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他双眼球被踢出 警察向他连开九枪 江鬼“杀无赦”令惨祸连连

—遭枪击 冤狱十多年 法轮功学员姜洪禄离世

黑龙江密山市66岁的法轮功学员姜洪禄于2024年1月27日含冤离世。他曾经历被枪击、双眼球被踢出等酷刑折磨,并遭当局重判,家破人亡。

2024年1月27日,黑龙江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姜洪禄在经历了种种迫害后含冤离世。(明慧网)

黑龙江密山市66岁的法轮功学员姜洪禄于2024年1月27日含冤离世。他曾经历被枪击、双眼球被踢出等酷刑折磨,并遭当局重判,家破人亡。

姜洪禄,黑龙江省密山市公路管理站太平公路养路段职工,家住密山市太平乡。1989年他4岁的儿子得了过敏性支气管哮喘,医治10年无果,花费4万多元。1998年10月,他儿子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全家人万分感激,姜洪禄和妻子袁淑芝也因此走入了法轮功修炼。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炼法门,教导人们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广大修炼者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中共党魁江泽民对之发动了延续至今的史无前例的迫害。

迫害发生后,7月22日,姜洪禄和妻子、儿子一同坐火车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捕,后被押回密山,关进派出所的小号。同年10月,十几个警察闯入他们家非法抄家,将夫妻俩劫持到看守所。一个月后,两人被勒索了1.2万元人民币,才回到家。

姜洪禄不服,到有关部门反映勒索之事,有关人员告诉他:“这是上边的意思,你要不服,就上北京告去。”

遭枪击 两眼珠子被踢出来

2002年2月12日大年初一,姜洪禄上街讲法轮功真相,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标语。当他走在密山东安大街上时,被公安局政保科孟庆启、杜永山等人开车追上毒打。姜洪禄的头上、脸上鲜血直流,他挣扎着爬起来跑走。孟庆启等人打累了,追不上,孟就掏出手枪,向他开了九枪,击中了他左腿膝盖骨下方6厘米处(经医院检查腿骨被震开两寸长的裂纹)。

姜洪禄倒下,孟庆启等人追上来后,抡起冲锋枪托、手枪柄、警棍,对他一阵暴打。孟庆启猛踢他的头部,把他的两个眼珠子踢了出去,他的头部被打开两寸长的口子(之后被缝了5针),他的头、脸严重变形。

姜洪禄昏死过去,流了许多血。警察用车把他拉到密山市双胜乡派出所,把他扔到楼下的水泥地上。当时车上,水泥地上都是他流的血。

警察怕他死在那里,将他拉到医院,把他双手铐在床上,让医生把他的两个眼珠按进眼窝里,也不给他治疗,用被子把他的头蒙上,连同床垫子把他拉回看守所,不让其家人探视。

死里逃生的姜洪禄每次被非法审讯时,狱警都用皮管子抽打他,往他鼻子里灌芥末油。9个月后他的身体还颤抖不已。

中共用酷刑对法轮功学员施暴,姜洪禄的遭遇并非个案。

2002年3月5日,长春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真相后,江泽民下令“杀无赦”,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二十多辆警察追到主要插播者刘成军的亲戚家,把他当时藏身的窝棚纵火点燃。刘成军受伤后跑出来,警察对他一顿暴打。一个警察大喊:“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另一警察拔枪朝刘腿上连开了两枪,将他腿打残。

2003年9月24日,吉林榆树市32岁的法轮功李淑花被警察绑架后遭酷刑逼供。警察用塑料袋套住她的头,用大针扎其手指尖和身上,痛得她惨叫。见她仍不开口,警察对准她的眼睛猛击,将眼珠打出来,她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上级”经过研究决定对她灭口。她被死刑犯用黑塑料袋套头窒息而死,身后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

政法委书记操控 遭重刑枉判

密山公安局为构陷姜洪禄,一直逼他承认被枪击过程中“袭警”,被他严词拒绝。警察对他严刑毒打,把他打昏死过去。

2002年10月23日,姜洪禄等8名法轮功学员被法院非法庭审。姜洪禄当庭陈述事实经过,法官阻止他,并威逼他承认有“袭警”行为。他严厉拒绝,一个警察当场把他毒打一顿。当时台上的法官、在场的密山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李连春及众多的公检法司人员无一人制止。

法庭上的其他7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制止警察行恶。李连春大叫:“你们要造反哪?!重判!重判!”姜洪禄被枉判14年。他上诉到鸡西中级法院,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冤判。

政法委书记操纵审判,下令判刑,中院维持原判,这是中共法庭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惯用模式。

曾有多位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大陆维权律师大纪元表示,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决是由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决定的,中院只会维持一审原判。

旅美的前大陆维权律师吴绍平曾对大纪元说,“一审法院的判决实质上就是二审法院做出的决定。一审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当中,他们实际上是没有审判权的,在庭审中只是走个过场。

他曾在宁夏银川法院代理过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当事人一审被判决后,上诉到二审。他作为辩护律师阅卷时发现,一审法院在审理期间就向二审法院(中级法院)请示汇报,二审法院指示案子怎么判。

此外,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所谓“袭警”就是常用的一个手段。2002年长春插播者刘成军的腿被警察开枪打断后,被立即戴上手铐脚镣,拉上车押走,中途车翻了。长春市的喉舌报纸却造谣说,刘成军“袭警”导致车翻。当年刘成军被非法判刑19年,于2003年12月被迫害致死。

山东潍北监狱教育科预警孙继生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说:“哼!不转化就办他,电他!只要他敢稍微反抗,我们就弄死他,再给他扣个‘袭警’的罪名。”

狱中遭转化迫害 酷刑折磨

遭诬判后,姜洪禄被送到鸡西哈达监狱集训队迫害。因他身体颤抖,不能干活,两个月后狱警把他关进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他被几个包夹(犯人)看管。

2004年过年前一个月,监狱大队长找姜洪禄谈话,说上边要求“转化”(被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让姜洪禄写“四书”(放弃修炼的所谓“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姜拒绝“转化”,说:“法轮功是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能达到强身健体的好功法。对社会,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并告诉对方他全家人修炼受益的事实。

一次,狱警挨个问几个法轮功学员还炼不炼法轮功,并让他们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姜洪禄拒绝写,狱警指使3个犯人对他拳打脚踢,打得他呕吐,然后把他关进小号,戴上38斤重的铁镣子和手铐。他被折磨了15天,过年前一周被放出来,年后又被关了半个月。

2005年1月20日,姜洪禄被关进禁闭室,三、四平方米的小屋,地中间有一个铁环。人被铐上手铐、脚镣,然后再扣在铁环上定位,无法动弹,只能弯腰坐着。他被关了5天,骨瘦如柴,语言不清,手臂颤抖,大脑反应迟钝,被确诊为多发性脑梗塞。

2009年10月,监狱再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转化”迫害,要求各监区达到75%“转化率”。姜洪禄不配合,狱警安排犯人24小时摇晃他的床,不让他睡觉。

2010年5月1日,姜洪禄向监狱提出“保外就医”,警察逼他写“四书”,说他写了,一个月后就可以出狱。一个犯人告诉姜洪禄,如果他写了,监狱长、教导员、大队长等,每人可以得到至少1万元的奖金。

在妻子和朋友们的力争下,姜洪禄于2010年8月10日以“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中共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在8月份就出台了相关的“转化”政策。8月24日,新华社发表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的通知,明确要求“进一步做好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教育转化和解脱工作”。从此,“转化”成为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目标,是中共自上而下层层机构迫害法轮功的任务。

“转化”在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2008年年度报告”中被定义为:“一个对意识形态重新设置的过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各种身体和心理上的胁迫,直到他们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为止。”

家破人亡 含冤离世

2013年9月初,密山市太平乡管司法部门人员来找姜洪禄,让他去体检,说不去体检,他就要被收监。密山市太平乡副乡长拿来保证书让姜洪禄的妻子袁淑芝签字,被她拒绝。

2015年9月23日,姜洪禄被密山公安局非法拘留20天;10月13日,被牡丹江监狱非法收监,于2016年2月11日冤狱期满回家。

袁淑芝长期遭受精神和心理上的巨大打击,患上了糖尿病,病情越来越严重,后来做了双腿切除手术,于2018年痛苦离世。

姜洪禄和袁淑芝的儿子因父母遭受迫害,承受精神上的巨大打击,不见人,不说话,长期一个人待在屋里。曾经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现已家破人亡。

在2022年10月中共召开“二十大”前夕,密山市中共政法委怕法轮功学员出去讲真相,操控各派出所警察,按照前些年编制的法轮功学员名册, 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照像。

同年10月上旬,黑龙江省密山市太平乡派出所警察要找袁淑芝,找不到就往她亲朋家打电话,亲朋说,袁淑芝2018年就离世了。他们要找姜洪禄,亲朋说,他已瘫痪,住在老年公寓里。

长期遭受迫害的姜洪禄留下后遗症,不能吃饭,靠鼻饲维生,说话不清,人瘦成皮包骨头,于2024年1月27日在养老院离世。

至今被明慧网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5,069人,实际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远高于此。姜洪禄及其家人的遭遇是千千万万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缩影。

(资料源于明慧网)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3/2062453.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