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地主

【老照片】他精准预言了中共土改后将会发生的后果 不幸全应验了(图)
2022-05-17

董时进:将地主的土地,房屋,生产工具及私人物品统统没收,分给贫农和无业游民,令这些收取不义之财者获得暂时的好处,却令他们失却了良知,是对中国传统道德的颠覆。在没有宗教信仰,缺乏法制基础的中国,传统道德规范是社会整合之基础。颠倒是非,打家劫舍的‘土改’,为后来的政治运动奠定基础。政权巩固之后,这个政党就会再将农民的土地收回,建立集体农庄,粮食大量交给政府,农民被整体奴役,然后会出现许多问题,会饿死人。

先戴帽后屠杀 共匪第一步棋
2022-04-25

地主这个词,我们现在顺嘴就说出来了,可1949年大陆沦陷之前,农村根本没这个词。您别惊讶,不信您去维基百科查,找到“地主”,我输您仨包子;大陆度娘有,但它不得不尴尬的承认:“地主”不是中国农民造的,那谁造的呢?共党这个恶鬼。出街日:1950年6月30日。

【老照片】没有一个长工说东家坏话 他精准预言中共土改的全部走向(图)
2022-02-08

“董时进知道土改大局已定,悲哀地预言说,政权巩固之后,这个政党就会将农民的土地收回,建立集体农庄,粮食大量交给政府,农民被整体奴役,然后会出现许多问题,会饿死人。孰料一语成谶!”

他的预言一一应验 地主富农是农村的先进生产力(图)
2022-01-14

董时进的良心上书,并没有得到官方的正面回应,他倒是被当地公安部门叫去审问了一番,并责令其写检查。至此,董时进总算是看明白了:“士农工商”他什么工作都做不了。因此他迅速选择离开大陆。他后来回忆这一年的经历时讲述过程十分翔实,唯独避谈如何出走 将地主的土地、房屋、生产工具等私人财产统统没收,分给贫农和无业游民,令这些收取不义之财者获得暂时的好处,却令他们失却了良知,这是对中国传统道德体系的釜底抽薪似的颠覆。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2021-12-16

我想说的就是自己出生的那个村庄(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果园村)里的地主和贫农的真实故事:我很小的时候,在共产党的教育下,不但只知道地主和富农是坏人,就连像我出身在中农成分家庭里的人也不是好人,记得我在16岁的时候就被进乡征兵的军队领导看好了,让我去当兵,可...

六、七十年代的乡村之怪状及趣事
2021-11-27

我生在苏皖交界处的一个偏僻小山村,儿时从那个贫穷、疯狂的年代中度过,耳染目睹的是让人啼笑皆非、忍俊不禁的故事,其中不乏愚昧、无知,让人咂舌的成分。文革之初,人们就像被灌注了过多的兴奋剂,热烈、疯狂,更有些神经质的举动!每天例行活动是对着毛泽东标准像,早请示...

还原“恶霸地主黄世仁”的真相
2021-11-10

如果说当年中共塑造的大恶霸地主刘文彩与真实的刘文彩完全是两回事,那么作为文学形象的黄世仁、南霸天和周扒皮就更是背离生活真实凭空杜撰出来的虚假典型了。黄世仁是《白毛女》塑造的恶霸地主形象,故事大意是:黄世仁一心想霸占佃户杨白劳的女儿喜儿。除夕之夜,黄世仁强迫...

西班牙斗地主!政府管控租金升幅被批干预市场(图)
2021-10-25

全球民粹主义兴起,年青人置业困年似乎都是有楼人士的错!外国媒体报道,西班牙政府通过租金管控法规,针对拥有10个以上住宅房地产的地主或持有人设立加租上限,遭批干预自由市场。法规中最引发争议的条文在于针对拥有多处住宅房产的地主设立租金调涨上限,此举主要瞄准大型...

财源滚滚中共的“土地财政”聪明无比(图)
2021-10-23

中共的耕者有其田是一个世纪大骗局。(网络图片)一、耕者有其田一个世纪的大骗局多年来,中共把耕者有其田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把自己抬到一个普救众生的道义高峰,在这个高峰,他君临天下、指点江山,气吞万里如虎。他的确曾把从地主那儿抢来的田地分给了农民,农民也的确喜滋...

还原“恶霸地主刘文彩”的真相
2021-10-14

1965年初,在大邑县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四川美术学院的师生们用泥巴塑造了一组解放前农民向地主交租的群像,这组以刘文彩为原型名为《收租院》的泥塑大大小小共114个,一个个栩栩如生,无言地诉说着刘文彩当年所干的种种坏事与罪恶——从小斗放贷、大斗收租、私设地...

土改惨祸 (图)
2021-10-13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在中国大陆西南山乡读小学。我县是个盆地,周围是山,中间是偶有丘陵的平原。我村就在平原中部,300多户人家。那里气候温和,一年四季树木长绿,溪水长流,百花盛开,湖光山色,美不胜收,风景十分秀丽。一年稻麦三季收成,人们忙碌勤劳,吃的虽不算好,...

古迹土改史 地主儿媳被扒衣烤得乳房滴油(组图)
2021-10-01

我在三峡库区采访时就听说湖北利川有一个叫“大水井”的大地主庄园。根据经验,有地主庄园的地方,一定有土改的血腥,心里便暗暗埋下了前去采访的愿望。可惜,我来晚了,遭受烧烤酷刑的彭吉珍老人在两年前去世了,再也无法倾听一个苦难女人的经历。庆幸的是,我在利川人民医院找到了向贤早老人,并赶在他动手术前采访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