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纯钩:中共永不会与中国人和解,中国人永不会原谅中共

作者:
邓小平的改革从一开始就不是救国而是救党,只要党一息尚存,国是怎样的国都无所谓。此所以邓小平的历史地位,不可与蒋经国相提并论,邓小平只属于中共,蒋经国属于人民。 邓小平的改革从一开始就不是救国而是救党,只要党一息尚存,国是怎样的国都无所谓。此所以邓小平的历史地位,不可与蒋经国相提并论,邓小平只属于中共,蒋经国属于人民。

六四将近,今年是天安门广场六四大屠杀35周年、香港雨伞运动10周年和反修例运动5周年。温支联(温哥华支援民主运动联合会)已经和即将举办多场纪念活动:5月18日举行了历史学家何晓清教授“三十五年家国:从六四到香港”为名的讲座;5月26日温支联与多个人权团体在温哥华中领馆前举办“民主行”游行集会;6月2日除了举办向民主女神敬献花圈活动之外,还将举办朱耀明牧师《敲钟者》分享会。

历史的正义是靠历史的记忆来宣示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温支联三十五年来一直坚持举办各种活动纪念六四,声援大陆与香港的民主抗争,推动海外华人的民主运动,关心流亡各地的民运人士。温支联主席李美宝与她的先生董达成,在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温哥华“卑诗省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的列国远﹑何良懋﹑姚永安等文化界人士,组织“加拿大华人关注中共违反人权小组”,时常为大陆和香港政治议题发声,通过各种渠道,监察加拿大政府防范中共渗透的工作。

他们都是香港人,移居加拿大数十年,故国故土常在心中,对苦难同胞不离不弃,难的不是他们做了什么,难的是他们做了三十五年——他们的精神令人感佩。

人生七十古来稀,三十五年就是半生。当年声泪俱下说“中国人我不值得为你牺牲”的柴玲,早已“躲进小楼成一统”,李禄发达后衣锦还乡,与刽子手们杯酒言欢,但王丹王军涛魏京生还在默默耕耘,无数大陆人﹑香港人﹑台湾人还在与残酷的现实拔河,诅咒三十五年前把坦克车开进天安门广场的那一伙人。

命运是人一生所有选择的总和,历史是所有人选择的共业,成败终有定数,功罪容当分说。香港人说,我们会在煲底相见,煲底在哪里?煲底就是我们一直走,走了三十五年,再走下去,哪怕再三十五年,总有一个结果在等我们。

三十五年前发生的六四爱国学生运动,是中国土地上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群众自发的思想政治运动。这次运动的价值,如何评价都不过份,她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标示中国民心最初的觉醒,也是中共走向覆灭的起点。

六四是中国人对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发出的第一声警号。当年学生们的政治诉求,只以“反对官倒”为起步,按理,不管对政府或民间,反对官倒都是当年可行,而且一旦实施必定大大有利于改革开放﹑大大有利于中国长远发展的一个契机,可是中共视此为大逆不道,采取残酷镇压,以此堵塞政治改革之路。

六四以后,中国人民参与改革的激情“一铺清袋”,此后改不改革,如何改革,都只是共产党一党之私。大部分中国人沉醉于物质的狂欢,少数不肯屈服的正义之士被残酷镇压,由那时开始,种下中国改革失败﹑中共最终覆灭的先兆。

历史不可假设,但当年中共若接纳学生们的诉求,清剿官倒,其时贪官人数尚少,民间正气高张,一旦实行廉洁政治,党心民心归一,此后之改革,将循着一条相对比较健康的路子走下来,那比起今日的贪官成灾﹑制度崩坏的末世,对中共来说,只有更好不会更坏。

当年中共之所以逆民心而行,要害是一旦反对官倒,红色家族的特权将被没收,红二代们将失去发财的机会,长期衍化的结果,必然危及中共的独裁统治。说到底,“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其潜台词是先让红二代富起来,所以反对官倒是不可行的,官倒正是中共变卖公有资产的伎俩。

如果邓小平更具备历史眼光,更有民胞物与的情怀,从中国人民长远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中共的祸福出发,以打击官倒入手,本来是可循此路进﹑推动政治改革的。只要中共有一点积极回应,学生们马上回校,北京与全国的社会秩序即时恢复,然后政府与民间展开协商,有序对人民的政治要求作出回应,由此开启的将是另一个政治局面。

言论自由不可能全面放开,但可以先放开中宣部对党媒的管制;民间组党太早,也可以先从八大民主党派撤回中共的管制;官倒制止了,趁势推动廉政,为民间监督奠基,为未来过渡到“官员财产公开”创造条件。改革可以慢慢来,但要确认方向,方向是政治体制最终向普世价值靠拢。速度快慢本不是问题,只是官民双方的长期博奕而已。

同样用三十五年时间,可以用来韬光养晦保全独裁体制,最终与西方民主阵营决一生死,也可以反其道而行,由行政改革入手,慢慢触及所有制,为人身自由松绑,草创人权与法治,试行基层民主选举,其间不免种种颠簸曲折,但前者是死路一条,后者是起死回生之路。

邓小平的改革从一开始就不是救国而是救党,只要党一息尚存,国是怎样的国都无所谓。此所以邓小平的历史地位,不可与蒋经国相提并论,邓小平只属于中共,蒋经国属于人民。

际此六四三十五周年,我们终可以明白,中共永不会与中国人和解,中国人永不会原谅中共。今日之中国,远不是三十五年前之中国,今日之中共,也远不是三十五年前的中共,一切都已太迟,回头也没有出路。习近平朗朗上口的“更无一个是男儿”﹑“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都是亡国之音——中共命该如此,中国人民合该有光明的未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2/2061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