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惊爆:邓小平操刀1957反右运动 难怪不平反 图

——1957年反右运动扩大化的直接责任者是邓小平

反右的数量和过程中出现的过激行为是刘邓给毛上的一道形左实右的大菜,与毛泽东提出的改造为主,分批摘帽的原则,是不相符的。因此,在毛泽东的指示下,从1959年到1964年,五十五万人中,三十多万人被分批摘除了右派的帽子。史实再次印证,反右扩大化的直接责任者就是小平。上百万知识分子被毁灭、受冲击、下放劳改的千古大冤案,邓小平是立了“大功”的。邓小平在这场运动中充份发挥组织才能和强硬作风,忠实执行极左路线。毛泽东后来说,邓犯错误“死不改悔”。的确,毛说邓错了的,他一一都要清算、翻案。

1980年,邓在一次干部会议上说:反右没有错,是必要的。邓的这种态度与今天的右派学者们对毛泽东发起反右的批评,显然是背道而驰的。不熟悉历史的人,常常以为邓小平是一贯反对毛泽东的反右和文革的。在一些文学作品和宣传中,也把邓小平塑造成一个开明进步的领导人。然而,历史就是这样吊诡,“开明”的邓小平却是反右的领导人,1957年时任中央反右办的主任,正是反右运动的具体实施者。

1952年7月,邓小平调中央。

1953年,邓小平告发"高岗反党活动"。

1954年2月,刘少奇主持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定性"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

1955年4月,邓小平在中共七届五中全会上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56年9月,邓小平当选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总书记,毛泽东退居二线,从此由刘少奇、邓小平全面主持管理党和国家的日常工作。

1957年,邓小平任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具体部署反右。毛泽东估计全国右派数量有五千,邓小平领导下抓了五十五万,超过毛泽东的估计一百多倍。

1958年,邓小平任军内"反教条主义领导小组组长",刘伯承挨整,粟裕挨整。

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挨整。

注意这个时间关系:刘少奇、邓小平1956年主持一线工作之后,三年内四大野战军的四个军事指挥主官被整倒了三个,平均一年一个。除了林彪因病身免,凡当时在职"做事"的三个名将名帅一个也没跑掉。而所有这些军事指挥员的挨整全部都与刘少奇、邓小平二人直接有关。算上1953年的高岗事件,高岗反对的是刘少奇,告发高岗的是邓小平--又与刘邓直接有关。高岗也是军事指挥员出身,与彭德怀关系密切。怎么邓小平进中央之前中央从来没那么多事,从来不曾有过"反党集团"?邓小平一进中央,立刻接二连三出事:1952年邓小平进中央,1953年告发高岗,1954年高岗倒台,1956年邓小平当总书记主持一线工作,1957年邓小平主持反右,1958年邓小平主持军队"反教条主义",整倒刘伯承、粟裕,1959年刘少奇整倒彭德怀--这是偶然的吗?

反右开始,邓小平当时是最火的红人,身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总书记。他与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书记、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和北京市市长的彭真,分别担任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正副组长。邓、彭两人当时不遗余力,推波助澜地积极参与策划并具体领导、实施了反右并顺带打击异己。邓小平在1957年9月23日于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所作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中说,反右运动可分为“大鸣大放”阶段和反击右派阶段,着重整改(即反右补课)和研究文件、批评反省、提高自己阶段。“大鸣大放”阶段从4月27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发出《关于整风的指示》开始,至6月8日邓决定在全国反击右派份子“猖狂进攻”为止。1957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4月11日晚,邓小平和陆定一、陈伯达、康生谈话。邓说:“我赞成放,放得尽些,才能让各阶级都出来表现。不放,怎样来辩论?放半年,不够,放一年。左派要有准备。”当时经小平授意,书记处候补书记、宣传部副部长胡乔木撰写了人民日报社论《为甚么要整风?》一文为鸣放煽风点火。5月4日小平又以中央书记处名义发出《关于重组党外人士对党政所犯错误缺点展开批评》的指示,旨在为“引蛇出洞”设下陷阱,继而中央书记处又在6月6日,发出《关于抓紧时间继续开展整风运动》的指示。这时邓已开始筹划收网。到了6月8日,中共中央便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6月17日,小平又以总指挥的身份作了《如何领导当前整风运动反右斗争》的报告;接着小平便在青岛举行中共省市委书记会议上,亲自作报告,部署全国的反右运动。邓所领导的中央书记处就是构陷右派的大本营,而小平则是这个大本营里的总指挥。

1957年九月二日,中共中央发出一份题为《中共中央关於严肃对待党内右派分子问题的指示》,文件中指出已经统计出党内右派三千多人。连同之前的党外人士,合计五千多人,这是当时对反右的一个予估。但是,反右运动在邓的举一反三,挖地三尺的努力下,最后呈报给毛泽东的却是五十五万人,大大超出了毛泽东和中央予估的五千人,是一百倍!!“八大”后刚刚上台的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急于要做出成绩,在反右运动中,具体按排,制定标准,规定执行细则的,称得上是尽职尽责!当然,这其中也有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功劳。

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小平代表中共中央作《关于整风运动工作报告》,以极左面目大力批判党内“温情主义”,斥责说:“现在还有一些同志,在反对党内右派份子斗争中,表现了较严重的温情主义,特别是对一些应该划为右派的老党员更加惋惜、心软、下不了手,这种情结必须加以克服”。甚至到了到1957年“反右补课”时,邓还一再警告说,存在“姑息养奸,养痈遗患”的右倾保守危害。在反右运动的全过程,小平亲自指挥和部署反右战役,反右运动各项政策、阴谋都是经小平的指挥枢纽生产、实施的。赵紫阳回忆小平到广东做整风报告时说过:要“放长线钓大鱼”,那就是打招呼准备反右派了。此据杜光先生在《中央高级党校的整风反右运动》一文中记载:57年8月23日,小平亲自主持国家机关党委、全国总工会和高级党校三个单位的整风,督战反右运动,指定要打肖鲁等人为右派,并批评高级党校在整风反右领导工作中的“右倾”思想。小平严厉地指斥说:“肖鲁的问题,你们第一次上报他的材料时,中央就批准把他划为右派,你们怎么现在还在犹豫?”“如果这样的人不划为右派,党内就没有什么右派了。”“这样的人不搞出去,他就不知道怎样才象一个共产党员。”

这段史实再次印证,反右扩大化的直接责任者就是小平。这场由书记处有组织的直接领导诬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权,致使上百万知识分子被毁灭、受冲击、下放劳改的千古大冤案,邓小平是立了“大功”的。邓小平在这场运动中充份发挥组织才能和强硬作风,忠实执行极左路线。这就是邓小平为何拒绝否定反右,给右派平反的根本原因。毛泽东后来说,邓犯错误“死不改悔”。的确,毛说邓错了的,他一一都要清算、翻案。

反右的数量和过程中出现的过激行为是刘邓给毛上的一道形左实右的大菜,与毛泽东提出的改造为主,分批摘帽的原则,是不相符的。因此,在毛泽东的指示下,从1959年到1964年,五十五万人中,三十多万人被分批摘除了右派的帽子。

文革开始后的50天,邓又故技重施,派出工作组,把数千名师生打成右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清华事件!!愤怒的毛泽东立刻从杭州返回北京,召开会议,在会上指出:镇压学生运动绝没有好下场!!

多年以后,邓仍念念不忘其在反右中的‘政绩’。他说:“1949年到1957年,我们用八年时间基本上完成了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进入社会主义。这个时侯出来一股思潮,它的核心是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的领导。有些人是杀气腾腾的啊!当时不反击这种思潮是不行的。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是随着运动的发展,扩大化了,打击面太大了,打击的分量也太重。”“但是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1957年不存在反社会主义的思潮,或者对这种思潮不应该反击。总之,1957年的反右本身没有错。”(《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43-244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博讯螺杆推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