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林保华:一人游行5名警察监控 国安阴影下香港的乱套

作者为资深评论家、专栏作家、中共党史学者。曾担任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张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员,研究中国政经改革。

▲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中共自称是工人阶级领导的政权,但在《香港国安法》下,香港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无产阶级专政”地区。图为2024年5月1日黄金周假期开始时,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游览香港尖沙咀海滨。

北京制定的《香港国安法》于2020年年中在香港开始执行后,香港改变了面貌,昔日香港已不复在。然而北京还嫌不够,今(2024)年3月再制定由《基本法》23条产生的《香港国安条例》,比前者更加完整、更加严苛。这些导致过去的行事规则被搅乱,各种怪事连续发生。

香港官方的“五一劳动节”

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中共自称是工人阶级领导的政权,在《香港国安法》“双执行机制”下,可以说香港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地区。既然如此,对五一劳动节的态度,一个应该是欢庆自己做“领导”的节日,一个就是检视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有没有严重的剥削现象,给予纠正。总之,要坚决贯彻马克思恩格斯生前所号召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香港是中国工人阶级最早组织工会,并且开展斗争的地区。其中香港海员工会就是最著名的一个,成立于1921年3月,比中共的历史还早,起先与国民党关系密切,后来为中共所渗透,就是现在中共领导的“香港工联会”的前身。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的苏兆征,就是香港海员工会创办人,不幸健康问题而早在1929年就病逝,以致中共因为缺乏产业工人阶级的领导,而被毛泽东引上农民运动的流氓无产阶级的邪路。

当今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在五一前就说:“工联会将于五一前的周末到政府总部请愿,但就不会举办五一游行。”吴秋北认为现时的活动计划最有效表达诉求,“唔系避开啲乜嘢(不是避开点什么)。”被问到是不是意味着日后不会再办游行,他说会因应社会情况以不同形式表达劳工议题云云。看来今年就是“社会情况”不便举办游行。什么情况?就是《香港国安法》的双执行机制,不但针对“反中乱港分子”,也针对“爱国分子”。

于是4月30日晚上工联会举办五一酒会,特首李家超主礼致辞时赞扬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说他是23条立法的法案委员会成员,积极审议法案。李家超还留意到吴秋北最近发表表一篇提倡劳动模范、大国工匠的文章。结果五一节变成吃吃喝喝的节日,马克思、恩格斯做梦也不会想到。

也由于吴秋北赞扬劳动模范,因此工联会于5月下旬邀请内地的劳动模范来港交流,包括参与港珠澳大楼建设的工程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等。劳动模范应该是国有企业才有的,中国许多国有企业,有许多劳动模范不稀奇,然而香港多是资本主义企业,要资本家剥削下的工人做劳动模范,难道是要他们为资本家卖命?为资本家搞创造发明?那不是加强了资本家对劳苦大众的剥削?

民间团体五一“不给游行”

然而香港仍然有人想以传统方式纪念五一劳动节。民主派政党之一的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在当天说,过去一个星期警方警民关系组人员曾联络该党,追问会否于五一那天发起行动,更曾经询问会否改期,但她强调应该于劳动节当天为劳工权益发声。显然,警方要她改期举行,非常荒唐,实际上就是否决了他们的劳动节游行。利用五一劳动节为工人发声很传统、很正常,警方要她改期,那么劳动节难道在香港也要改期?香港特区政府当局为何这样害怕五一劳动节?无产阶级专政害怕工人阶级,是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已经变种?

▲香港民主人士,号称“女长毛”的雷玉莲,5月18日举行个人游行。图为2018年7月1日,雷玉莲参加香港主权移交21周年抗议游行后,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总部外焚烧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肖像。

可以游行的懒于游行,要游行提出诉求的不给游行,这就是香港目前的怪现状。结果在5月18日出现社运人士,号称“女长毛”(女版梁国雄,梁国雄目前在押)的雷玉莲的个人游行,当然没有申请,引发当局相当紧张,派了5名便衣警察监控、阻挠。她游行时手上拿了一份剪报,这就是她的游行内容。那就是一则香港妈妈抱着智障儿子一起烧炭自杀死亡的报导。5月18日是他们的头七。他们的死没有什么人关心,但是引起具有人道胸怀的社运人士的关注。除了那张剪报,“女长毛”拿的就是佛经、水果、馒头等祭品及香炉和几支香。她从铜锣湾的崇光走到金钟的政府总部,在铁马前设了祭坛进行拜祭,要求政府今后多注意对残障人士的照顾。这样的游行,不涉及政治,政府有理由阻挡吗?这就是合法斗争。

把佛诞节当作放生节?

除了劳动节,5月15日是香港的佛诞节,这是九七后规定的假日,因为在共产党眼中,佛教的出世态度、轮回学说,符合中共的思维,不担心他们搞革命。然而香港人把佛诞节当作放生节,也是荒唐可笑。

放生的焦点在北角码头。北角码头设有放生滑梯,滑梯口旁的空地有台摆放观音像和果盘,有海鲜档职员协助信众放生,有些人会在放生前拜神、念经。北角码头在当天上午陆续有信众在码头放生鱼、虾、蚬。有海鲜档称还有不少人购买八爪鱼、墨鱼等海鲜放生,有人花费近4,000元(港币),至中午时八爪鱼已销售一空。另有数名海鲜档职员不满记者在场采访,推走记者并斥“唱衰我哋,阻住我哋做生意”(唱衰我们,妨碍我们做生意),又要渡轮码头职员以“在码头进行访问须事前申请”为由驱赶记者。怎会如此仇视媒体?看来这些职员对共产党与特区政府扼杀新闻自由有很深刻的领会。

香港一向讲究环保,现在特区政府表面也还是如此,至今还忙着垃圾分类、走塑(即“限塑令”),然而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这个“放生”,却不分海鱼还是淡水鱼,都往海里放,对淡水鱼来说,那是“放死”。不但如此,买来海鲜店里的外来物种,放到本地海域,会破坏本地生态。这情况就如强国人来香港掺沙子,香港人的基因就会逐渐变化。然而海鲜店为了赚钱才不管这些,政府也懒得管这些。还有某些鸟类在海面上盘旋,一看到刚放生的鱼类浮上来,一俯冲就叼走可怜的小鱼。真的要放生,最主要还是放生香港市民吧。放弃对人博爱的放生,岂是佛祖的真正主张?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看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8/2064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