国家正气不彰邪气横行道德沦丧,到处恃强凌弱,罕见扶危济困,以至于大街上倒地无人换扶,甚至连报警电话也不敢打。

生活在中国的农民“实为二等公民的农奴,没有公共权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医保和养老保险”。(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那么,更具体说一个最大的群体,农民:占到几乎二分之一人口的中共国农民,至少有5亿。说是8亿有点夸张。

但这部分人是“弱势群体”,作为支撑中共“立柱”的庞大群体,权力被缩水,个个都只能是修补中共大厦的泥水匠。其租赁的一亩三分地,作为生活的保障,随时有被掠夺的危险。他们只是作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实为专制制度下的农奴,如蝼蚁般,更别说天灾人祸面前,宅基地被征收,房屋被强拆……。

——五亿农民实为二等公民的农奴,没有公共权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医保和养老保险。

十四亿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生如蝼蚁,劳碌一生只为谋生,与人类文明脱节。(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然而,对于目前生存在中共国家所有人,无论多少亿人,都同样面对“五元一斤的宪法”,只能盯着被中共扔进垃圾堆的“人权宣言”,被思想罪、言论罪、文字狱迫害。其中身在体制中的人,被褫夺了信仰而强迫接受邪教信奉,草民则被无神论、进化论教化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

这是造成中共背离人类文明的根本原因,以神为敌、与宇宙为敌,与民众为敌,以谎言、暴力戕害人,导致民众不敢向往普世价值,哪敢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念?

——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生如蝼蚁,劳碌一生只为谋生,与人类文明脱节。

从某一角度看,热传的中国人面临的10大悲催现实中,最后一个直接指向了“当今”的中共党魁。

全网络呼唤救不了一个铁链女;三十年改开挡不住一个小混混高居于全民头上胡作非为,以至于国运逆转,整个民族滑向反文明方向。(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由于中共邪教的黑帮性质,导致以一人之力,掀五湖恶浪的反人类怪象。其实习近平并非开倒车,或倒行逆施,而是承接中共邪恶衣钵,变本加厉,拖拽着中共的罪恶竭尽全力奔向无底深渊。

从严格意义上说,习近平倾力修葺共产主义邪灵的系统漏洞,修饰马克思哲学的乱码,并在中共新时期嵌入极具欺骗力的代码,如此而已,但他已经背负了中共的原罪,才会对社会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所以,最后一点说的比较温柔:“全网络呼唤救不了一个铁链女;三十年改开挡不住一个小混混高居于全民头上胡作非为,以至于国运逆转,整个民族滑向反文明方向。”

如果换了你,你怎么来归纳生活在中国面临的悲催现实?

责任编辑: 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0/2056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