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她活得简直太值了

作者:

周稚芙与唐明善结婚纪念

今天的故事,是要说说周今觉的七小姐。

周今觉的祖父是清代两江总督周馥,父亲是颇有名望的医学家周学海。周今觉是周家的长房长孙,在上海滩做进出口贸易,从事房地产经营,还办工厂,投资股票。从商之余,他喜欢研究数学和集邮收藏,成了著名的数学家和邮票大王。作为一名成功人士,周今觉在上海滩不仅有洋房、洋车,还有现代人都觉得很奢侈的私人游艇。

周今觉生有三子八女,对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视。他宠爱孩子,但从不溺爱。他对儿子要求严厉,三个儿子也学有所成,都是大学教授,其中一个还成了世界著名的数学家。

他对女儿奉行精英培养,全部送进上海著名的中西女塾,接受贵族化的西式教育。当年宋氏三姐妹读的就是这所学校。

八姐妹中,三姐周叔苹最为出色,集家世、美貌、才华于一身,是有名的女作家和翻译家,曾惊艳过上海名流圈,上过《良友》杂志的封面。

与三姐相比,七妹周稚芙是另外一种类型。她从中西女塾毕业后,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做速记员。不久,由家里做主,把她许配给了民国第一任总理唐绍仪的侄子唐明善。

唐明善虽是名门之后,但在家族里表现平平,这一点同周稚芙倒是非常般配。两人一个慈眉善目,一个温柔娴静,毫无张扬之气,就连拍摄的新婚照,也没有豪华的排场,仅仅用了十床被子,作为结婚纪念的背景,显得非常另类。民国有钱人家的结婚照,没有这样拍的,七小姐的结婚照确实有点别开生面。

唐稚芙结婚后,与丈夫住在忆定村(江苏路)一栋三层楼的别墅里。楼下是客厅和餐厅,婆婆住在三楼,小两口住二楼,一间卧室,一间书房。

新婚的家具是在时代家具公司定做的柚木家具,共两套,卧室的一套价值1200块银元,客厅的一套花了800块银元。

后来生了孩子,她们一家就搬到了台拉斯脱路一栋三层洋房。这里比原来的住房宽敞,还有暖气和打蜡地板,但最主要的,是周稚芙想离父母更近一点。

周稚芙雇了五个佣人,一个孩子就用了三个保姆,一个管吃,一个管玩,一个打杂。即便这样,周稚芙每晚还是要和丈夫儿子一起去父母家吃饭。

就这样做母亲的还是不放心,总认为女儿体弱,天天叫佣人中午给她送西洋参汤和海带淡菜汤,而且叮嘱佣人,一定要守着七小姐喝下去才能回来。

周稚芙体会父母的心情,哥哥姐姐一个个远走高飞,到外面闯荡去了,家里变得冷冷清清,她天天回去陪伴父母,让他们感受到一种被儿女需要的幸福,何尝不是在尽孝道。

周今觉当然高兴女儿天天守在自己身边,但也明白他管不了女儿一辈子。有时闲下来,他会教她理财,告诉她不能把所有的钱财放在一个篮子里,要多样搭配,外股、华股都各买一点,再买点房产,手头留一点现金,藏一点金银首饰,即便某一样行情亏了,还有其他几样撑着。

周今觉似乎有种预感,自己这个小女儿将来一定会有苦吃。所以在教她理财方法的同时,还特别叮咛她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最要紧的,是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都要保持乐观。

1949年2月9日,周今觉因病离世,享年71岁。临终前,他给周稚芙名下分了一些房产,叮嘱她好好经营,再不济也能做个衣食无忧的包租婆。

周今觉死后不久,国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家的兄弟姐妹如星云流散,各去了不同的地方,三姐周叔苹去了香港。唯独周稚芙哪也不去,仍然留在了上海。

因为家底殷实,生活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她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努力使自己变成一个新人。

这一年,街道上开公私合营动员大会,周稚芙第一个上台签下了同意书,将父亲留给她的南阳公寓及南阳路的两栋楼、新乐路的四栋楼都一起交了出去,每个月靠领定息生活。她被安排到房管所上班,因为别人总拿她当资产阶级娇小姐看待,搞得她很不舒服,只干了半年就辞职回家了。

原以为丈夫有工作,自己有定息,日子还是能平平淡淡地过下去的。谁知道特殊年代一来,一切都不按规矩办事,红卫兵跑来抄家,把她陪嫁的钻戒、金银首饰、貂毛大衣、古董文物抄了个干干净净。全家五口被从太原路的楼房中赶了出来,搬到了襄阳路朝北的两间旧房子里。

当时的周稚芙已经53岁,丈夫有病,儿子被关,全家人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28元。一夜之间从吃穿不愁的富翁变成了穷人,唐明善不知如何是好,整天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好几次想要一死了之。

周稚芙开始也心焦了几天,后来一下子就想通了,她安慰丈夫说:“没事的,困难总会过去,熬上几年就好了。”然后就在家里翻找“劫后余资”。

到底是家大业大,虽然被抄了个底朝天,终归还是有些漏网之鱼,她赶紧去了淮海中路陕西路口的旧货寄卖行。到了那儿一看,许多大家族的后人都在那儿卖旧货,这下她更释然了,原来大家都穷成了一个样子。

文革中的全家福

有一天,她路过一个大饼摊,想要买一个。带豆沙馅的要5分钱,摸摸口袋,身上只有4分钱,她花3分钱买了一个咸大饼,回家和丈夫一人一半,吃得津津有味。

她因为乐观,所以吃得笑嘻嘻的。一看丈夫,却是吃得愁眉苦脸。忽然想要开一个玩笑,她从口袋里摸出那枚剩下的一分钱,对唐明善说:“算了,这一分钱也不要了吧,就让我们当个彻底的穷光蛋好了!”说完随手往窗外一扔,急得唐明善心痛地叫了起来。周稚芙摊开手掌说:“没丢,在这儿呢。”两个人一下子开心得笑了起来。

在周稚芙的影响下,全家人苦中寻乐,互相关爱,唐明善也渐渐变得乐观开朗起来。

再后来,动乱结束,一切又开始向好的方面恢复。唐明善走后,儿子买了新房,要母亲搬过去住。周稚芙说旧物有情,一直舍不得离开老屋。丈夫是在这里走的,这里有她和老唐同甘共苦的故事。住在这里,就等同于和老伴还生活在一起,可以一起共度岁月。

2012年,在整整活了一个世纪之后,周稚芙告别人世,高高兴兴地去了另一个世界。

和那些只活了三十、五十、七十的人比起来,她活得简直太值了!

2024-05-29

责任编辑: 吴量  来源:汉嘉女1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