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汪东兴

林彪想通过设立国家主席自己上位 殊不知毛认为是犯上作乱(图)
2022-01-18

早在一九七〇年初,毛就向政治局党委表示,他决不再出任国家主席,也不要设国家主席。但大部分中全会的会议代表并不知道。一旦恢复设立国家主席而毛又不聘任,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林彪为唯一可能人选。这便是林的如意算盘。林彪这下犯下了和刘少奇一样的政治错误——以为中国可以有两个主席。在毛眼里,想和他齐头并立是犯上作乱。

毛喜欢和美国右派打交道 讨厌心口不一的左派(图)
2022-01-17

毛说:“日本后面实际上是美国。可是东面的美国,离我们远得很哪。我看,还是照我们老祖宗的办法才好,叫做‘远交近攻’”。我说:“我们的报纸几乎天天对美国口诛笔伐,越南又在同美国打仗,这怎么能交往得起来呢?”毛说:“美国同苏联不同。美国没有占过中国一块土地。美国新总统尼克松上台了。此人是个老右派,老反共分子。我是喜欢同右派打交道的,右派讲实话。不像左派心口不一,说的和做的完全不一样。”

周恩来像奴仆跪在毛面前展示地图 却连自己的卫士长都不愿保护(图)
2022-01-16

周带了一张北京市大地图来到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将地图在地毯上摊开,跪在地图前,为毛指点方向。毛站在地图旁,一面吸纸烟,一面听着周的解说。以堂堂一国的总理,怎么能举止像个奴仆一样呢?毛的态度带着一嘲讽,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切。毛的专制极权在毛与周的君臣关系上表露无遗。毛一方面要求周的忠心,事事按毛的意旨办,因此周也才能保住地位,另一方面又因为周过于忠心,毛完全没有将周放在眼里,毛不认为周有撮取权力的野心,所以周能够被打而不倒。

毛不断更换身边女友的原因:保证自己永远受到爱戴(图)
2022-01-11

身着军服的八三四一部队仍在室内游泳池周围保卫毛的安全。但最令我惊讶的是,毛身边的女友更多了。我不熟悉那些服务员和警卫,但我看得出来那批新人都很崇拜毛,就像我刚替毛工作时一样。我猜想旧的人和我一样遭到幻灭的痛苦——跟毛越久,越无法尊敬毛。只有不断调换身边的人,毛才能保证他会永远受到爱戴。

听到自己送的芒果腐烂了还被当作圣物 毛大笑 认为无伤大雅(图)
2022-01-10

汪东兴把芒果仪式化,唱颂着毛语录的警句,然后把芒果用蜡封起来保存,以便传给后世子孙。芒果被供奉在大厅的台上,工人们排队一一前往鞠躬致敬。没有人知道该在蜡封前将芒果消毒,因此没几天后芒果就开始腐烂。革委会将蜡弄掉,剥皮,然后用一大锅水煮芒果肉,再举行一个仪式,工人们排成一队,每人都喝了一口芒果煮过的水。在那之后,革委会订了一个蜡制的芒果,将它摆在台上,工人们仍依序排队上前致敬,没有丝毫差别。我跟毛说了芒果的趣事,他大笑。他觉得膜拜芒果无伤大雅,这故事也很有趣。

江青注射抗生素后不适 怀疑医生要下毒谋害她(图)
2022-01-09

过了将近半小时,江忽然说全身发痒,立刻叫起来说,这药有毒。护士是新来的,年纪很轻,听得全身颤抖,哭起来。我给江做了检查,没有发现任何不正常的征象。江见到汪的第一句话是:“李志绥用毒药害我。”汪说:“不行。江青要我打电话报告主席,你抢先去讲了,江青会闹得更厉害。不如就在这里,等主席来了以后再说。”汪对毛还不完全了解,毛一向是先入为主,汪不让我先去见毛是错的。

毛让女友穿上军装去拍照上画报 江青看了敢怒不敢言(图)
2022-01-03

各报纸派记者来采访,《人民画报》和《解放军画报》也派了摄影记者。他们很喜欢拍一些漂亮一点的女兵像。后来江青翻看《画报》,发现有女服务员的军装像,于是在中央文革碰头会上质问汪东兴,让服务员穿上军装,假装解放军去支左,谁是这件事的后台。汪回答得很干脆:“这是毛主席的意思。”江青似乎吃了一记闷棍,不作声了。

江青擅闯中南海游泳池 毛女友狼狈躲起来 所谓毛“龙种”都是谣言(图)
2022-01-02

一次正在大被同眠的时候,江青突然从钓鱼台国宾馆住地来了。游泳池门口的警卫不敢阻拦,江进到游泳池以后,才由吴旭君跑到里面通知毛,这几个女孩子抱着衣服躲起来了。毛为此大发脾气,毛要我告诉汪东兴:“中央别的人要见我,都是先打电话请示,我同意了才来,江青为什么要自己闯来呢。告诉汪东兴,没有我的同意,门口的警卫不许放她进来。”这一条成了规定,江青只好遵守。刘对我说了叶先前的那番话,她以为我也认为那男孩是“龙种”。我从未向任何人透露毛早已丧失生育能力之事。

文革毛亲自出头力保汪东兴 中央警卫局被禁止参加造反组织(图)
2021-12-28

毛亲自出头保护了汪东兴。毛同我说:“警卫不能乱。警卫乱了套,哪里还有安全呢?”又由周恩来反复向我们讲:“凡是在首长身边的人,不允许参加革命造反组织。”一次外出到人民大会堂,乘车回到游泳池,毛下车后,对司机说:“大字报说‘火烧汪东兴’、‘油炸汪东兴’,火烧、油炸都可以,可是不要烧糊了,炸焦了,糊了、焦了就不好了。吃烤鸭,谁也不会吃糊焦鸭子。你回去同你们交通料和别的地方的人都讲一讲。”毛的这些话,是发出“保”汪的信号。警卫局不能乱,否则可能危及毛的安全。

林彪曾经长期吸毒 在外面风光和在家里的病态完全判若两人(图)
2021-12-21

叶群跟我说了林的一些情况。叶说,林原来吸鸦片,后来改成注射吗啡。一九四九年以后,到苏联去,才戒掉的。自此后便没有再复发,但林的举止仍然令人难以理解。林怕风、怕光,所以很少外出,更别说去开会。怕水怕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只要看见水或听到水声就会拉肚子。因此,根本不能喝水,只能用馒头泡湿了吃,代替喝水。大便不能上厕所,要用便盆放在床上,用棉被从头下盖全身,在被子内大便。我心中很纳闷,这明明是一个精神上不健全的人,怎么能让他来管理国家呢?

毛最终决定打倒罗瑞卿 罗总是跟支持毛路线的林彪对着干(图)
2021-12-14

罗汲汲于推行中国军备现代化,对林彪提倡的“小米加步枪”理论也就是毛的革命理论公开予以鄙视,认为不合现代的战略。叶群又指使空军政委吴法宪“揭发”罗瑞卿说“罗原本就不赞成林彪接任彭德怀,现在又想逼林交权退位。有一次,罗到林总这汇报工作,林总身体不太好,没听罗讲完,让罗走了。罗在走廊大吵大嚷‘病号嘛,还管什么事!病号,让贤!不要干扰,不要挡路。”

毛反对子女特权 但李纳得了感冒住北京医院 校长认错道歉(图)
2021-12-13

李纳当时是北大历史系学生。我赶去时发现李纳只是重感冒、发烧,北大的党委书记兼校长陆平小心谨慎,通知了我。当时历史系的总书记也在,陆平和他两人十分担心。两人一再向我认错道歉,他们说知道的太晚了,耽搁了时间。李纳很不高兴,在发脾气,嫌我不早点去看她,还说要是死了,不会有人知道。

张玉凤与毛吵架对骂且拒不认错 毛被气病了说不出话来(图)
2021-12-12

王海蓉气呼呼地说“你们怎么能让张玉凤这样的人在这工作。这个人简直是无赖泼妇。她对主席太没有礼貌。昨天晚上主席同我说,张玉凤简直要骑在他的头上拉屎。主席气得不行。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能受张玉凤的气?你们不管的话,我要向中央写报告。”张玉凤说,他同我吵架,骂我,还骂我的娘,我才骂他的。张玉凤又不服气,是毛先骂她,为什么要她检讨,一气之下,回到专列火车去了。

张玉凤不洗手就帮毛挤毛囊炎 导致毛严重化脓性感染(图)
2021-12-06

毛自己也没料到一个搔破的小肿块会变得这么严重,毛同我讲“现在好了。在火车上,你起先给我看,说得毫无问题,最后闹得成了这么大的问题。哪是几天哪,是十几天。这真是‘小泥鳅翻巨浪’。你起先应该这么讲,这个病可能很快好,但是也可能要厉害起来。这么讲就两面都站住脚了,就不会说不中了。”张玉凤为我不肯替她推卸搔、挤的责任而愤恨不平。我清楚一定是张没有洗手就帮毛掐破而感染,而且不止一次挤过。毛至死前也一直为此事怪她。

邓小平发火:不要说三道四 汪东兴黯然辞职
2021-11-30

汪东兴:“我决定还是自己辞职比较好,这样对你们更好地执行你们的路线,也就排除了很大的障碍或阻力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汪东兴的心彻底凉了。在政治局召开生活会的时候,汪东兴指着刚刚发下来的《关于刘...

在专列密会女友被录音 震怒之余毛不再信任身边的人(图)
2021-11-22

毛认为这是中央这几个人,也就是其他中央常委和书记处,针对他的行动,采取的特务手段。结合这些年来反斯大林的经验,他认为这是反他的准备行动之一。很自然,从这时起,他对中央的隔阂增加了,怀疑更大了。这些疑惧都在文化大革命时爆发出来。使他更为震动的是,录音安装了几年,身边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向他通风报信。最后让他知道了情况的是他的女友。由此,他认为身边的人并不可靠,比较可靠的是女友。这些人往往告诉他真的情况。

一男人以妻子与毛有染为荣且期待升迁 连汪东兴都看不下去了(图)
2021-11-21

毛不在乎二姊是已婚女子,绿帽冠顶的这位二姐夫不但没有义愤填膺,反而深觉与有荣焉,窃望以此做升官之阶。晚饭后,毛叫他回家,让二姊住了三晚。汪东兴为此曾愤愤地说:“竟然还会有这样王八式的男人。”汪东兴还讥笑说:“她的妈是死了,不死的话,也会来。这一家子真是一锅煮。”

邓小平破口大骂 汪东兴黯然辞职(图)
2021-11-19

邓小平站起来破口大骂:“汪东兴几乎每一次开会都要出来唱唱反调,已经充当了我们中心工作转移和平反冤假错案的绊脚石了。对任何问题都要说三道四,好像你汪东兴什么事情都知道似的……”与其让别人把自己赶出去,不如自己主动一些,汪东兴黯然辞职。 汪东兴:“我决定还是自己辞职比较好,这样对你们更好地执行你们的路线,也就排除了很大的障碍或阻力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除了怕毛不要她 江青病的根源是身为毛夫人却没获得足够的权力(图)
2021-11-16

江的病的根源,首先毛有不少相好的。江心里有气,又怕毛不要她了。又恨又怕,精神不会正常。党没有给江青掌大权的地位,她心里不痛快,不服气,又没有办法。这两点加在一起,自然这里不如意,那里不舒服。谁有办法治她这种心病呢?也只能毛表示永远要她,劝劝她,才好一点。可是让她掌握大权,我看毛也不可能自己开口,就是毛想这样办也难,何况江青眼高手低,什么本事没有,还不愿在别人领导下工作,脾气又大又爱教训人,同谁也合作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