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蔡霞:一次台湾行从此十分的亲

作者:
那位女士带着我走了差不多一刻钟,把我送到了我要去的地方。我不胜感激地连连道谢,她微笑着说“别客气,别客气”,就匆匆的转身往回走了。在台湾十多天,留给我印象极好的,首先是台湾的人,台湾人身上的文明教养。相比之下,大陆近百年阶级斗争的革命传统,激发出来的多是粗野与暴戾气,越粗野越暴戾就显得越革命,中华文化的礼仪温良恭俭让,已经断了根。改革开放后,长期的贫困导致人们穷怕了的心理反弹就是对物质占有欲的恶性膨胀。不少人走到哪里就把恶习带到哪里,各种争抢,各种欺骗贪图小利,整个败坏华人在世界上的名声。

一次台湾行,让我从此对台湾十分的亲,2014年12天的台湾行,我记忆尤深。

中华文明的传承在台湾不在中国,这是我台湾行最深的感触。台湾人待人的温和儒雅、礼貌恭谦,留给我深深的记忆。

我们到达台北的当晚,台湾一位企业家请我们在一零一大楼八十几楼的餐厅吃饭。那位企业家60多岁了,在台湾企业界颇有名气。当同行的朋友介绍我和那位企业家认识时,我一见他面就被惊撼到,一时愣呆,竟然不知如何与他打招呼了。我绝没料到一个60多岁的企业家,一辈子在盈亏赚赔的商海沉浮中过来的人,眼眸子像婴儿一样,竟然那般的清澈明亮;他含笑的神情那般的清纯优雅,脸容竟然是那么的“干净”,就像一个没有心计的纯真少年。从小的教育让我脑子里先存了一副“资本家”的面相,原以为我会面对一位眼神复杂、沧桑写在脸上,饱经世故又颇圆滑机敏的人,可眼前的这位企业家完全出乎我的心理预料。我顿时有一种愧疚感,觉得自己心理阴暗,亵渎了这位企业家。这位企业家还是位肢体障碍者,后来我听说了不少他在中国与大陆民营企业家一道做慈善做环保做公益的事情,有他这样宽阔博爱心胸的人真不多,我内心升起一种敬畏感。后来又见过他几次,因为不熟悉,也没好意思向他当面表达我的敬意。

在台湾的那些天,让我第一次感受了大陆从没有过的,现在我在美国常能遇到的陌生人给你的善意和爱心。我工作时也曾因公到欧美一些国家访问过,每到一处都是集体行动,且早已有接待方安排妥当一切,几乎没有过作为一个普通游人经历事情的感受。在台湾街头,我是第一次尝到人生地不熟出门懵圈的味道。那天我想去一个地方,离我们住处不远,我以为我能找到,谢绝了同伴陪同的好意,独自出了门。尽管手里有一张台北地图,我还是站在台北街头不知所措。正在那时,一位50来岁的女士走近我,问:我能帮到你什么吗?我不好意思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了。说着把手里标着地点的地图递给她看,她看了一下就告诉我怎么走的路线,需要转几个弯,过几个路口……,东南西北地指点了一番。我彻底晕了,就是搞不清东南西北啊,又不好意思说。那位女士看了看我的神情,略顿了一下,说,那你跟我走吧。我以为她是顺路带我走一段,没料到她是专门带着我去。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我第一次感到台湾女士的温雅柔和气质,她言语中的礼节敬语与举止的得体大方,让我不禁想起北京大妞大嗓门没心没肺、直不隆通的言辞,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那位女士带着我走了差不多一刻钟,把我送到了我要去的地方。我不胜感激地连连道谢,她微笑着说“别客气,别客气”,就匆匆的转身往回走了。在台湾十多天,留给我印象极好的,首先是台湾的人,台湾人身上的文明教养。

相比之下,大陆近百年阶级斗争的革命传统,激发出来的多是粗野与暴戾气,越粗野越暴戾就显得越革命,中华文化的礼仪温良恭俭让,已经断了根。改革开放后,长期的贫困导致人们穷怕了的心理反弹就是对物质占有欲的恶性膨胀。不少人走到哪里就把恶习带到哪里,各种争抢的不文明丑态,各种欺骗贪图小利的小伎俩,整个败坏华人在世界上的名声。

在台湾时我们参观了两个佛教团体,一个是证严法师的慈济会,一个是星云法师的佛光山。我极喜欢证严法师慈济会的图片展览。他们几乎出现在世界上任何发生地震灾害的地方,奋不顾身地抢救被困的灾民。2008年,中国汶川大地震,慈济会的僧尼和义工们第一时间赶到了汶川地震灾区,他们丰富的救灾经验带去了当时灾区最缺乏的物品,在汶川地震的早期救援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若不是我回北京后谈起在台湾考察的感受,我还真不知道慈济会给我们汶川灾民多么大的救助,是体制内官员告诉了我慈济会的善举。但是,中共当局在宣传救灾事迹时,竟然对国人完全隐瞒了慈济会的事迹。参观结束临离开慈济会时,就像我在紫藤庐一样,又买了慈济会的一个小茶壶留作纪念。我们参观的另一个佛教寺院是星云的佛光山。实话说,我极不喜欢。中共官方与星云打的火热,佛光山珠光宝气金光闪烁,让我感到一股官场势利俗气与铜臭味儿。

我们在台湾看了土著民族的风情歌舞,听了他们那里的旅游介绍。我最感兴趣的是,台湾许多旅游地区住宿多是民宿,那些地方没有大型高档宾馆。听经营民宿的老板娘说,地方政府规定一家民宿盖房不得超过7个房间(其中含主人家自住的2个房间)。这是让当地资源多多被当地民众分享,政府的政策为民众考虑,让民众分享利益。这点与中国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的旅游胜地,凡是好地段都被政府霸占,或者是少数有钱大佬搞定政府,盖大型宾馆豪华酒店,利益没给当地民众,而是政府与土豪财阀瓜分好处。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新竹市吃街边小店。7个人一起,吃面加各色小碟菜,一共约135元台币左右。餐食的品种数量都不少,但是价格之便宜,这在中国是不可想像的。听店主说,他们一条街,有人家专门作早餐,有人家专门做中晚餐,做到晚上8点多就打烊休息,每年还抽时间一家人出门旅行,街边小店足以让一家人过上小康生活。在中国,有开街边店就足够一家人这么气定神闲地过日子的吗?不可能!各种税费、各种以检查为名的政府人员敲诈,就能让餐店老板焦头烂额。

想起1950-60年代,年长一些的中国百姓说:“国民党税多,共产党会多。”改革开放后,中国百姓说:“共产党会多税多,还加一条:费多!”小时候的教育说国民党苛捐杂税,现在感觉共产党苛捐杂税远高于国民党。这些年政府的“三个表”(水表、电表、煤气表)明抢暗偷,越来越逼到人们无法负担基本的生活费用,可是无良官媒还要说:市民强烈要求涨价,市民喜迎水涨价……。

台湾与中国,民众生活对比何其鲜明!现在中国这么个烂摊子样,凭什么要强迫台湾人统一到大陆政权控制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8/2059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