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还是房地产:河南人已被收割了好几次

今年3月底,河南建业的胡葆森回濮阳老家祭祖,被一群人堵在了半路。堵他的是濮阳几个项目的业主,2022年起,这些项目就开始停工。事情过后,听说濮阳的项目终于复工了。

胡老板原名滑建明。他早年间去香港,回来时据说带回了三样东西:1000多万港元,港商身份,以及“胡”姓。

虽改了姓,不过滑家祖坟所在的地方,他还是很在意。胡葆森对老家很有感情,不只一次说:让河南人民都住上好房子。

成立30多年来,建业一直深耕中原,覆盖了河南省的全部县级城市,成了省里最大的民营房企,拥有最多的业主。他的确做过不少感动河南的事。建业投资足球20多年,是中国职业足球最“长情”的投资者。前几年,他又投资开发了河南人自己的迪士尼——只有河南。

建业以地产起家,逐渐将业务扩展至物业、科技、文旅、农业、体育、金融,是河南最知名的品牌了。30年来,建业的业主们除了获得了房价上涨红利,有些人也以某种隐秘的方式参与到建业的发展中,共享时代红利。

去年年底的一天,位于郑州市郑东新区的建业集团总部,迎来一支近百人的队伍。他们拉起横幅,向建业讨要血汗钱。队伍中有不少人拖着拉杆箱,是从外地赶来的。这些人大多是建业的业主,同时,他们还有另一个身份:债权人。

事情要追溯到2016年6月,一个名为“建业君临会”的会员制组织成立。会员多是建业的高端业主,也有客户及合作伙伴,总之都是河南的社会精英。

建业君临会在河南省主要地市都有分会,并时常组织线上和线下活动。其线下活动热闹非凡,常有河南文学、摄影、美术、曲艺界的知名人士捧场,胡老板也多次露面。

2018年,经建业君临会工作人员介绍,郑州建业业主王云峰认识了一位理财经理。后者隶属于一家名为“嵩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这家企业的大股东为:建业投资。理财经理向他推荐了一款基金类产品,投资期限为6个月,收益率10%上下。底层资产是建业地产的一个房地产项目。

王云峰是建业的老业主,当时他名下有三套建业房产,他的家人和朋友,也有不少买了建业的房子。那几年,楼市火爆,王云峰手上的房子,全都涨了不少。他考虑了一下,最终花了100万,投了这款产品。6个月后,他如期收到了本金和利息。

此后,理财经理又向他推荐了多款短期理财产品,期限从3个月到12个月不等,利率在10%上下,发行人都是建业旗下的项目公司。王云峰心里清楚:这是一个跟着胡老板赚钱的机会。

2019年,建业君临会的工作人员也开始推销理财产品。但从这一年开始,他们主推的产品类型从基金变成了债权计划。工作人员解释说,国家对基金类产品的管理太严了,债权计划更灵活,门槛也更低。

这些债权计划的底层资产,同样是建业旗下项目。但承销商和受托管理人变成了:河南嵩岳实业。

嵩岳实业的大股东也是建业投资,上面提到的王云峰没有注意到,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资产管理、投资管理等金融业务。还有一个信息他没有注意到。他购买的债权计划,备案单位是一家叫“焦作弘光信用资产登记备案中心有限公司”的金融交易所。监管部门从2018年开始,就开始清理整顿这类地方交易场所了。在河南,焦作弘光给很多理财产品做过备案,其中也包括:中植系。

2021年9月,建业发给河南省政府的3000字“求救信”流传出来。信里说,企业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也在那个月,焦作弘光被要求停业整顿。但建业的债权计划,还在源源不断地通过嵩岳实业销售。

河南老乡们太信任建业了,也太相信房地产的未来了。

2022年到2023年间,依然有大量投资者购买了建业发行的债权计划,产品期限从1个月到1年不等。王云峰知道的就有近千人。,他们都是“建业的业主、前员工、员工亲属,还有关联合作方”。甚至2023年上半年,建业已经出现兑付危机了,还有人还在购买债权计划。

2022年10月,王云峰购买的一款债权计划到期,对方告诉他,暂时无法兑付。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当时,房地产风险正快速蔓延,不断有房企暴雷。建业虽没有暴雷,但也走得磕磕绊绊。王云峰心里没底,但他转念一想,自己购买的理财产品,是给房地产项目做融资的,只要项目进展顺利,就不会存在太大的兑付问题。

他开车到项目现场,结果发现他太“拿衣服”(naive英文的谐音,幼稚的意思)了:工地已经停工好几个月了。

王云峰把所有认购合同都翻了出来,才终于发现,焦作弘光早就停业了,而嵩岳实业压根就没有金融产品发行许可。而他们买的债权计划,合同也悄悄做了很多调整,比如从2022年5月开始,在债权计划认购协议的“违约责任”一栏,违约金从之前的每天万分之五,悄然调整为:每天万分之零点五——他们对建业的信任,终于坍塌了……

从2022年底开始,嵩岳实业陆续与一些债权人签订了展期协议,并在第二年上半年进行了部分兑付。这也是嵩岳实业最后的集中兑付。2023年6月,建业地产宣布暴雷。年末,几乎所有的债权计划都无法兑付。

有债权人试图对焦作弘光进行追责,便向焦作市金融局投诉。结果发现,由于中植系暴雷的影响,关于焦作弘光的投诉已经多如牛毛。焦作市金融局表示,焦作弘光备案的该理财产品从未在金融局备案,并建议他们报案。

只有那些较早采取法律途径的人,最终拿到了钱,其余大部分人都没能挽回损失。

申诉过程中,这些债权人还遇到了另外两路群体。

一路是建业前员工。他们在2020年到2023年购买了公司的信托理财产品,但到后期已经无法兑付。期间,有些员工还被裁员了。另一路为购房者。这部分人为数众多,他们购买了建业的房子,但因项目停工而无法交付。

可以说,这一轮房地产的低迷,波及到了河南的整个中产阶层。前两年有人说:屌丝死于P2P,中产死于理财,富豪死于信托,总有一款适合你。

同为维权方,购房者的境遇相对要好一点。河南省正在全力推进“保交楼”。到位资金优先用于项目的建设和交付。最惨的就是债权人,他们的偿付优先级很低,几乎无法执行。

执法部门告诉这些债权人:法院判决后,如果债权计划投资的项目没有纳入“保交楼”,债权人就可以申请执行;而一旦纳入“保交楼”,他们就只能等待。

房地产的问题,远不止水面上看到的这些。

2023年,河南常住人口减少了大约57万人,是全国最高。中国人口流出最多的城市中,如果剔除直辖市重庆,前三名全部被河南包场:周口、信阳、南阳。而郑州的常住人口增加了18万,仅次于合肥,说明很大一部分老乡,还是转移到郑州了。背靠着人口最多的河南老乡,郑州成了中国房产交易量最大的城市之一,修复老乡们的信心,保住郑州的市场,对河南省来说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包叔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9/2069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