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震惊!死亡率高达90% 中共在加州秘密实验室将病毒武器化

—加州秘密实验室,中共将高致命埃博拉病毒武器化

作者:
2022年12月,规章执行官杰萨琳‧哈珀(Jesalyn Harper)在加州靠近弗雷斯诺(Fresno)的里德利(Reedley),发现一条花园用的水管连接到一栋疑似废弃的建筑里,她进入了该建筑,发现这里像一个秘密的生物武器实验室。

中共政权正试图将埃博拉病毒武器化,该病毒的死亡率高达90%。

2022年12月,规章执行官杰萨琳‧哈珀(Jesalyn Harper)在加州靠近弗雷斯诺(Fresno)的里德利(Reedley),发现一条花园用的水管连接到一栋疑似废弃的建筑里,她进入了该建筑,发现这里像一个秘密的生物武器实验室。

该设施由中国公民朱家北(Jiabei Zhu,音译)经营,他是一名加拿大逃犯,也是一家与中共军方有联系的国有企业的高管。

哈珀在室内发现了穿着白大褂正在工作的中国人。

这个实验室培育了近千只转基因小鼠,“小鼠经过基因工程改造使其能够携带并传播新冠病毒”。

实验室里还有数千个贴有标签的、未贴标签的和有编码的潜在病原体样本,以及一个贴有“埃博拉”标签的冰柜,冰柜内有用于储存高风险生物材料的无标签密封袋。

中共似乎对埃博拉病毒非常感兴趣。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在一份解密报告中披露,华裔传染病科学家邱香果博士在温尼伯的该国唯一的P4实验室工作期间,未经授权向中国发送了埃博拉病毒的基因序列。

她还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经授权向该研究所送去了不同毒株的埃博拉病毒样本。她还向该实验室寄送了尼帕病毒样本,这是另一种由动物传播的致命病原体。

2018年5月31日,中非共和国位于首都班吉的巴斯德研究所,一名实验室技术人员在专门研究埃博拉病毒的P3实验室内处理样本。(Florent Vergnes/AFP via Getty Images)

邱博士曾研究过埃博拉病毒的治疗方法,还与中共解放军最高级别的医学研究机构——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进行合作。

邱香果和她的丈夫于2019年7月被护送出温尼伯实验室,于2021年1月被解雇,随后回到中国,在那里他们以假名工作。去年3月,一家中国制药公司公布的文件显示,邱博士正在研究埃博拉病毒。

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很高,但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率并不高。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性疾病前实验室主任肖恩‧林(Sean Lin)博士告诉华府智库“盖茨通研究所”(Gatestone)说:“一般来说,埃博拉病毒在宿主体外存活率不高,也不通过气溶胶传播。”“将埃博拉病毒转化为功能性生物武器并非易事。”然而,正如他所指出的,中共可以让这种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毕竟,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世界功能增益研究的中心。

林博士指出,尼帕病毒具有“高致病性”,他说:“令人担懮的是,中国病毒实验室曾与生态健康联盟合作,在马来西亚和印度收集尼帕病毒感染样本。”

加拿大也是如此。欧洲智库“解析中国”(Sinopsis)高级研究员、前加拿大驻华外交官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告诉作者:“加拿大允许中国科学家处理并向中国转移人类已知的一些最致命的病原体。”

《生物黑客:中国控制生命的竞赛》(Biohacked: China’s Race to Control Life)一书的作者布兰登‧韦切特(Brandon Weichert)告诉“盖茨通研究所”:“中共军方公开谈论将基因编辑工具CRISPR-Cas9武器化,并进行功能增益研究,作为将其转化为武器的后门。”“武汉病毒研究所将COVID-19武器化,但这只是概念性验证,还有一些更可怕的病毒,如埃博拉和尼帕,通过功能增益实验可以使其成为真正致命的瘟疫。”

因此,埃博拉病毒和尼帕病毒,只要在实验室中稍加改动,就可以成为中共灭绝美国人的工具。

灭绝?据报道,25年前,中共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上将发表秘密讲话,扬言灭绝美国人。他谈到利用病毒清除北美广阔地区的人口,以便中国人可以在无人居住的地区定居。“杀死一两亿美国人确实很残忍”,他说道,“但这是确保中国世纪的唯一道路,一个共产党领导世界的世纪。”

美国智库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Fisher)对“盖茨通研究所”表示:“迟浩田讲话的真伪无法核实”,“当2005年被揭露时,中共会对美国发动生物战,屠杀美国人,并为共产党的入侵、占领和剥削铺平道路,听起来很梦幻。”

从那时起,事态的发展让这段讲话变得可信起来。除其它外,引起COVID-19的病原体SARS-CoV-2几乎可以肯定是在武汉病毒所造出来的,而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则在病毒从该实验室逃逸后故意将其传播到中国境外。因此,“迟浩田的讲话听起来更像是一个真正的警告。”正如费舍尔所指出的,中共显然能够犯下滔天的罪恶。

在里德利实验室查获的物品有力地表明,中共正准备在美国传播病毒。“这个自杀式的实验室不安全、封闭性差、临时搭建、靠近人口聚集地、含有几十种病原体,不可能只有一个。”《国家利益》杂志的国家安全分析师韦切特说,“我认为,这是中共大规模军事行动的一部分,目的是在美国民众中传播病毒。”

COVID-19问题的关键在于它也感染并导致中国人死亡,因此,中共军方肯定正在研究针对特定群体的病原体。中国国防大学的权威刊物《军事战略科学》2017年期刊中提到了“特定种族基因攻击”的新型生物战。

把它想像成只针对美国人的埃博拉病毒吧。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5/2063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