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右派分子

右派分子20年 朱镕基的“反党罪行”(图)
2022-01-05

在正式为朱镕基平反的那一天,中国社科院组织部门的一位负责人,郑重其事地向朱镕基展示从他的档案里抽出来的“右派分子”材料和开除党籍的处分决定,然后付之一炬。朱镕基看着那一张张记载他“反党罪行”的字纸,在火中迅速化为灰烬,没说一句话!

阶级敌人强奸造反派? 他在浩劫中死去
2021-12-09

他死了,他死于文革中,时年33岁,正当青春勃发。 他是累死的吗?不是;他是饿死的吗?也不是;他是毒死的吗?亦不是!怎么死的,让我从头说起。 他和我同在上饶师范附属小学教书,是同事挚友,又是"阳谋"受害中的患难之交。他与我是同一棵...

一个42人的教学班的十名右派
2021-12-08

五七学社在香港成立,为“抢救记忆,保存史料,为后世鉴”而征集史料,我在回忆录《岁月留痕》中就早写了一些,后又多次以《必须回首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为题在《品味盛世》(中国戏剧出版社2003年9月北京)、《古风杯华夏作家网杯——文学大奖赛优秀作品...

小偷领导警察 一个退休警察的忏悔录
2021-11-25

说小偷是警察的领导,您一定颇为惊讶!这个小偷,名副其实,而且先后当了我的两次领导;我这个警察是科班出身的正品,一点也不掺假,可对这个小偷领导总是俯首贴耳,唯命是从,这就让您更加不可思议了!究竟是咋回事?且听我细细道来。 1958年2月...

小医生居然惊动大部长
2021-11-19

五十年前,1958年的春节是个肃杀凄凉荒恐的日子,也是狂热的日子,就看你处在什么位子了。所有的知识界都经历了反右的摧残,多少人家身陷炼狱,剩下的除了噤若寒蝉者,就只有捕猎者的亢奋和获取更多猎物的渴望了。 五十年后我问本文传主,他们当时...

50年代他就敢公开叫板共产党
2021-10-29

一九五七年六月下旬的一天,一位身穿短袖白衬衫的中年人走向西南师范学院大礼堂主席台。看他从容不迫而又大义凛然的气度,像是要对台下6000多名师生员工作一次重要报告。此时,台下鸦雀无声,几千双怀着复杂心情的眼睛盯在那中年人身上。那中年人走到麦克...

北大才子因这句话被劳教 只是早说了20年(图)
2021-10-15

王书瑶,沈阳人,男,1936年生。两岁时父亲过世,生活艰难,作过报童,卖过冰棍,对社会的苦难有很深的感受。1955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1957年在“五一九运动”中,写“高度集权是危险的”大字报,呼吁不要高度集权,防止斯大林的悲剧在中国...

吃屎的人生 苦涩的回忆
2021-10-06

自从我被划为右派分子后,就被送去农场劳动教养,历时十余年之久。 农场劳动教养的生活,令我终生难忘,许多人物,事物和自己的亲身经历,时刻浮现在眼前。为了一个忘却的纪念,仅将铭刻心灵的点滴之事,如实记录,与难友们共话。 麻疯草里寻宝...

铁流:精英们饿死在四川峨边沙坪劳改农场(图)
2021-10-02

题记:那是一座自然监狱,埋葬生命与爱情的地方,一遍白骨,处处墓坟。而今它己不复存在,从人们记忆中消失。是历史的进步,还是对罪恶的封杀? 四川乐山市峨边县沙坪劳改农场,位于成都西南300公里,这里一年四季气候恶劣,阴风怒号,霜剑冰刀,野...

中共毒辣专政手段令法西斯望尘莫及l(图)
2021-10-01

劳教既是这些“小劳教”的身份,又是他们的生存状态,饥荒则是他们在劳教身份和被劳教生存状态下的又一种生存状态。这两者相互作用,将“小劳教”的身体、精神残酷地抽空,令他们在饥饿,在难以与父母相见而哭泣、绝望,并在饥饿、绝望中死亡,继而对死亡的麻木中成为真正的罪犯,一个盗窃国家、集体和个人粮食的罪犯。

被刻意消逝的五大劳教营的惊心黑幕(图)
2021-09-30

四川省峨边县沙坪劳改农场场 笔者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幸存者,分别来自当年显赫一时的几座劳教农场:夹边沟、兴凯湖、峨边沙坪、“苏北利亚”、清河。根据他们的亲身经历和参照文献史志资料,笔者试图粗略勾勒“反右”至“文革”年代中国五大劳教...

《往事微痕》:张平中蒙难记
2021-09-01

2007年6月15日,朋友们相聚翠湖茶座,张平中笑谈自己蒙冤受难的经历。 他说:1957年整风时期,我在整风办公室当工作员,像我这个出身于剥削阶级的“阶级异已分子”,怎能进入那样的机构当差,说起来是场误会。 整风期间吕逢全市长是...

走进死亡集中营的上海女人
2021-08-13

说来万分惭愧,我听到夹边沟这个名字,竟然迟至2005年,还多亏天津作家杨显惠的来访。1946年出生的杨显惠,以他的年龄,幸好赶不上反右的年代。他只能当个上山下乡的知青。1965年,只有十九岁的他,刚刚高中毕业,离开兰州,奔赴千里之外的甘肃省...

强硬到底的费宇鸣为啥要骂共产党
2021-07-07

题记:费宇鸣名字和他性格一样:声鸣宇宙,且不怕捆、不怕打、不怕吊,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他喜欢唱歌、弹钢琴,七十八岁的人了,舞步仍像年轻人一样的矫健。那天我去他家作客,要爬上成都西南边中央花园一幢七层楼高的顶房。没有电梯,他每天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