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地主家的喜酒

作者:

杨柳村农民杨老汉,解放前勤劳致富,买了几亩地,土改时被戴上地主分子帽子,背上了沉重的黑锅。膝下一儿一女,儿子长大后,白面书生,一表人才,耕犁锄耙,无所不会,成了村里种田的好把式,上门提亲的人与日俱增。文革初期,当局颁发公安六条,杨老汉一下子被划进反革命队伍。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的造反派,在杨老汉的大门两旁用黑漆刷上一副对联:“只许你规规矩矩,不许你乱说乱动。”前来相亲的人一见黑漆标语,扭头就走了。那年头,谁还敢跟地富反坏右结亲啊。

到了1969年,杨老汉的儿子三十出头了,仍然是光棍一根,杨老汉心急如焚。然而就在此时,邻村一个富农的女儿竟看上了杨老汉的儿子。经过一段时间恋爱,婚事很快定了下来。这年腊月,他们选定一个黄道吉日,给儿女完亲。

“杨柳村地主杨老汉儿子结婚大办喜酒,朝南坐的全是一伙地富反坏右分子。他们一个个划拳行令,喝得正得意忘形呢!”消息立即传到公社革委会,造反派起家的汪副主任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大批判小分队马上集中,跟我走!”

热烈的喜宴被叫停,所有亲友都被赶到村里的社场上,一场革命大批判开始了。三代贫下中农出身的汪副主任不愧为阶级斗争的老手,他别出心裁地下令每一个参加酒宴的亲友将自己的成分报将出来,如有隐瞒,严惩不贷!都是附近三里五村的,谁敢隐瞒自己的成分啊。耷拉着脑袋的几排人一一报过去,参加酒宴的亲友十之八九十都有成分问题。

“这叫鱼亲鱼,虾亲虾,乌龟亲王八!我早就料到,地主家办喜酒,来喝喜酒的没有好东西!现在贫下中农都移风易俗,你地主富农成亲凭什么大吃大喝大办宴席?乌龟王八蛋凭什么一个个朝南坐?来人,给我把所有的饭菜酒全都倒入浴缸,叫他们吃个屁!”

一声令下,大批判小分队成员个个动手,五六桌的鸡鸭鱼肉,热炒冷盘,白酒黄酒,全被倒进大浴缸。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办了这么几桌酒席的杨老汉一家和所有的亲友们,无不目瞪口呆。

五六十位亲友在接受一场羞辱至极的批斗后,喜酒没吃成,饿着肚子一个个灰溜溜地离开了杨柳村。新媳妇虽然贤慧,怎忍得住这般打击,一气之下,也跟着父母跑回了娘家。

(选自《黑五类忆旧》第十二期,2011-04-01)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6/2063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