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揭秘】末代皇帝与评剧皇后同学认罪歌 中国古代反对亲人相互告密

——解读华籍外人 下一个鲁炜会是谁

新凤霞回忆文化大劫难时,她在“劳改队”有一天与末代皇帝溥仪一起学唱《认罪嚎歌》:“这一出来两个人唱更糟了……歌词只有几句‘我有罪呀!哎哟!我该死了!哎哟!该死,真该死呀!我有罪呀!有罪,哎哟,唉唉哟哇!罪该万死了!……’最后看管人员都听不下去了,说是鬼哭狼嚎。”(新凤霞在劳改)

知面识人:幼儿园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平日吃着地沟油,喝着污染的水,到处乱插队的交通,各岗位能混就混,能捞就捞,就这样的一个社会,什么让你有逻辑相信突然有一群像天使一样的人在呵护你那还不会说话的孩子?

作家崔成浩:平壤金星农场饲养员金淑槿(女,36岁),近日有个令人注目的发明。原来,金淑槿把猪分成两组,一组每天听主体思想歌曲,另一组正常饲养。不久后发现,没听歌曲的猪爱生病,长膘慢,听了歌曲的猪活泼好动,且健壮不生病。这一养猪新技术正在各农场推广。

LifeTime:北京“开赶”的事儿,有很多矛盾夹杂在一起:违建、消防、外来人口密集居住、控制人口、治安、环境污染、交通拥挤、土地管理腐败等。蛮横的蔡奇只挑了一个“消防”理由,企图解决北京几十年的积累的突出问题。无法容忍的是,他让最底层、最弱势的群体买单:房租白交了,丢工作走人。这不是一般滥用职权了。

侯虹斌:现在大家都在说“坐等真相”。等个屁,真相是永远不会来了。官方的调查你们能无条件的全部信任吗?权力勾兑呢?大规模删贴帖呢?怎么信?——以前有媒体挖细节;有律师一点一点抠证据;有公知,一篇一篇檄文的声讨。现在好了,能给大众真相的记者和律师们,不是在牢里,就是卖包包卖酒。

苍山独厚‏:武汉的学生失踪了,学生没有找到,但爆料的记者被刑拘了……北京幼童被猥亵了,恶棍没有抓住,但揭露的民众被刑拘了……——说此国的法律是狗屎,我觉的是侮辱了狗屎!

吳玉仁‏:准战争状态(1图为北京,2图为叙利亚)

北京律师梁政:鲁炜被下锅,网络欢腾。这让我想起了宇文泰和苏绰的对话:治国之术就是用贪官和杀贪官。用贪官,因为贪官最卖命;杀贪官,既可以清除异己,还可以收买民心。看来,鲁炜很好地发挥了这样的作用。鲁炜是十九大后落马的首虎,下一个鲁炜会是谁呢?

呼兰胖胖:三个颜色的事情不要指望有真相,不过,这件事一定会催生新一波中产阶级移民潮。

热帖:我曾经写过一篇《亲爱的告密》的文章,讲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夫人密告谭先生,流沙河先生大弟密告流沙河先生的事,这说明亲人之间的互相攻讦绝不是个别现象。中国古代的制度还主张“亲亲相隐”,就连比较严酷的朝代也反对亲人之间互相告密,但这一切在四九年后被悉数破坏了。

戈尔巴乔夫时期,当特权阶层发现有更好的办法将个人私利最大化时,抛弃了自己的政权,改弦易辙,放弃了挂在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公然将国家财富占为己有,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正如美国一个专门研究俄罗斯问题小组的负责人弗兰克·奇福德说的那样:“苏联共产党是唯一一个在自己的葬礼上致富的政党。”-纪彭

郭元庆‏:今日金句-他们的孩子是外籍华人,我们的孩子是华籍外人。

陈丹青成名作是《西藏组画》,影响之大之久远难以言说,以至于收获杂志编辑告诉他:“即使现在,也有人不断在对《西藏组画》做解读。”陈丹青自己当然不这样看,他说,“不见得吧,要真是这样,我该怎样解读这‘不断的解读’?”

端传媒:【「低端人口」何处来?北京的垃圾场,是16万拾荒者的家】北京四周的400多个垃圾场,生存着16万拾荒大军。来自安徽的周家,一家六人,在这个底层食物链的最末梢挣扎了二十年。贫穷的瘟疫正在跨代蔓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阿波罗网郑浩中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