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洪愿:以救世主自居的恶魔和骗子

〝老子天下第一〞是世上所有自大狂的共同特点。不同的是,一般的自大狂仅仅只是在某一或某些方面自以为是天下第一,要争当天下第一,而丧失理智发展到极端的自大狂则以为自己什么都是天下第一,什么都要争当天下第一,以救世主自居的共产主义就是这种极端的典型。具体而言,在它看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没有丝毫的私心,因此在道德人格上它当然高居于一切众人之上,理应是他们敬仰膜拜的偶像。这也就是说,共产主义不但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无所不知,而且认为自己至善至美,完美无缺;不但自以为能力第一智慧第一,而且自以为道德人格也是第一。换句话说,共产主义的自大不独表现为能力自大和智李自大,而且还表现为道德自大。

然而,共产主义真有那么高尚和伟大吗?真如它自以为的那样始终代表了人民的利益,没有丝毫私心吗?

历史的经验表明,是凡代表人民的政治力量和社会运动,总是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当作人民的仆人,一切从人民自身的需要和意愿出发,为人民争取他们所向往的一切。总之,是一切围绕着人民的意志转,而不是围绕着自己的意志转。共产主义是这样吗?恰好相反,共产主义不是一切围绕着人民的意志转,而是一切围绕着自己的意志转。这是因为,它一向以人民的救世主自居,自认为是他们的解放者,这样的自大狂怎么可能放下身段甘当人民的仆人呢!在共产主义眼里,人民不过是无思考能力和选择能力的弱智者或残疾人,只有自己才知道他们的根本利益所在,只有自己才能让他们获得解放,也只有自己才能把他们引领到光明幸福的未来(列宁就曾明确提出,工人阶级的革命热忱,必须从外部由一个组织严密、高度纪律性的由职业革命家所组成的政党来灌输给他们)。因此,当然应该由它来居高临下的从新规划人民的生活——改变它认为不合理的社会现状,追求它认为应该追求的社会目标,建立它眼中合理的社会制度,而人民则必须带着感恩的心理无条件的接受这一切。所谓〝倾听群众的呼声〞、〝吸收群众的智慧〞,如果不是走过场,装样子,最终也还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伟大。这哪里是代表人民,造福人民?分明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民,把代替民众思考和选择视为赐福于民,把剥夺人民的思想自由和选择权利视为理所当然!事实业已证明,由此带给人民的绝非他们向往的幸福,而是惨绝人寰的灾难。

有过恋爱经验的人都知道,热恋中的人都喜欢把〝爱〞挂在嘴上,都喜欢表白自己的爱是真爱。可到底什么才是真爱?真爱的本质应该是利他的,凡事得尊重恋人的意愿,处处为对方着想,放手给予他(她)想要的自由。反之,凡事不顾对方的意愿,处处限制恋人的自由,强迫他(她)非要按自己的标准生活,做他(她)不爱做的事情,即便自以为是为对方好,哪里又称得上是真爱呢?不但不是真爱,确切的说其实是一种极端自私的表现,所谓以〝爱〞的名义满足自己的私欲。共产主义也是这么回事——在代表人民造福人民的名义下满足的其实是它随意主宰人民的私欲!

大家还记得萨达姆吗?这位暴君当政期间,许多无辜的伊拉克百姓先后死于他的屠刀之下,他的暴政给伊拉克人民和邻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尽管萨达姆一向只关心和追逐权力,根本不把民众当回事,却又总爱装扮出一付尊重和代表民意的模样,比如操纵选举为自己的独裁统治蒙上民主的面纱,等等。对于他伪善的这一面,世人看的都很清楚。但与此同时,萨达姆还有被世人有意无意忽略的另一面,即自欺的一面。据看守他的美国士兵在日记中披露,萨达姆在狱中老是告诉他们,他的人民热爱他——至今仍然热爱他。他坚持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都是为了〝他的人民的幸福〞,比如入侵科威特。显而易见,当萨达姆在狱中对看守他的士兵作这番告白时,他纯粹是在自欺,是在意淫。

自以为代表人民,以救世主自居的道德自大,使共产主义总是沉浸在一种自我欣赏自我感动自我陶醉的崇高感中,这不也是典型的自欺和意淫吗?!据说〝红色高棉〞魔头波尔布特到死都没有一点遗憾,坚持认为自己的一生是在为国家和人民利益奋斗,这跟萨达姆有什么两样?!

若把这种自欺和意淫再剥开来细看,你会发现,尽管共产主义总把为民造福挂在嘴边,总声称要解放全人类,但这并非是它真想要达到的目地,它的真正目地其实是想以此扮演救世主的形象,从而证明只有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私最伟大最高尚最完美的人,心满意足的领受民众的景仰和膜拜。这就是说,在自以为代表人民、造福人民的背后其实深藏着极端自私和强烈的道德虚荣心。共产主义对自身道德形象的迷恋向来不亚于对权力的迷恋,无休止无限度的道德虚荣心与无休止无限度的权力欲一样都是共产主义自大狂本性最醒目的特征之一。就其实质而言,它的自欺和意淫正是这种虚荣心的满足,由此获得的快感恐怕也不亚于对权力的占有吧?

唯其因为沉浸在自我欣赏自我陶醉自我感动中的缘故,当共产主义念念叨叨的自以为代表人民,喋喋不休的自称要造福民众时,它总是显得那么抒情煽情,甚至那么真诚感人,以致让无数善良天真的人们在感动中受骗上当,误以为共产主义真的代表了他们的利益,真的是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的。比之于那种口是心非虚情假意的谎言,这种〝真诚〞的自欺和意淫对普通民众显然更具有欺骗性,更让人难以识别。共产主义之所以能够在历史上成功的欺骗那么多人,有些人甚至至今都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对其仍抱有幻想,这不正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么?!

当然,共产主义无与伦比的欺骗性也不仅仅表现为这种自欺欺人,在自欺欺人的同时,它也大量的生产着蓄意编造的谎言。如同自欺欺人发端于其自大狂本性一样,这种本性也是共产主义热衷编造谎言的根源。

简单的讲,共产主义虽然自以为全知全能,尽善尽美,可实际上它不能不知的事很多,它的自私残暴无赖邪恶更是与尽善尽美相去十万八千里。这个差距是客观存在。试想,如果大家知晓了这一切,共产主义还会有市场吗?当然不会有了。那怎么办?共产主义的对策就是:

说谎造假当然有悖做人的基本准则,共产主义不会不知道。可它说谎造假起来从不脸红,毫无心理障碍。为什么?它有一套自圆其说的逻辑:别人说谎造假是为了私利,当然可耻!我不同,我是人民的救世主和精神先知啊,我所做的一切,包括说谎造假,都是为了人民啊,都是为了解放全人类啊!列宁不是理直气壮的说过,只要目地正确,可以不择手段么?!所以共产主义说起谎造起假来,不但不觉得可耻,而且引以为光荣。于是,在自欺欺人的同时,共产主义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蓄意说谎造假的大家和专家。(全文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