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地主

残忍至极!文革中的这些酷刑前所未闻(图)
2023-09-07

对付老牌反革命咱得玩点新招!”他吩咐打手搬来两张桌子,放在吊起的魏建浩两端,然后两个打手相对站在桌子上,像老和尚撞钟似的你推过来,他撞过去。老反革命涕泪满面,发出凄厉的哭喊。随着打手们放纵的推撞,受害人在空中的摆幅越来越大,最后绳索断掉,老反革命象一只沉重的沙袋摔在地上,脑浆迸裂,四肢痉挛,全身卷缩得像一只刺猬。

庆明:少奶奶的智慧
2023-09-03

阿庆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聊起了他的母亲。阿庆母亲的婆家被中共定了地主成分,他的母亲就自然成了人们口中的少奶奶。他母亲从来没有被中共谎言欺骗得了,所以在阿庆童年时期,母亲的传统教育给他打下很好的做人基础,也传给他好多传统智慧,让他受益终生。阿庆生于中共统治中国...

骇人听闻!中共在土改中使用什么样的酷刑?(图)
2023-08-25

谭松承认他当初调查川东土改时,那些血腥惨烈的场面他自己也难以承受,但他要抢救历史,拒绝让血腥的历史真实被吞噬和淹没。他在一篇文章中,引用流亡瑞典的湖南作家茉莉的一句话说,“为了天空不再黑暗,必须先揭露黑暗。” 谭松演讲的川东土改,是指原四川省所辖的重庆市、万县市、涪陵市、广安市和黔江地区,即大致今天重庆直辖市区域。谭松是重庆人,他在二○○二年开始调查川东土改历史,访问了四百多个土改亲历者,包括当年的土改工作队队员、民兵、地主子女和知情者、甚至还有受尽酷刑而活下来的地主,所有采访均做了录音录像

作为地主崽的童年(图)
2023-08-17

在五兄弟姐妹中,我排行第四,是父亲从内蒙劳改回来后的第二年(1958年)出生的。母亲在轰轰烈烈的大跃进工地上孕育了我,并且在没有医生护士接生的条件下,独自一人把我生下来。母亲因劳累过度,加上严重营养不足,我出生时头大身小,给人的感觉是个畸婴。母亲出生于海南文昌县一林姓有钱人家。外...

一对老地主(图)
2023-08-12

我们生产队的贫下中农似乎并不仇恨地主分子保占英,对此我一直感到奇怪。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生产队砖瓦窑上干活时,我单独与有了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为了赶时间交货,常常不等砖瓦窑完全冷却就开始出窑。新烧制的砖瓦,粗糙坚硬,火辣烫人。有时热砖灰还会被吸进完全不设防的口鼻中,呛得人胸腔刺疼。出...

运东的土改复查(图)
2023-08-11

1947年8月1日是我的父亲,一个有8年党龄,年仅32岁的中共地下党员的遇难日,至今已过去了整整62年。父亲是被土匪的儿子,在土改复查斗争的群众大会上,被拉上望蒋竿摔下后活活打死的。民国初期,我的太爷靠走街串巷卖盆卖碗稍有积蓄,后又与人合伙做小生意,生活比一般人好一点。1939年...

父亲的“挨斗”后遗症(图)
2023-08-09

在整个1970年代,我经常看到这样的情景,父亲听到生产队的上工钟响便拿着铁锨或者镢头、钉耙什么的,匆匆走到大门外,却又莫名其妙地突然停下来,把工具放下,双手抱着工具把,下巴支在手背上,眼睛茫然地望着前面。有时我姐会看笑话一样喊大家:看,咱爹又癔症啦。(癔症在我的老家一带,意思就是...

土改的三大目的(图)
2023-07-09

中共批斗地主富农示意图。(新唐人电视台)1950年6月,中共中央决定在所谓新解放区(1947年之后解放的地区)开展土改。一声令下,整个农村立马笼罩在红色恐怖、血雨腥风之中,200多万地主的人头纷纷落地。中共进行土改为什么要杀那么多地主呢?美国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中写道(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