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就是能应对小概率事件(深度好文)

心里有束光·

人越成熟,就会发现不能接受的事情越少。

01

这周发生了一起莫名其妙的“血案”,

令我心情很是不爽。

引发这起“血案”的是去年的一篇稿子。

2016年11月18日,

我写了一篇《死亡有一扇门,你在哪扇门前谢幕》。

这篇稿子当时反响很不错,

上千公众号来申请转载,

拾遗也一一授了权。

其中有一家叫“中国经济学人”。

“中国经济学人”转载之后,

把这篇文章标题改为《关于死亡,这可能是一篇颠覆你认知的文章》,

于2016年12月21日发表,

注明了“来源:拾遗;已获授权”。

兰州市财政局网的小编,

不知哪天看到了“中国经济学人”发的这篇稿子,

不经告知就转发到了“兰州市财政网”上,

注明了稿子“来源:中国经济学人”,

但没有注明稿子的原始来源“拾遗”。

这时,一个“bug”就产生了,

不知是这位小编电脑的时间不对,

还是他发稿时随手乱写了一个时间,

最后他发稿的时间是——2016年10月20日。

就在这周,不知哪位读者,

突然在“兰州市财政网”上看到了这篇文章,

于是向微信后台投诉拾遗抄袭,

微信后台随后不仅冻结了拾遗的赞赏,

还取消了这篇文章的“原创”。

取消理由是:“兰州市财政网”上这篇文章比你们先发,你们这是抄袭。

中国经济学人注明转自“拾遗”

兰州市财政局网注明转自“中国经济学人”

我真是冤到家了。

自己的文章未经告知被转发,

最后还要承担“被取消原创”的责任。

昨天,一位朋友打电话来问,

“我给你的赞赏怎么退回来了?”

我就给他讲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然后,我有点气愤地抱怨说:

“这件事情充满了意外。

政府网转载不注明原始出处,这是意外。

小编发稿时粗心弄错了时间,这是意外。

政府网上这篇文章,点击只有‘96’,

而这‘96’个点击里面,

居然有人知道拾遗去年发过这篇文章,

这是一个更大的意外。

这个人还不辞辛苦去把我们这篇文章翻出来,

如此尽责,则更是一个大大的意外。

这么多个意外,偏偏都被拾遗遇见了。”

我对朋友说:你觉得我冤不冤?

朋友说:当然冤。

我恨恨地说:为什么偏偏倒霉的是我?

朋友说了一句: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能从容应对小概率事件。

02

然后,我就去百度“小概率事件”。

何为小概率事件?

百度给出的定义是:

“小概率事件就是一个事件的发生概率,

它在一次试验中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但在多次重复试验中是必然发生的。”

这个定义不是很好懂,

我给一个比较通俗的解释:

小概率事件就是意外,

一些本来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是居然偏偏就发生了。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美国权威部门比较过9种交通方式,

最后发现飞机的安全性高居榜首,

死亡率为0.05,

远低于排第二的公共汽车(0.4)。

全球喷气运输机百万次飞行死亡事故率为0.33。

也就是说,如果每天飞行1次,

8300年才会遇到1次死亡事故。

但有个从来没坐过飞机的人,

某一天心血来潮突然选择了飞机,

偏巧这一次飞机就发生了空难。

你说他倒霉不倒霉吧,

但没办法,这就是小概率事件。

从统计学上讲,小概率事件都会发生,只是时间问题。

03

小概率事件有大有小。

小的,比如:

我只是张嘴打了个哈欠,

但一滴鸟屎不偏不倚掉进了嘴里。

大的,比如:

我从来没坐过轮船,

但第一次坐就遇到了泰坦尼克号。

小概率事件有好有坏。

好的,比如:

我心情不好去买彩票,

哇靠,一开奖就是一等奖。

坏的,比如:

我自己写的稿子被别人投诉抄袭,

最后还被取消了赞赏和原创。

我们这一生中,会遇到很多小概率事件。

遇到好的,咱不说了,

走了狗屎运,心情爽到爆。

但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遇到坏的小概率恶性事件,该怎么办?

一遇到小概率恶性事件,

很多人就会像我一样陷入纠结状态:

“老天爷,你为什么这样不公平啊?”

“为什么只有我会那么倒霉?”

“为什么偏偏是我遭遇这样的不幸?”

执着于追问“为什么偏偏是我”,

这是非常糟糕的一种处理方式。

因为这很可能会触发“祸不单行”。

04

中国有句俗语叫“祸不单行”,

就是指不幸的事,

接二连三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先来讲一个踢猫效应。

有一天,老板骂了员工老王。

小王很生气,回家跟妻子吵了一架。

妻子莫名其妙地被老公找茬,

觉得窝火,就狠狠踢了一脚自家的猫,

猫无端被踢,只好冲出家门躲灾。

冲到外面,正遇上一辆汽车,

司机为了避让猫,一个紧急大转弯,

“嘭”地一下撞上了一个放学回家的小孩。

而这个小孩,恰好是老王的儿子。

这就是所谓的踢猫效应——人遇到麻烦的时候,如果不能控制好情绪,就会引发一系列恶性事件,

最终引发“祸不单行”。

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比如上个月我表弟骑车上班,

不小心把一个行人给撞了,

赔了五千元后,他心情就不爽了,

“这事怎么就让我赶上了。”

他心不在焉,导致当天加工的产品合格率只有50%,

于是他被主管给扣了工分,

扣了工分,他心情更不爽,

第二天上班时,又把手给弄伤了。

你看,“祸不单行”就是这么发生的。

所以,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说:

“生活中的10%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

另外90%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所决定。”

05

关于如何应对小概率恶性事件,

我最佩服两个人。

第一个是梁启超。

在中国近代史上,

梁启超堪称推崇西医第一人。

但是1926年3月8月,

梁启超因小便出血住进医院,

随即被医生诊断为“肾肿瘤”。

医生建议:最好切除那个坏肾。

当时,国人对西医手术一所无知,

所以朋友纷纷劝他:“动不得。”

但为了推广西医,梁启超决定“动”,

并在1926年6月2日的《晨报副刊》上撰文说:

“说是医生‘孟浪’,我觉得冤……”

随后,医院就给他做了手术。

但在做手术时,医生脑壳短路了,

本该切除右肾,

但医生竟然切成了左肾。

得知结果后,梁公没有哭天抢地,

也没有去咒骂和斥责医生,

他只是郑重地叮嘱家人:

“千万别跟媒体说,不要公布。

老百姓刚刚开始相信西医,

如果让他们知道,难免会退却。”

梁公胸襟之成熟与宽阔,真是让人心折与钦佩。

所谓成熟度,就是对于人生中的小概率恶性事件的接受程度的高低,以及对于种种不确定性的心理承受能力。

一个人越是成熟,

就越能接受小概率恶性事件。

06

我钦佩的另一个人,

是著名网球运动员阿瑟·阿什。

1988年,他在接受手术时,

因为所输的血液不干净,

导致他不幸感染了艾滋病。

一个球迷给他写信说:

“得知你患病的消息,我难过得要命。

我天天问上帝:为什么偏偏是你?”

阿瑟·阿什给这位球迷回了一封信:

“在这个世界上,打网球的人数以百万计,

网球打得非常好的人也有好几十万,

能成为职业网球运动员的也有几万人,

然而能到世界各地打比赛的只有几千人,

最后能参加温网比赛的不到100人。

这100人中,能参加决赛的仅有两人,

而冠军只属于最后一个人。

我就是上百万人中剩下来的最后那个人。

每当我高高举起温网冠军奖杯的时候,

我从来没问过上帝:为什么偏偏是我?

所以,如今我遭遇不幸的时候,

我也无权这样抱怨!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得接受这个现实。”

喜欢圣劳伦斯教堂里的那句话:

“痛苦来临时,不要总问:

‘为什么偏偏是我?’

因为快乐降临时,

你可没问过这个问题。”

07

荷兰阿姆斯特丹有一座古寺院,

院里有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一句话:

“既已成为事实,只能如此。”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如果这个事实已经是事实,

我们不能改变它,

那么我们要做的,

就是用最快时间接受它,

而不是纠结和逃避。

我们这一生中,会遭遇很多小概率恶性事件。

比如家庭,比如事业,

比如情感,比如健康。

当这些小概率恶性事件降临到我们身上后,

我们要学会问自己三个问题:

●这件事情的结果可以再改变吗?

●纠结于此事是否能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这是否能让自己活得快乐,而不是相反?

若答案是否定的,

那“接受”就是最好的选择。

哲学家威廉·詹姆斯说:

“要乐于承认事情就是这样的情况。

能够接受已发生的事实,

就是能克服任何不幸的第一步。”

08

2007年初,著名媒体人、作家凌志军,

突然被检查出了“肺癌”。

突如其来的灾难,

让他开始关注癌症群体。

随后,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现象:

美国癌症患者的“五年存活率”,

即医学上所谓“治愈率”,

竟高达81%。

美国癌症患者的平均存活时间是11年,

比一些慢性病患者活的时间还长。

“真的类似于得了心脏病或者是糖尿病。”

正是基于这样的事实,

世界卫生组织才公开宣布:

“三分之一的癌症可以预防,

三分之一可以根治,

三分之一经过治疗可以长期生存。”

你知道中国癌症患者能存活多久吗?

中国癌症患者五年存活率仅10%,

大部分人在三年内死去,

能够活过五年的只有20%左右。

为什么美国癌症患者能活这么久?

因为他们善于接受事实,

然后用一种非常好的心态去接受治疗。

为什么中国癌症患者存活时间这么短?

因为我们总是不愿意接受事实,

纠结于“为什么倒霉的偏偏是我”,

结果糟糕的情绪严重影响了身体抵抗力。

美国医生说:不幸的最好良药,就是接受。

接受事实是克服不幸的第一步,

然后我们才能镇定地想办法改善坏的情况。

09

1957年,木心被关入狱。

他被关起来的原因是什么呢?

陈伯达在会上嘲笑海涅。

木心听见,说了一句:他也配对海涅乱叫。

就这一句话,他被关进漏雨积水的防空洞。

半年后转监时,关他的人心想:

“这小子准得爬着出来。”

可木心腰坚挺,裤子还有笔直的缝。

坐牢期间,他受尽折磨,断了两指。

但他笑着,永远一副骄傲的派头。

一出狱后,木心便得知母亲去世,

悲痛之后,他也只是一句感慨: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多年后,梁文道看到木心50岁照片时惊叹不已:

“你不觉得这个人像坐过牢似的,

从文革中结束改造回来的很多作家,

难免身子会往前驼下去,有点曲髅,

难免神情会有点沮丧、失落、惶恐,

但木心没有,他精气神很足,

好奇怪好奇怪的一个人。”

木心说:“真正的成熟由两部分组成,一半是对美好的追求,一半是对残缺的接纳。”

什么是成熟?

成熟就是要学会接受一些不能接受的事情,

然后把它当做人生一个组成部分接受下来,带着它继续生活。

我们这一生要学习的最大功课就是:

天真地付出,成熟地接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拾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