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RFA独家:南周事件的三个疑团

《南方周末》事件好像告一段落。但没有平息,更没有完。至少留下了三个疑团,催人寻思。

第一,反宪政力量的指挥中心不分明。七常委纪念宪法修改三十周年,指出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这很正常,值得舆论呼应。《南方周末》为此发表献词《中国梦,宪政梦》,这同样很正常,值得政府宽慰。但不正常的事情出来了,有人不高兴了,决定修改献词,压制周刊,从广东到北京直到全国报刊,都必须唯《环球时报》的标准口径是从。由此可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确确实实存在着一个反对实施宪法的中心。但这个中心是深藏不露的。除了局内人,谁也不知道这个中心位于何处——在广东?在北京?在《环球时报》?在中宣部?在更高更深的核心层?局内人似乎个个心照不宣,局外人统统被蒙在鼓外。

第二,七常委的意图和作用不分明。据清华大学某胡教授的研究心得,中国共产党的常委个个是总统。十七大时,九常委是九总统。如今十八大后,精简了两名,成为七常委——七总统。躬亲参加修宪三十年盛典的,是七常委。宣佈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实施的,是七常委。而今支持七常委的南方周末遭到反宪法势力打压,七常委一概不表态。一个星期过去了。谁能告诉我七常委有没有表过态?也许有人说,集体总统应该超脱。我赞成超脱。但事关宪法,总统难道应该置身事外?如果总统在违宪和维宪这个问题上应该不作为,那也需要堂堂正正昭告世人,而不应该秘而不宣。

第三,最严重的问题是:宪政在中国的合法性不分明。前面两点不分明,也许一时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困难,需要全国人民以最大的耐心继续观察。但宪政在中国的合法性,问题太大,应当赶快出安民布告,越早越好。如果宪政在中国没有合法性,应该趁早叫大家死了这条心,免得全国全民在梦中走上邪路瞎折腾。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