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崩溃就是这地方爆发 内部消息:狱中高官热议

—落马官员狱中讨论中共崩溃爆发点

中国经济下行,地方政府债务危机持续恶化。流亡海外的中共前体制内官员杜文透露,他在监狱时,与一群落马的中共高官讨论中共崩溃的爆发点,其中一官员说,将来压垮共产党的一定是地方债。

目前中共内政、外交空前危机,中国经济持续恶化,地方政府深陷债务危机,房地产频频爆雷,外企撤离中国,商家纷纷倒闭,失业率飙升,民怨沸腾。

落马高官狱中讨论中共崩溃爆发点

5月25日,杜文在海外X平台发文表示,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其中地方债务问题尤为突出。这不仅是财政问题,更是关系到国家经济安全的重大隐患。中央政府在试图控制地方债规模的同时,也希望推动地方经济发展,但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愈加尖锐。

杜文曾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法律顾问室执行主任,曾因被指控涉及内蒙政府公款行贿案,他被判刑入狱12年8个月,关在呼和浩特第三监狱。

杜文透露,“在监狱时,我与一群落马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们讨论中共崩溃的爆发点。大家观点各不相同,其中有一位做过15年财政局长、5年副市长的老哥把我拉到旁边,悄悄对我说:‘老杜,在我看来,将来压垮共产党的一定是地方债。’”

上述这名落马副市长说,“我们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大企业,也就没有稳定的税收来源。我做了五年副市长,经常被请去给企业剪彩,最大的一家企业居然是投资才500万的木板厂,你说无聊不?但是领导一味要求大干快上,四处搞基建,所需资金动辄几亿、几十亿、几百亿。钱借了,项目干了,地方GDP上来了,但是拿啥还钱呀?财政就是吃饭财政,发工资还得靠转移支付呢。现在已经开始借钱还利息了,利滚利滚雪球一样,能维持多久呢?”

杜文问他:“那银行放贷款没有抵押凭什么给你们贷款呢?而且你们借钱时不考虑还钱吗?”他说:“抵押?拿什么抵押?大家都是凭借对共产党的信仰放贷,再说了,现在抓人这么厉害,哪个行长敢不借贷款给地方政府。对于还钱的问题,我提过,不能只想着借不想着还呀,但是领导说,你管他呢,还不上拉倒,至少我们任上肯定没事,反正政府还不上钱也不会从你我兜里掏一分。啥时候塌锅啥时候拉倒。据我所知,一个地方这样,全区、全国都这德行,到时候人民币连金圆券都不如,那共产党不倒台才怪呢!”

杜文还表示,不要轻看腐败分子,他们才是真正了解共产党的人。

公务员:到处都是烂尾楼盘卖不出去的房子

独立时评人蔡慎坤5月26日在X上的文章,披露了中共地方政府面临的危机。

文章表示,日前他跟大陆中部地区农业大县的老税务闲聊,对方说,今年前四个月才完成税收1200多万元,全县公务员一万多人,国家财政转移支付每年30多亿元,经常出现支付困难。

这名公务员表示,该县原本有几家陶瓷厂水泥厂,每年还能贡献几千万税收,如今都倒闭,一分钱的税收都没有了,原本繁荣的商贸在网络经济冲击下变得极其萧条,县域经济只剩下廉价餐饮和理发服务业,街头最多的是药店,但税收寥寥无几。

这名公务员透露,土地财政曾兴旺一阵,最多时卖地收入超过10亿元,现在一块地都卖不出去,县城到处都是烂尾的楼盘都是卖不出去的房子,县政府曾发动公务员买房,可是许多公务员都背负债务,全县今年前四个月才交易20多套房,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退休人员拿不到养老金,公务员工资也没办法发放。

地方政府财政接近枯竭债务难以化解

杜文的文章表示,地方债务已成为压在中国经济头上的一座大山。许多地方政府长期以来依赖于借新还旧的模式,但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崩盘,这一模式已难以为继。地方政府财政接近枯竭,债务化解难度前所未有。

文章认为,地方政府面临的财政困境日益加剧,土地出让收入锐减,导致偿还债务的资金来源枯竭。如果地方政府继续依赖非标融资等高风险方式,无疑会使债务问题进一步恶化,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金融危机。

对于中共地方政府的财务状况,中国知名学者温铁军曾透露,他在南方一个发达省有试点镇,他的学生在县级市和乡镇做挂职副县长和副镇长,县级市的负债高达几百甚至上千亿,县、镇一级单位负债能高达几十亿,甚至上百亿。

他透露,历任追求高增长的官员在交班时都会留下一大堆债务,下一任接手时面临的就是一大堆债务。而接任者就拿土地抵押给银行,才能套来70%的地价,把上一任的帐平了。“不是还上帐,跟银行做个交易,我把利息给你交了,你把上一任欠的债转成我这一任新的贷款”。

前青海省政协委员、光传媒创办人王安娜(又名王瑞琴)5月25日在X平台表示,官员到某地任职,首先面临着前任的烂摊子,继任者的做法是“新官不理旧账”,前任的所有事情都推脱,直到自己任期结束。

新任者到任后马上开始清理分化前朝所任命的官员,大肆开发新项目,这即是提高GDP提升业绩高升,又是可利用回扣、工程分肥牟利一箭双雕的好机会,各地官员乐此不疲,不关注债务、社会矛盾等,使其继续积累越滚越大。

文章说,任期届满时每位地方官都会重复历届前任集中提拔、大量举债的故事,给下任留下一个烂摊子,自己飘然而去,如此恶性循环往复,这就是中共官场的生态,也是天量地方债务形成的缘由。

文章直指,中共不倒天理不容,其体制是违反人性、弃善扬恶、野蛮落后反文明,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不能走出他们自身邪恶逻辑所带来的扭曲,给所在国家和国民带来的灾难和痛苦,全球结束共产主义恶魔统治是人类共同的使命。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7/2059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