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羽谈飞:勇于思考 长生不老

毋庸置疑,系统性生命长度取决于两大重要因素:平均物质生活水平和平均医疗技术水平。但是,在相同水平环境下,个体生命长度就出现明显的个性差异,有的老得快,有的老得慢,毋庸争辩,衰老的速度无疑会缩短生命的长度。因此,如何延缓衰老就成为所有养生爱好者唯一的养生愿景。

也许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经验秘密必须告诉读友们,凡是在你面前大谈养生的人,八九不离十的他或她,要么是正在做保健品的骗子,要么是正在亡羊补牢的病人,一个真正健康的人几乎是不会谈养生的,正如心理医生多半都是心里有问题的人。稀罕什么就诈唬什么,这是铁律。生老病死本就自然规律,谁也不能抗争规律到底,但无论如何,每个人又都想活得更长一些再长一些,这也是规律。于是,养生学界几乎将人体生理机能研究了个底朝天,或懵或骗或诈,向人类提供了眼花缭乱的养生术。

但是,所有流行于市面的养生术都是贯彻强身健体这唯一的指导思想,在方法论上包括两个方向:饮食养生和运动养生。饮食养生包括营养搭配和药品辅助,运动养生包括主动锻炼(如跑步)和被动锻炼(如保健按摩)。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也没有人研究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饮食养生谱,有,也是全部懵人的,骗你掏钱的。按理说,运动健身应该是最符合生理机能养生之道,然而,国内外至今也没有研究证实运动与长寿有任何关系。与之相反的是,德国马普研究所在2015年10月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说,坚持运动的人死于脑梗的概率比不运动的人高出28倍,晚年死于肥胖和心肌梗赛的概率也明显高于普通人。事实上也是如此,全世界职业运动员平均寿命都低于国民平均寿命值。这说明,饮食养生和运动养生都是忽悠,养生成了一个毫无价值但又能空耗财富精力的伪命题。

在所有加速衰老的因素中,肥胖无疑是一枚劲敌,减肥几乎是人人难逃的课题。节食瘦身是生不如死,药物代谢注定是死局,那运动呢?明确告诉你,运动减肥也是一个美丽的泡影。运动虽然能有效燃烧脂肪,但运动要增厚持续消耗营养的肌肉,一旦停止运动,肌肉的营养吸引优势迅速反弹脂肪增厚,你又得继续加大运动量燃烧脂肪转化为肌肉,这就进入无解的死循环。这说明,肌肉替代脂肪的运动养生方式存在根本不能破解的生理学困境。如果不是因为对运动的特别嗜好,绝大多数运动养生者都是虎头蛇尾。其实,带有任务性质的运动是一种精神折磨,何况人的一生将业余时间大量耗费于运动中,必然支付更多更大的其他机会成本,人生还有多少生活乐趣可言?

当然,事情也并非变得不可收拾。

2012诺奖获得者日本京都大学生理学教授山中伸弥曾在《自然》杂志发表研究成果称:深度思考是最好的养生方式。他说:大脑是身体每个机能的指挥中心,如果脑细胞充分活跃,必须有足够的能量和养分供给,身体机能会自动调动身体各部位可余能量向大脑集中,习惯性深度思考能有效缓解脂肪的局部富集。山中伸弥的研究很快得到挪威生理学教授梅布里特及其丈夫爱德华的呼应,爱德华夫妇认为:近半个世纪全球平均寿命增长超越了前十个世纪,这与信息爆炸促进大脑高速运转直接相关,越是人类发展指数越高的国家,其国民平均寿命增长也越快。显然,爱德华夫妇的研究足以实证像日本和北欧国家平均寿命显著高于全球的现象。爱德华夫妇因发现“大脑中的GPS”获得2014诺贝尔生理学奖,也是诺奖史上首例夫妇同时获奖。

瑞典运动生理学家卡尔逊教授认为:机械性重复运动按千次单位计算,每增加一单位将明显导致心肌损伤和大脑钝化。也许,卡尔逊的观点能最好解释,为什么职业运动员晚年患老年痴呆症和各种心肌综合症的风险显著高于常人。事实上,数十年在同一个重复运动的岗位上工作的工人,其寿命也明显低于常人。卡尔逊同时认为,脑力工作者却不存在这个问题。即便始终研究同一个领域问题,大脑的重复运动能有效改善生理机能的均衡性。我记得读高中最后冲刺的题海大战,肚子似乎从来就没吃饱过,人也纤细得弱柳扶风。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那些一辈子深度用脑的院士,无论多老都精神矍铄,中国的百岁老人基本都集中在这批深度用脑的学者当中。霍金半身不遂,但透过厚厚镜片下的眼神总是光芒四射。罗纳德科斯快到百岁了,他还时不时给中国问题指点迷津。所有研究和案例都同时表明:多多用脑是最好的养生方式和长寿秘诀。

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多思多思多多思,思中智来。他老人家毕竟是天才,稍稍一思考就会震惊世界,作为常人是没有这种神韵。但我想说的是:勇于思考的人才有真正的自信人生和健康生活。人不一定非要长寿,但做到至死也不老。这就必须养成习惯勇于思考。

喜欢奥黛丽赫本的不少,但她有一句诠释人生景气的名句估摸知道的不多,“虽年华向晚,然岁月可沉香”。关键是什么样的岁月才能沉香呢?肯定靠打麻将斗地主跳广场舞是不行的,那叫行尸走肉;也不是靠“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地不问世事,那叫高端蛆虫;更不是靠吃虫草虎鞭来支撑老当益壮,那叫老糊涂。如果将中国年届七旬的老人拉去与特朗普和希拉里并排站站,估摸中国老人无论男女都不好意思看镜头,因为实在太老了。老的不是皮肤,衰的不是容颜,而是眼神。如果你认为特朗普和希拉里是自由国家中的特殊老人的话,那就错了,几乎每个自由国家的每个老人都是那么斗志昂扬,直到灯干油尽也活得像个人样。在西方公共交通上千万别哈戳戳地看老人就让座,他们的站功可不是盖的,但中国老人一上地铁就是一副逼座的怂相。倚老卖老逼人同情的猥琐不但不会沉香,而是越老越被人厌恶成腐臭,本质上就是一辈子要占尽便宜的思维在岁月上的习惯性延伸,系统原因可以推给体制,但具体原因还是归咎于中国人从来就没有什么思考。

爱思考才会有思想,思想有助于塑造人格,独立思考与独立人格是作为人这枚硬币的两面,两者之间不是鸡与蛋的先后关系,有独立人格的人必定会有独立思考,反之,有独立思考的人也必定有独立人格。在一个鼓励人人都有独立人格的环境里,人人都善于独立思考,一旦思考就展现人作为万物之灵的价值,思想的火花就会在这样的环境像焰火一般绚烂绽放。一旦停止思考,人就失去人之所以为人的那种高贵,这与年龄无关。所谓岁月沉香,就是随着年龄增长,自己思考的思想积累也就越丰厚,眼神自然会散射出一种“气自华”的独特光芒,这才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本义。学而不思则罔,如果没有独立思考,读再多书也是白读,你们看中国满大街教授是一些什么玩意儿,还有那些开书单背书名的人,一看眼神哪有什么气自华?出场就是满眼的暴戾凶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中国人却理解成上帝在讥笑人的思考,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上帝喜欢人的思考。因为解释成讥笑有助于维稳统一思想的大环境。

在自由世界,人人生下来就有独立人格,所以人人都有独立思考的本能,直到生命终点满眼都是思想的光芒,这怎么会老?这就是“民主社会没有黄昏”的原因。但在非自由环境,人人一辈子都没有独立人格,也不允许独立思考,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没有思想的眼神全都是原生态烈焰欲情。原生态眼神必须靠动物体能来支撑,所以,中国人没老之前,各个眼神都是豺狼虎豹一般的张牙舞爪,但一老就成为其言也善的黯淡无光。也不尽然,看曼德拉和昂山素季,同样都是在非自由环境,熬半辈子监狱依然神采奕奕,出来竞选总统照样跳起八丈高。你以为靠狱中锻炼身体啊,不是,而是靠勇于思考沉淀的精神信念。海参崴有句经典:“你可以消灭我,但永远不能打倒我”。没有这种以独立思考积攒的思想力量为底气,任何人面对灾难、不公、暴戾和邪恶,都会举白旗,这就是中国今天文明进程步履维艰的根源。

勇于思考,在没有人格的环境里可以自我塑造自己的独立人格,用自己的独立思想武装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你脱俗于芸芸众生之后,你就会逐渐远离“一个好汉三个帮”的世俗力量,你就不会再盲从盲信盲忠于某一个人或某一种思想。此时,整个世界只有唯一的你,因为你在唯一地解读着整个世界。唯有思想才是积蓄万能的力量,你的眼神就是永放光芒的太阳,太阳不会老去,你也就不会老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